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平等不需要版權 請讓它流通到全世界

精華簡文

平等不需要版權 請讓它流通到全世界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提供

瀏覽數

1449

平等不需要版權 請讓它流通到全世界

天下雜誌595期

三月底,《Fortune》雜誌公布全球五十位最偉大領導人排行,躍上當期封面的,不是常見的企業家榜首,而是一位搖滾明星:U2樂團主唱波諾(Bono)。

一九八四年,衣索比亞發生飢荒,包括波諾在內,近四十位歐美知名歌手一起錄製歌曲為災民募款。

三十二年後,波諾依舊在為非洲這個世界最貧窮的角落奔走、發聲、做事。他創辦了非營利組織ONE,十幾年來不斷遊說政治人物關注非洲國家的貧窮與債務問題,向企業家募款,幫助非洲對抗愛滋、肺結核和瘧疾等疾病。

「他是個真正的僕人領袖(servant leader),」好友星巴克執行長舒茲形容。他身體力行,說到做到,更下足苦功,研究嚴肅的議題。「我是一個以證據為基礎的社會運動人士,」波諾自豪。

最難得的是,即使立場完全不同的人,他也有辦法找出彼此的共同點,把對方變為盟友。

波諾的演說,總有著無比感染力。二○一二年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他應邀到華府喬治城大學全球社會企業論壇,發表了一場幽默風趣又發人深思的演說,以下是重點摘要:

歡迎來到大眾文化研究一○一初級班,請拿出本子,開始做筆記!

今天要討論的題目是,千萬別讓搖滾歌手到大學裡開講(笑聲)!

也許這堂課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問我自己:「你不是該坐在校門口那家墳場(the Tombs)酒吧喝兩杯嗎,跑到這裡來幹什麼?」(全場大笑)

言歸正傳,必須向各位道賀,(這場大選)選出了一位傑出人物當總統。還有,恭喜你們總算解脫了,再也不用忍受兩黨負面攻擊廣告的迫害。大家都受夠了吧?

必須承認,我常跟政治人物在一起,但我真搞不懂這些廣告的攻訐意義何在。我寧願他們找一些值得攻擊的目標來做廣告,如果攻擊的是瘧疾,那我就懂了,因為全世界每天都有三千人死於瘧疾。可惜,都沒有人做廣告去攻擊瘧疾,或攻擊經由母子垂直感染的愛滋病毒。

記得,當你選擇攻擊的對象時,一定要非常小心,因為他們將定義你的價值。所以,就讓我們挑一個值得攻擊的敵人吧,例如,那些阻擋人類實現潛能的障礙。而我要說,其中最大的一個障礙就是貧窮。

廢除奴隸、女性參政、民權、人權……,社會運動總是來得波濤洶湧,我今天要講的,就是眼前這個時刻、你們這個世代所面臨的關鍵轉變,以及這個轉變所帶來的──消滅貧窮的機會。

二十一世紀始於阿拉伯之春

我不認為二十一世紀從二○○○年開始。歷史系的人可能會說我不對,但我相信,這個世紀是從二○一一年的阿拉伯之春開始的。這場始於埃及的革命,代表著傳統的金字塔型權力模式,整個被翻轉,高高在上的當權者垮台,底層民眾終於得以發聲。

當權力由上而下的金字塔被推翻,代表你們將擁有無窮的機會,只要你們願意把握它。因為權力不再集中於單一的控制桿上面,而是分散成幾百萬個槓桿,你們的手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當大家一起轉動這些槓桿,改變就會發生。

在美國,大家看到了反對大政府的茶黨崛起,還有抗議華爾街銀行家的佔領運動……,各種立場的社會運動此起彼落,都在爭取民意支持。我們只能冀望,那些開明進步的力量最後會勝出。眼前的環境是殘酷的,美國經濟還在緩慢復甦,又面臨財政懸崖危機,聯邦預算大幅刪減,社會福利、對外援助……,全都要大縮水。

