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彭傑 他用SOP畫漫畫 攻進日本最高殿堂

精華簡文

彭傑 他用SOP畫漫畫 攻進日本最高殿堂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5926

彭傑 他用SOP畫漫畫 攻進日本最高殿堂

天下雜誌591期

彭傑以短篇漫畫登上日本最有影響力的漫畫雜誌,為台灣漫畫攻下新山頭。他是如何按部就班,達成這不容易的夢想?

「這裡,幫我多噴點效果線出來,讓速度感更好一點。接下來畫十九頁,樹林遠景打好草稿給我看一下。一個小時,你試試看,」沒有回頭,漫畫家彭傑快速交代助手。

一月中,寒流來襲。台北市萬華區的公寓頂樓加蓋六坪工作室裡,彭傑和三個助手對著電腦不倦地畫著漫畫,桌上有中午吃剩的麥當勞。

他們正在畫的,是彭傑在日本發行量最高的漫畫雜誌《週刊少年Jump》旗下app「少年Jump+」的連載《時間支配者》。這個從去年三月底開始連載的漫畫,在採訪時出到二十二回,但他已經畫到五十三回了,很顛覆一般人對於漫畫家總是追趕截稿日,沒日沒夜的印象。

彭傑是台灣漫畫界的新星,也是異數。

六年前,他就以短篇故事《Kiba & Kiba》登上過《週刊少年Jump》,成為第一個登上該雜誌的外國人。兩年後,他再以《時間支配者》的短篇登上增刊號《少年Jump Next!!》;前年,他和日本漫畫家安童夕馬合作的《新宿D╳D》登上雜誌《Manga Box》。再加上去年開始app上的連載,彭傑不斷站上日本這座漫畫界最高殿堂。

「日本漫畫很競爭,人才也很多,要有非日本人能上去發表,不容易、不簡單,」尖端出版發行人黃鎮隆說。

採訪當天,海外更傳來好消息,中國的優酷土豆出資,《時間支配者》將由日本一線製作動畫團隊將原作動畫化。這更是國內創作者少見的跨國合作與突破。

從小立志要用漫畫感動人

三十三歲的彭傑,說話極快,邏輯分明。處女座的他強調細節、自我要求高,痛恨浪費時間,理性而冷靜。合作三年的助手馮昊說,他曾見過別的漫畫家沒來由地踢椅子、拍桌子,卻從沒見過彭傑發飆。

一路走來,彭傑知道夢想需要醞釀,鬥魂需要堅持,因為漫畫家是最考驗續航力和意志力的嚴苛職業。

「鬥志,就是興趣和熱情燃燒完後,剩下真實的那個東西,」彭傑下了註腳。

彭傑愛上漫畫,是五歲在路上撿到一本盜版《小叮噹》(後來譯名更改為《哆啦A夢》)開始。他被小叮噹的長篇故事感動,拿了白色影印紙裝訂成本,以班上同學為角色畫成連環漫畫。

「我從小就是一個被漫畫影響的人,所以我也想去改變別人,」彭傑說,他希望漫畫愈多人看到愈好,擴散正面能量。「我的夢想,是用漫畫感動全世界的人。」

但夢想之路,比想像中還要迂迴與荊棘。

「在我們這一行,光靠興趣你是絕對撐不下去的。因為興趣就是做了會開心的事,但到這行,你會遇到很多事是不開心的,」彭傑說。「這時沒有強而有力的意志,『非要做這個不可』的想法撐下去的話,一定會放棄。」

不怕被挑剔,改到編輯點頭

第一道關卡,是編輯的挑剔。

在日本,編輯角色舉足輕重。他們會從市場考量,給創作者提出嚴格的修改建議:這有版權問題、那個不受歡迎、最好換個人物設定、分鏡、題材不行……。就算一個小故事也可能修改百次,過不了編輯那關,就沒有往上提的機會。而且因為編輯很忙,等一、兩個月才有修改回音,是常有的事。

「創作者心態是很難允許人家改東西的,很多人都被這打敗。創作者能不能走進商業市場,關鍵就在這裡。你要願意改變,或你要拿出更好的東西說服他們,」彭傑說,這不是盲從,該堅持的還是必須堅持,但創作者必須隨時關注讀者的反應。

○七年,友善文創總經理王士豪帶著旗下漫畫家的作品,到日本出版社一家家毛遂自薦。○九年,當他把彭傑的作品拿給《週刊少年Jump》時,對方卻說彭傑的分鏡很少年,適合國高中生看,但畫風太老。

王士豪回憶,彭傑當時不覺得自己畫風醜在哪裡,所以很苦惱。

於是,彭傑去找了幾個當紅漫畫家的作品,臨摹畫風,再擷取想要的部份拼在一起,慢慢轉化成自己的東西。「他的厲害在於他願意這樣做(改畫風),」王士豪說。

就這樣磨了一年,機會來了。有天,他們接到《週刊少年Jump》來信,說日本漫畫家稻垣理一郎的《Kiba & Kiba》要比稿,問他們願不願意一試。

這又是另一個挑戰。彭傑原來希望以原創作品叩關,要畫別人的故事,一開始讓他很不能接受,覺得提不起勁來。

「我一開始很抗拒,現在也還是。但我覺得如果這件事對未來有益,又可以學到東西,何樂而不為,」彭傑說,重要的是他沒忘記持續耕耘自己的故事。

後來,他畫了三種人物設定,還多畫了背景和時空設定,成功拿下合作案,成為躍上《週刊少年Jump》的第一個外國人,且得到不錯的讀者迴響。

赴中練兵,磨出職業級水準

然而,後來他們再以另一個長篇去提案,卻沒有拿下連載,主要是因為對方擔心海外作家能否趕上週刊截稿速度。

更意外的是,連載會議後幾天,日本就發生三一一地震,有半年,他們都沒得到日方的任何回音。

與其等待,彭傑決定到中國另闢新路,同時繼續在日本丟原作雙線進行。一個月之內,他獨力畫完另一部作品《方舟奇航》,並把作品寄回日本,向日本證明他們的速度夠快,一二年,這部作品在中國開始連載,也漸漸在中國建立起知名度。

