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陳文茜:感謝川普先生

精華簡文

陳文茜:感謝川普先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66052

陳文茜:感謝川普先生

天下雜誌595期

口出穢言、仇外的政治人物不只出現在美國,「全球化發瘋現象」早就上演投機政客的掠奪,這不是單一國家特產,是不信任年代下的特產。

直到川普先生出現,我們才真正承認這個世界有一大部份的人,「瘋了」。

川普先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國土豪」,其行徑直逼當年的「蓋茨比」,炫富、吹牛、不害臊。他破產了四次,但沒有一回是完全真的。和許多「破產富豪」一般,他每回總是先私藏好一筆錢,然後銀行、債權人扣押不了他的財產,接著宣布破產。沒多久,東山再起。

他的行徑不完全是富豪,更像個騙子,但他是一名上流社會的高明騙子。於是二○○八年金融海嘯後,在生存中掙扎的美國中下階層,或者收入消失中的中產階級愛上了他;川普先生的粗話,代替他們發洩對時代、對體制、尤其對華爾街金童的憤怒。「不要告訴我川普騙了銀行;因為尋常百姓只有被理專、銀行騙的份,他居然可以騙銀行,還騙了四次。英雄!了不起!」

是的,粗鄙、罵女記者月經不順;打破美國民主傳統不允許組織網軍的川普,一切行為皆被容忍;因為英雄有各種免責權。英雄以一種獨特的模式征服了脆弱的心靈,所以他的一切行徑,不必遵守凡人的道德,甚至法律。愈狂妄,愈舒爽;愈誇大,愈過癮。

在美國為小人物找路

美國社會至少有一大批川普迷,不是認同他的粗魯及法西斯歧視主義,而是民眾們自己有恨、滿懷無奈,他們需要出口,需要一場徹底的破壞,一輪淋漓盡致的顛覆。

於是「去他的教養」,他們決定擁戴一個半瘋半假的非典型人物,一舉打垮美國這個看似體面其實污穢的體制;衣冠楚楚的華府那端,每個人骨子內皆充滿了無恥謊言。

美國一名卡車司機開了十二小時的車來到川普造勢現場,他在北卡是個好父親、甚至好丈夫。記者訪問他熱愛川普的理由,他的口氣一點也不狂妄,有一定教養,而且衣著乾淨。

答案很簡單,他不信任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在他眼中,檯面上的他或她全是華爾街的共犯;他相信只有「聰明的」川普,可以把「美國夢」找回來。

無論美國的左派或右派、保守派或自由派,都對「川普現象」傻眼。「川普是個大富豪,他代表白人藍領?」以思想保守主義旗幟鮮明的刊物《國家評論》,把川普形容為「自卡利古拉(Caligula,羅馬帝國早期的典型暴君)以來最沒品味的滑稽小丑」。是的,人可以支持保守主義,但至少那個人該屬於「高尚質量」的社會群體之一。這個噁心人等,居然代表共和黨。天啊!等同判處共和黨死刑。

關於川普現象的討論在美國正熱絡著;我不再多加敘述。但若拉開美國本位主義的框窗,「川普們」早已在世界各地有了分身。

他(她)們或許沒有川普的魅力、沒有他的喜感、沒有他的低俗、沒有他的糟糕髮型、沒有他胡說八道的本領,但是抓住人們「需要一種完全不同的政治」,繼而利用民眾的直覺,幻化成不可執行的「民粹主義」,甚至經濟學教授以其「知識」包裝荒唐的國際經濟主張(希臘、西班牙、法國),奪取中央或地方政權。這種現象過去五年早已在大西洋、太平洋兩岸全面上演。

「川普」不是原因,而是結果。「川普」更不是唯一。

差別只是他居然出現在美國,不是國債倒閉的希臘、西班牙,不是備受恐攻威脅的法國、比利時,不是恐懼俄羅斯擴張的波蘭、匈牙利,不是民主機制不成熟的第三世界社會。

川普現象居然出現在美國,這震驚了美國社會。一個諷刺現象,川普先生就住在離自由女神五十幾條街之外,他寬闊一望無際的客廳落地窗,往東可以穿透中央公園、往西可以望向布魯克林大橋、自由女神。

