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到東京看展 遇見日本性格

精華簡文

到東京看展 遇見日本性格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050

到東京看展 遇見日本性格

天下雜誌595期

從三宅一生的45年工作大展、生活日常的小物,到只賣一本書的書店,看日本人對設計的前瞻、當代創新與生活療癒。

大師再現 三宅一生的工作

開展前一天,初春時節,天空藍得清澈,一掃陰雨連綿的寒氣,陽光照得人人心都暖了。

在由建築家黑川紀章設計的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裡,人潮不斷湧入,他們盛裝打扮,身上或多或少都配戴著那極具標示性的「褶皺」──一個清楚可視的三宅設計,宛如一場服裝盛會。

數百位各國嘉賓與媒體鴉雀無聲地見證此刻:法國前文化部長賈克朗代表法國總統歐蘭德,頒贈法國榮譽軍團的最高階司令勳章給三宅一生,並傳達歐蘭德話語,「三宅先生,是我們法國人無止盡敬愛的日本之寶,致上我深深的敬意,」語畢,全場報以熱切的掌聲。

儘管一隻腳已有些不便、但站得挺直的三宅一生,靜靜地聆聽著,臉上始終掛著微笑,那雙平時為人形容如剪刀般鋒利的眼神,此刻化為格外溫柔的小水池,他罕見地以法文致答辭,除了感謝,他說,「真的非常驚喜,可以做這份工作,覺得非常幸福。」

如今人們紛紛穿上的褶皺系列(Pleats Please)服裝,是三宅最為舉世聞名的代表作,這項來自八○年代後期、三宅實驗的一款新型褶狀技術,爾後被稱為「三宅褶皺」或「一生褶」,輕盈、舒適、好整理,更有趣的是,隨著人體的移動跳躍,褶皺也會跟著產生律動變化,有如流動的雕塑。

它得以面世,也跟一九八八年、一次與舞蹈家威廉塞佛及法蘭克福芭蕾舞團的相遇有關,三宅力薦自己擔任服裝設計後,以兩塊接合的褶皺布料,形塑出立體幾何般的形體,當充滿空氣感的輕盈布料、遇上舞者自由表達的肢體躍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服裝語彙,震驚東、西方,也間接地為五年後褶皺系列的量產奠定基礎。

photo 三宅一生1970 年春夏作品「Tattoo」以刺青圖案印製的連身裝,是他紀念當年相繼離世的傳奇樂手罕醉克斯(Jimmy Hendrix) 與賈普林(Janis Joplin)。

photo 左起為三宅一生設計事務所社長北村、董事長三宅一生與法國前文化部長賈克朗。

公開褶皺系列的祕密

三宅設計事務所展覽策劃人扇谷佐和子說,品牌所推出的許多布料,都是從原料開始製作,每一個試驗都是從絲線開始。

自七○年代加入團隊、已經與三宅共事四十年的現任社長北村(Midori Kitamura)也表示,「新素材的開發製作與技術的確立,從研發到完成,約需要七、八年的時間。」

此次展覽中破天荒地將兩台大機器搬入展場,揭開褶皺的製作祕訣:先計算好褶皺部份的布量,製成衣服,經過特殊機器加工,再以高熱定型。

三宅笑說,「我們從以前到現在使用了許多科技技術,也失敗了很多次,這次以展覽形式展出,目前為止的許多祕密都公開了。」

綜觀此一標誌性的摺皺系列,它實現了三宅自創作之初對服裝設計的幾個關照:一,設計出讓人人都能日常穿著的服裝;二,回應當時社會趨勢,大量女性從家庭走向職場,一場在身體與生活方式上的解放與自由;三,最終由穿者來完善設計的初衷,穿者必須感到舒適開心。

儘管設計出了至今無論在創新或商業價值上都強大的褶皺系列,三宅卻沒有放慢步伐的打算。

不停止,也不回望

展廳裡,梳理著三宅從七○年代對一塊布的想像、八○年代聚焦身體與布料的關係,再到九○年代起,孜孜不倦於實驗身體與布料的「空間」,從塑料、碳纖維、矽膠、紙、藤與金屬絲線等,都成為服裝素材的新可能。

現實生活裡,他親自帶領設計團隊Reality Lab,持續實驗新素材,發掘與應用更多傳統工藝,陸續創立如「132 5」以回收素材製成的系列新作等。

七十八歲,他仍不停止,也鮮少妥協。工作中的三宅格外嚴肅,很少感到滿意,「他總是在思考,總是有新想法,總是在想如何將想法具體實踐,為更好的展現,直到最後,他都持續在變,」和他工作已二十五年的扇谷佐和子表示。

那麼這次展覽呢?