「到中國畫一年週刊,是我們的壓力測試,測試畫週刊可以多快,」王士豪說。

因應截稿的壓力與速度,是能否成為職業漫畫家的關鍵,這需要強大的自律能力。

成為職業漫畫家後,彭傑慢慢培養出自己的工作哲學與節奏:他堅持不熬夜,不僅不拖稿,還總是超前進度,讓每天的自己都處於蓄勢待發、迎接挑戰的狀態。

「對我來講沒有截稿期,就是一直往前畫。我要一直保持餘裕,這樣突然又有什麼機會的時候,才能馬上接下來,」彭傑飛快地說。

目前,他最高紀錄是一個月畫到一百八十頁。王士豪計算,在週刊連載,一個月要畫大約八十頁,因此以彭傑的速度,可以同時畫兩個週刊,還接其他案子,綽綽有餘。

為什麼他能做到?一是因為他從小畫畫,基礎夠深厚;二來他嚴格要求自己,執行力強大。每天九點半,他和助手一起開始上班,五點半,助手下班了,他繼續構思或畫畫,然後準時凌晨十二點睡覺,不須熬夜,也絕不熬夜。

「你不可能連續燃燒你的熱血和青春。我想維持體力好一點,畫久一點。而且精神好,效率才會高,」彭傑說。自律與好的生活習慣是長期奮鬥的根基。

十八頁SOP,讓創作高效能

而且,為了讓作品畫得又快又好,他還不斷改善工作室流程。

二○一二年,他就建立了一套工作室SOP,洋洋灑灑的共有十八頁。

SOP先說明圖層如何分層、工作流程細節、規範不熬夜不拖稿等,接著,就把東西怎麼畫、會如何給指令等,詳細訂出規範。

例如,「速度感的線」分成表現「平穩速度感」和「瞬間速度感」兩種。SOP裡還清楚寫明,「突然速度感不能比主線粗,密度中等」等細節;其他如表現集中的線條有七種、表現音效的則有五種,各有不同的代號、畫法說明等,助手只要參照SOP,就一目瞭然。這些系統,全是彭傑自己建立的。

這系統讓助手可以很快進入狀況。而且,助手常一直換,建立SOP可以避免在交接時浪費太多時間,更可以保證助手無論如何替換,都不影響作業水準。

而且,他規定助手畫完草稿、主線稿、細節等每一個階段間,都要給彭傑看,看完一個階段OK了再畫一個階段,三次控管,避免最後才看,結果不行,浪費時間。

同在友善文創下、最近才和彭傑合作《超科少年》的漫畫家好面觀察,稿量多,考驗的已經不是作畫速度,更是工作的調度安排,甚至是生活安排的能力。「我甚至覺得,他(彭傑)的時間好像是我們的兩、三倍,」好面笑說。

過程中,他還要適應文化差異。例如,在連載《新宿D╳D》時,有一幕是流氓一字排開。編輯一直告訴彭傑,他畫得不像日本流氓,一調再調才到位;又如有一幕主角和流氓對戰,彭傑原來的分鏡,打算讓主角耍帥,把菸丟上去,然後菸掉下來時,流氓已經被全部打倒。但編輯卻告訴他這樣太「少年漫畫」,不是他們要的味道。

像這樣,與編輯的反覆溝通、跨海的文化隔閡與協調、日日不能鬆懈的自我管控,或是短時間無法成功推出自己原創的苦悶等,這幾年,彭傑學習到必須「沉得住氣」,因為夢想頂點從不是一蹴可幾,別人也沒有一定要給自己機會。儘管迂迴,只要頭抬得夠高,眼界還在、目標還堅持,沒有一條路會白走。

「輸沒什麼好怕,我一直在輸。十件事情九件輸了,只贏了一件,最後那個撐下去的才會是真實的。輸真的不用怕,我們大部份時間都在跟失敗相處,」彭傑說。王士豪觀察,經過六、七年的磨練,彭傑性格更加沉穩。

沒有變的,是用漫畫感動世界的夢想,與不斷挑戰的反骨。

「我希望自己站在那個位子上,在前面開一條路。或許這條路還是會很難走,但我要告訴你,是走得通的,」彭傑說。就像漫畫《進擊的巨人》,人在圍牆內生活,外面巨人環繞,但只要感覺有希望,人就有動力往外衝。「這是很美的一件事情,」他說。(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2/29 The China Post)

彭傑

出生:1982年

學歷:成大建築研究所

現職:漫畫家

作品:《Story童話書裡的童話》《方舟奇航》《時間支配者》

殊榮:第一個登上日本《週刊少年Jump》的外國人

逆境決鬥心法

1.彎得下腰:面對編輯一再修改的要求,懂得放下創作者的身段,在商業與創作間取得平衡。

2.沉得住氣:當日本市場暫時走不通時,先到中國練速度、挑戰市場。

3.抬得起頭:始終看見最高的那個目標,雖不見得總是有推出原創作品的機會,但不間斷創作,不忘畫自己夢想故事的初衷。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