但是,這些刪減會傷害很多人。光是外援的削減,就意味將有超過二十七萬人無法獲得他們亟需的愛滋藥物,其中有六萬多人將因此喪命,二十五萬個小孩將成為愛滋孤兒。

別讓經濟衰退變成道德衰退

因此,我們的反貧運動ONE Campaign不斷呼籲,預算刪減不該以最貧窮人們的性命作為代價。

我要說的是,我們不能讓這場經濟的衰退,變成道德的衰退,這將成為雙重殘酷:經濟衰退不但可能剝奪你們在美國的機會,還可能剝奪你們這個世代在世界上創造偉大的機會。

你們之前的一代,將「你的膚色決定你能不能投票」這種不平等,正式列為非法,還挑戰了「你的性別決定你的前途」。現在,你們這一代有機會去挑戰另一種不平等:「你住哪裡,決定你能不能活命」。(掌聲)

對我來說,最能代表這種不平等的實例,發生在二○○三年的盧安達首都基加利一家診所。

當時診所裡外大排長龍,人人骨瘦如柴,他們都是來做愛滋病檢測的。一旦測試出陽性,就等於宣判死刑,因為整個盧安達都沒有抗反轉錄病毒藥物。

讓我驚訝的是,一雙雙無助的眼睛裡,並沒有憤怒,只有無奈的認命。但那些護士的神情就不一樣了,因為他們曉得,在歐洲和美國,愛滋病早已不是絕症。

五年之後,同一個診所,氣氛完全改觀,護士們笑容滿面,因為診所已經從死亡營變成出生營,重新成為原來的婦產科診所。盧安達的人民都感受到了美國對他們生命的尊重。這不是美國的施恩,而是兩國的合作,讓九成病患都獲得了由美國提供的愛滋病毒藥物。

無論你們要不要加入ONE運動、購買紅色計劃(RED)商品,或參加與我們合作的非政府組織,我們都需要你們投入這場援助非洲的反貧之戰。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關鍵的抗爭,不只要靠援助,還要靠貿易、投資,以及社會企業的力量;要與非洲人民一起努力,幫助他們實現潛能。

畢竟,這不是左派或右派的問題,而是對或錯的問題。長期以來,美國往往都站到了對的這一邊,因為說到底,援助他人,就是為了守護美國的理想。

美國的偉大,不就在於它揭櫫的理想?我是說,愛爾蘭是個好國家,但它不是個理想;英國是個好國家,但它也不是個理想。

這就是世人對美國的看法:它代表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理想之一,重要性就像文藝復興,就像披頭四最經典的「白色專輯」一樣。(笑聲)

這個理想追求的是,無論你我,人人生而平等;即使經濟衰退,也不該成為平等人權的衰退;相信只要賦予尊嚴和正義,人們將實現潛能。

美國是第一個奮力走出黑暗,把平等的理想寫入憲法的國家。今天,這些不再只是美國理想,平等沒有版權的問題,你們已經把它帶到了全世界。

所以,我剛才談到的,非洲的那些窮人,他們其實也就是我們,就是你們。他們跟你們之間,也許隔著海洋,處境也截然不同,但他們有著跟你們一樣的夢想和價值。

他們就是我們

事實上,「他們就是我們」的理想,是一種普世價值,就像非洲的烏班圖(Ubuntu)哲學:群在,故我在。而耶穌會的精神也是如此(編按:喬治城大學是一所天主教耶穌會大學)。

我不是耶穌會信徒,但我曉得創會人羅耀拉(Ignatius Loyola)的故事。他原本是軍人,在戰役中受傷,臥床療傷期間,他閱讀耶穌傳記,有了悔改皈依的心。天主向他招手,要他在一切事物、在所有地方,幫助人找到天主:不只在教會,還要在大學、在東方、在新世界。這種體悟從此改變了他,引領他走向世界。

我希望在你們身上,也會出現同樣的改變。因為,當你們真心認為,地球村某個遙遠角落裡的孩子們,也擁有跟你們、跟天主一樣的價值觀時,你再也無法視而不見,你的人生將從此轉變。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