在展廳巧遇的英國設計師亞列德(Ron Arad)告訴《天下》記者,「你不需要我來告訴你三宅一生有多棒吧。這個展覽最棒的地方是,整體的展廳設計非常傑出,整個展覽的焦點不在『做秀』或展出而已,而是回到作品本身,既是重新呈現,也富含生命力。」

負責設計展廳之一的平面設計師佐藤卓說,「從開展前兩年先學習三宅的服裝,到一年前『邊錯邊試』,直至最後一刻。」

photo 1990 年秋冬作品「Horsehair」以馬尾毛混訪織成,此材質通常用做男士外衣的內襯。

photo 1976 年秋冬作品「Tanzen」採用黃八丈格紋的厚羊毛外套。

photo 1981 年春夏作品「Rattan Body」藤與竹的工藝表現,十分吸睛。(後者為1984 秋冬作品「Waterfall Body」)

已與三宅認識二十八年、合作過許多企劃的吉岡德仁,此次擔綱設計的其中一個展廳,以雷射雕刻做出三六五個紙模型,再拼接成人體,呈現七○年代最早期的三宅設計;以及在另一展廳,以充滿未來感的氛圍,呈現身體與布料的關係,著墨於八○年代三宅在人體與布料上的實驗,但吉岡透露,「合作期間,我一直對他(三宅)為何如此執著感到疑惑,後來才發覺,三宅先生的一塊布,就是要與人體契合,完成衣服最初的形狀,」他說。

拋開流行概念,三宅認為,服裝終究是身體與一塊布之間的距離與空間展現,他始終實驗與尋找的,便是在這之間的最佳平衡,他說,「服裝終究必須要有(口袋等)功能,而非僅是表達自我的工具。」

曾和三宅合作的藝術家蔡國強指出,「一生是寫意的,衣服與人體處於若即若離的關係,無形而不散。」

儘管時尚界早已視三宅為「未來的服裝」設計師,但扇谷強調,三宅並不喜歡「未來」這個概念,他總是將目光望向前方,從不回望。

The Work of Issey Miyake

photo 著名的三宅褶皺的祕密武器,於展廳現場首度公開。

展出時間/3月16日~6月13日

展覽地點/東京六本木,國立新美術館

---------------------------------------

Zakka雜貨展 微小的幸福感

正於東京21_21 Design Sight展出的「Zakka-goods and things雜貨展」,是近年關於雜貨的少數大型展。

由日本知名的產品設計師深澤直人擔任策展指導,從日本雜貨的道具史、日本史到近代生活史,有系統地整理出展覽主軸,也如深澤向以「無意識設計」自稱的設計主張,雜貨也在無意識之間,成為人類生活中的要角。

雜貨的最初形態,以展場入口一車裝滿各式竹製物品的裝置為原型,復刻自盛行於日本江戶與明治時期,沿街叫賣、供給民眾日常生活用品的推車。

雜貨在日本的發展史,始於十八世紀後「舶來品」輸入,連帶引進了不同國家的工藝、美學與設計精神,及至二十世紀初,相繼受到德國包浩斯、北歐設計等的衝擊與影響,日本國內開始興起「民藝運動」。

photo

photo 在安藤忠雄設計的空間裡, 再現生活小確幸。 (周敏攝)

隨著一九五○年以降的高度經濟成長、大量生產與消費主義的崛起,直至九○年代設計師風潮的廣泛影響,講究功能、美感的設計進化,一舉將雜貨的地位向上提升,為現代生活的設計風潮奠定基礎,也為雜貨在設計史的地位立定座標。

有趣的是,由日本插畫家河原真由美以「Zatsu Mandala」(雜曼陀羅)為題的作品中,將一切泛指無法歸類的事物,從雜誌、雜炊、雜居、雜念到雜費等,勾勒出人們生活中眾多微小卻不可或缺的事物,令人莞爾。

此外,邀集十二位各方職人的雜貨展出,將其各自工作屬性所需的器具陳列,各有趣味。

深澤直人說,雜貨之所以吸引人,或許是因為與我們日常生活中的熟悉感,物品傳達的微小幸福感,以及它所帶給我們的舒適感相連結,以至於我們對它產生難以抗拒的情感。

Zakka-Goods and Things雜貨展

photo

展出時間/2月26日~6月5日

展覽地點/東京六本木,21_21 Design Sight

---------------------------------------

一冊一室 一次只賣一本書

正中央,古樸的長桌上,陳列了五本一模一樣的書,牆面上掛著八幅手繪稿。一盞燈,一張厚實長櫃,一家店。

這家隱藏在東京銀座巷弄間的不起眼小店,即使是從外面的落地大玻璃窗看向裡面,也是一眼就能看盡的巷弄小店。

五坪大空間,「一次只賣一本書」的創新想法,似是為資訊轟炸時代苦於選書的讀者提供解方,店主人森岡督行以過去十年經營茅場町的複合式書店中得到靈感,藉由書籍出版與舉辦相關展覽、演講活動等,將作者與讀者拉近距離。而他觀察到,透過相互交流,能帶給雙方超過作品本身的深刻感受,因而起心動念,將一次僅圍繞一本書的主題書店落實。

開幕不到一年,刻意留下坑洞的牆面與不怎麼白的油漆,儼然與身處的這棟建於一九二九年、既不西洋也不東洋風格的老建築融為一氣,森岡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這個店不在東京、也不在歐洲,不是現在、也不代表未來,而是超越時間空間的存在。」

Morioka Shoten Ginza

photo 日本唯一5 坪大的獨立書店,今年初榮獲德國iF 設計獎。 (周敏攝)

營業時間/週二~週日 13:00-20:00

營業地點/東京銀座,1F Suzuki Building, 1-28-15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