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葉家興:負利率吃掉 全人類的老本

精華簡文

葉家興:負利率吃掉 全人類的老本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8325

葉家興:負利率吃掉 全人類的老本

天下雜誌595期

歐日實施負利率,借錢者笑、存錢者哭。儲蓄縮水,人類還有本錢去創造新榮景嗎?只怕市場尚未恢復,貧富差距卻更大了。

美國《紐約時報》曾經報導,拜央行負利率之賜,三十六歲的丹麥小企業主克里斯廷森向銀行所借的一筆貸款,利息為負○.○一七二%,相當於每月可以從銀行拿到一美元左右。反之,二十七歲的學生莫特爾松則收到銀行通知,她在銀行的存款利息調為負○.五%,相當於一千元存款存在銀行,一年後只能領回九百九十五元。

無獨有偶,日本央行二月宣布開始實施負利率。三月,日本第二大銀行三井住友集團拔得頭彩。集團旗下的融資租賃部門發行負利率公司債,總額五十億日圓、六個月期的商業本票,殖利率為負○.○○一%,賣給某個商業本票交易商。換言之,發債籌資不但不必支付利息,還可向投資人收取利息。現在借五十億日圓,半年後只需還四十九億九九九八萬元。

負利率的實驗在歐洲一年多,似乎沒有什麼大問題,日本央行於是跟隨,向下突破實施多年的零利率「障礙」,正式向負利率前進。

其基本的經濟假設是,利率愈低,儲蓄就會被排擠到投資與消費,從而可以帶動景氣活絡與經濟成長。當利率已經低到零,經濟還無法受到刺激的話,就把利率調到負值。

負利率是懲罰儲蓄者

從經濟學的跨期模型來看,負利率相當於對儲蓄者的懲罰,當期生產若大於消費,存下的產量(儲蓄)往後只會衰減,不僅無法維持,更不會增加。也就是說,政府人為製造的負利率,就是希望人們失去儲蓄的誘因,將當期的產值完全消費掉。

這種鼓勵寅吃卯糧的政策能帶來成長與繁榮嗎?央行決策者們可能都忘記,人類文明之所以能夠發展,正是因為有儲蓄。

如果現今人們仍像其他物種一樣,每天的生產與覓食,只夠當天的消費與進食,那麼人類就不會有餘暇從事其他發展文明的活動。不要說詩詞歌賦等休閒娛樂,恐怕連創造文字的時間都沒有。

擠壓儲蓄的負利率政策,也許短期還看不見問題,因為過去累積的儲糧還夠多。但時間一久,若經濟景氣仍未有起色,長期的後遺症就不免出現。

央行決策者們相信愈寬鬆的政策愈有效,其中原因之一是相信低利率對金融市場的支持,從而涓滴效應擴及實體經濟。問題是,美國零利率加量化寬鬆八年來,股市確實連創新高,但對實體經濟難說有成效。

對無產者而言,實質薪資與三十年前相若。雖然政府一手發債,一手印鈔買債所創造的流動性,有益創造股市與房地產天價,對財富集中於少數人手裡裨益良多,但不炒股炒房的普羅大眾,卻離美國夢漸行漸遠。

何況,八年前金融海嘯的成因之一,就是低利率所鼓勵的房地產投機。如果說「負利率」是今日金融異象的代表,那麼昔日的異象代表就是「忍者貸款」(NINJA:No Income,?No Job and Assets),也就是沒有收入、工作和資產的人,也可以借到購屋貸款。

當時的假設是,只要房地產一直漲,沒有收入、工作和資產也無所謂,因為他們借錢買的房子會增值。但現實比假設殘酷,跟負利率一樣,這種異象一開始並不會馬上出現問題,直到再也找不到新的忍者來借錢推高房價的時候,金錢投機所編織的紙上富貴也就無以為繼了。

負利率異象會持續多久,沒人知道。央行決策者們一定也希望可以贏得這場與時間的拔河:經濟愈快復甦,利率就愈快回到正軌。然而八年來,美國聯準會印鈔買債,聯邦國債從九兆暴增到十九兆美元,股債市愈炒愈高,中產階級卻萎縮,領取食物券的人口也增加。

這種利率政策造就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日益明顯,利於財富集中的金融遊戲還能玩多久,恐怕要在人類經濟史的週期裡尋找答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您本月的閱讀篇數還有6

訂閱天下全閱讀 全站通行 只需月付$180

立即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