但川普先生的解釋是:「自由」女神只屬於美國白人,非穆斯林,尤其必須貌美、月經順暢,而且沒有墮過胎的女性。

川普站在辯論台上對許多事情的說詞,都是那種「幾句話就讓對手一槍斃命」式的語言。那些大談外交政策、全球化生產鏈、全球單一市場佈局棋盤的對手,知識包袱愈多的人,在他身旁顯得愈笨。

在選舉政治上有句名言:「如果你必須解釋,你就輸了。」於是簡單而容易理解的口號,簡化甚至涉及欺騙的懶人主張,大聲且有力地貫穿全美國。

儘管在過去的歷史,政治口號事後想起來令人不齒;但往往在當下,可以創造黑暗中曙光的幻覺。它們呵護著人們在金融海嘯後的沮喪,為世間浮沉中充滿無力感的小人物找到出路。

這不只是一個「不信任」的年代,更是「吶喊」的時代;於是自二○一一年起,全球的吶喊抗爭佔領一個接一個,我們在其中看到小人物的眼淚,年輕人的茫然,體制不被信賴後的崩解,傳統政治菁英的狼狽,以及:投機政客的掠奪。

人在經濟大衰退後,最本能的本性會發展成極端主義或國族主義的「舊政治」,這似乎是自一九二九年經濟大蕭條至今,永恆不變的真理。

是的,我們已走上了「人工智慧」的時代,但只要人性不變,時代現象雷同,人就未必有超越過往的智慧。

好吧!為什麼我要感謝川普先生?

因為過去五年,由於「川普們」的瘋狂現象發生地不在美國,那些瘋狂者並非登場於「民主典範」(至少內政)的國家;人們對於這個「全球化發瘋現象」並未給予足夠的重視,甚至依據各地狀況,給予支離破碎的答案。

在全球共享民粹主義

希臘,民主傳統不穩固、人太懶、國債太高,所以所以……;

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早有他們的「天然獨」、高第之城有其特殊文明及歷史傳統語言,所以所以……;

西班牙「我們的黨」崛起、因為年輕人失業率高達近五○%,所以所以……;

法國極右派「國家陣線」崛起、當地穆斯林人口佔一○%、未來歐洲可能穆斯林化,所以所以……;

波蘭,即使前執政黨政績良好,但俄羅斯普丁佔領克里米亞強勢作為,再度喚起昔日蘇聯共產高壓統治的記憶,所以所以……;

台灣,太陽花運動、馬英九太親北京、服貿談判黑箱作業、親中賣台,所以所以……;

而阿拉伯之春,穆斯林們終於響應「民主價值」,年輕人勇敢以臉書大串聯推翻獨裁近四十年的強者,不幸的是接而上演的是當地千年宗派之爭以及極端主義崛起,所以所以……。

直到川普先生出現,歐美許多政治或經濟學者才恍然大悟:「沒有一個東西或現象是特產。」它們看似是各種錯綜複雜因素結合而成的政治變遷,其實沒有一個是特產。川普不是,法國的極右派馬琳.勒龐也不是。

川普只是「悟性」比別人高一點,更順勢而為。

於是一個污言穢語、億萬富翁、紐約及賭城房地產開發商,變成了美國窮人或「魯蛇」的代言者。他高舉經濟的保護主義(主要對象為中國、墨西哥、日本),憤怒仇外的民族主義(反穆斯林、反移民),威權主義(組織網軍攻擊特定電視台及主持人和評論者)……,這些在我以上列舉的國家及社會,哪一個沒有類似現象?

這是一場全球性的「共享民粹主義」。川普和其他國家領袖的差別是,他居然出現在自我感覺良好的美國,而且更精於表演,更敢言,更直接,也相較更「聰明」。

想長篇大論反駁嗎?Sorry, You’re Fired.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