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在時尚雜誌誕生之前

精華簡文

在時尚雜誌誕生之前

圖片來源:Vogue

瀏覽數

1175

在時尚雜誌誕生之前

Vogue

想像一下,百年前時尚雜誌還沒問世,人們怎麼獲取時尚資訊?知名時尚評論家蘇西曼奇斯(Suzy Menkes)參觀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現正展出的「New for Now」展覽,從色鉛筆和水彩畫中一覽過去的服裝史。

他穿著一件羽毛帽,華麗的蓬袖,褶邊馬褲和精緻的靴子。她雪紡頭飾需要平衡感維持,上面有妖嬈的絲帶蝴蝶結,寬大的裙襬能占滿整個沙發。

這是1680年的奢華──之前所有的褶邊和花邊被掃到一旁,比狂歡的路易十四更加奢華。

我似乎瞥見法國大革命的陰影,可以看到時尚潮流的脈絡,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國家博物館現正展出「New for Now」展覽,(展期至9月27號),在這裡可以大開眼界,藉由色鉛筆和水彩畫一覽過去的服裝史。

在《VOGUE》雜誌出現以前,這些手繪稿就是時尚新知的來源──也成就了這次令人增廣見聞的展覽,給了大家機會更能體會到生活中的時尚元素。

A Line的茂盛灌木叢-有點童趣的性暗示躲貓貓,被擺至在房間的中間,這是策展人兼副館長Christian Borstlap的意思,現在這個房間也充滿了繪出時尚潮流的背後故事和生活的精細手繪稿雜誌。

1920世紀初期的名字我們比較有印象,像是Georges Barbier、Raoul Dufy和Georges Lepape,他們的插畫出現在法國小型時尚雜誌《Gazette du Bon Ton》中。

縱觀百年前的時尚插畫,你會發現每個藝術家在柳樹圖案背版前,創造了同類型的小世界裡,我的意思是服裝被捕捉的時刻總是在公園散步或在不同的家中。

例如,1801年,一位法國大革命後的女人挺直腰背,坐在在拿破崙椅子,打扮樸素,素描一個希臘雕像的身影。

這些世界中之世界使展覽更密集,也更迷人,接著會很期待進入另外兩個也掛滿微小的壁掛的大房間。

Jean Cassegrain 展覽現場(圖片來源:Suzy Menkes/Instagram)

在「New for Now」展覽能看到時尚雜誌的起源,這些手稿多數來自於兩大家族的捐贈:Raymond Gaudriault和MA Ghering-van Ierlant,當相機鏡頭尚未拓展到時尚產業時,他們蒐集了大約8000件的20世紀畫作。

策展人Els Verhaak和Wim Pijbes非常感謝捐贈者。但這些藝術愛好者大概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收藏品竟然可以被如此戲劇化的展示與陳列。

18世紀的男人,他們注重假髮和鑲金又裝飾華麗的大衣,他們對於衣服的尺寸和質感的美感遠勝於女人。

一百年後的男人擁抱簡單剪裁,女人愛好假髮、禮帽和花圈仍是重點,裙襯更是不可或缺。

在展覽導覽手冊中,有從上流社會解放的戲劇性圖片。並以1921年,Andre Edouard Marty所繪,一名穿著Paul Poiret禮服的女人作為結尾,標題寫著:讓新鮮空氣流通。

Jean Cassegrain 瑪麗王后穿著櫻花絲綢的宮廷式禮服,花邊蕾絲綿延,還飾有鑽石、珍珠、羽毛和緞帶;戴著手環、腰帶,左手拿著摺扇,一旁的扶手椅還有一件作工精細的大衣。版畫雕刻與印刷上色:Patas、Charles Emmanuel Le Clerc, 、Pierre Thomas Esnauts和Rapilly Etching。(圖片來源:Rijksmuseum)

我訝異的是想展示小幅作品的精神,它們似乎沉浸在自由的氛圍中,沖淡了過度緊繃的密集。

但是,真正的解放是女人,因為精心的室內設計包含了海邊,鹽霧,船隻和自由。

回想起來,在花園中的早期人物也表達了自由嚮往,後來發展成van Brock的水粉彩版畫:公園中的女人,帶著一把遮陽傘,1916年。
 
在另一種方式中,這些插圖是相機發明前最好的紀錄-「New for Now(新的現在)」也與當前的時尚插畫家Piet Paris和Quentin Jones合作,帶來現代版的手繪插畫。

荷蘭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以「New for Now」展現了時尚的視覺能量,也是這樣的能量孕育出後來的《VOGUE》和其他奢華時尚雜誌。

(本文轉載自VOGUE雜誌,不代表本社立場,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