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破解台灣物價 四大謎團

精華簡文

破解台灣物價 四大謎團

圖片來源:江小A/繪

瀏覽數

39319

破解台灣物價 四大謎團

天下雜誌569期

台灣的東西好便宜,但是誰的錢在補貼凍漲油電水的虧損? 台灣的人也好便宜,低薪跟低物價之間又有什麼關係?

「台灣的東西好便宜啊!」這話不僅出自特地來南門市場辦年貨的香港貴婦口中,許多來台的觀光客也有同樣的感受。聽在高喊「什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的小老百姓耳裡,總不是滋味。

謎團一:台灣物價是高還是低?

從歷史數據來看,台灣的物價漲幅持續偏低。

各國的目標通膨大多是訂在二%到二.五%之間,「因為適度的通膨,才有消費意願,就像潤滑劑一樣,」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吳中書解釋。

檢視過去三十年台灣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卻有二十年是低於「適度通膨」,不到二%(見表1-2)。去掉波動較大的蔬果和能源的「核心物價指數」,從二○○○年以來,更是幾乎都在一%以下。

與國際比較,台灣的物價水準也是相對低。

世界銀行針對各國物價進行跨國比較,實際查價的結果,二○一一年在美國用一美元能夠買到的商品及服務,在台灣只要支付十五台幣就可以買到,幾乎一半的價格。

如果全球的物價平均是一○○,台灣的物價水準只有六十六.一,低於中國的七十、新加坡的九十一.四,韓國的九十九.四。(見表1-1)

不論從長期資料、或是與他國相比,台灣的物價相對低又穩定,有其歷史背景。一九四九年的惡性通膨,歷經四萬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的幣制改革,政府對於物價採取保守策略。當經濟成長趨緩,內需開始疲軟,仍舊採取謹慎的態度。

由國營事業控制的油價、電價,也是長期偏低,以二○一四年十一月為例,台灣九二汽油一公升十七.八元,同期的日本、韓國是二十二元。偏低的能源價格,是因為「價格掌握在政府手中,電價也漲不起來,虧損都是由國營事業承擔下來。價錢被政府壓住了,用政府、財政的虧損,換取價格不漲,」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點出問題。

謎團二:為什麼物價低,我卻沒感覺?

美國《彭博新聞》日前公布「快樂經濟體」排名,依照影響大眾最深的「通膨率」以及「失業率」相加的痛苦指數,得出最低的前幾名,台灣在五十一個國家當中,排名第五。

痛苦指數低,為什麼民眾沒有相對應的快樂?從客觀來看,幾乎是超低水準的台灣物價,為什麼消費者主觀卻感受不到?

因為物價漲得少,薪水漲得更少。二○○○年以來,扣除物價因素的實質薪資成長率,台灣在亞洲四小龍當中,不僅是敬陪末座,更是遙遙落後。這十五年來,香港、新加坡、韓國的實質薪資年平均成長率都有一.三%到二%的漲幅,台灣卻是負○.一%,不漲反降。(見表2-2)

再者,所得愈低,面臨到的物價成長率愈大。(見表2-1)

去年一整年,可支配所得最低的二○%家庭,與最高的二○%家庭,分別面臨一.五四%和一.○六%的物價上漲率,這是「感受」與「物價指數」存在落差的原因。

一般民眾對購買頻率較高的商品價格漲跌,感受較深。例如,食物價格的短期波動,豬肉漲、芭樂跌,大家最有感;相對地,久久才買一次的3C電子產品,其漲跌容易被忽視。

只是把時間拉長來看,民眾無感其來有自,佔消費權重四分之一的食物類,在這幾年的確是漲幅最大的項目。攤開近三年的物價指數,以二○一一年為基期,總指數上漲了三.九七%,但食物類遠遠高於平均,成長了九.四%(見表2-3)。過去一年,外食類漲幅更是創下六年新高。

「還有一個因素是『房價』,房價沒有列入消費者物價的計算,列入的只有租金,這讓大家感受差異非常大,」台灣經濟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李長泰說明。

台灣的房價是遠遠高於房租,依據「全球房地產指南」(Global Property Guide)所做的調查,台灣房價租金比(房價總價格/年租金)達六十四倍,這代表同樣面積的房子,房價貴到可以讓人租上六十四年,居亞洲之冠。與鄰近地區相比,中國是三十八年,香港、新加坡都是三十五年,日本更只有二十年。

台灣的高房價,完全無法反映在物價上。李長泰進一步解釋,「為了買房子,要投入這麼長時間的資金,壓縮到其他消費行為的需求。需求面不足,物價也難往上走。」

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定義,「通貨緊縮」指的是,連續兩年全年的消費者物價指數維持負成長。

謎團三:物價低不好嗎?為什麼各國怕通縮?台灣有通縮危險嗎?

愈來愈便宜的物價,對消費者不是一大利多?為什麼安倍經濟學不時標舉二%的通膨目標?歐元區十九國中,有十五國出現通貨緊縮的負成長,各國政府為什麼都在擔心通縮?

通縮的原因,分為外部因素和內部因素兩種。「如果是因為原油、原物料的價格下跌,生產成本降低,使得物價走跌,不是壞事;但是如果是因為內需的不足,消費信心有問題,投資意願不高,政府就要特別注意了,」吳中書分析。

因為即使利率接近零,呈現負成長的物價,等於實質利率仍舊持續上升,對企業投資不利;面對物價下跌的預期,消費者不急著消費,需求惡化,廠商更不願意投資,經濟更加疲軟,失業率也愈來愈高,勞動所得有限,消費力道更弱,這就是日本這些年來走不出的失落夢魘。

吳中書進一步說明,「傳統貨幣學家對通縮的恐懼是更高的。因為可運用的工具有限,通貨膨脹頂多緊縮貨幣政策,或者減少財政支出、控制內需,但是通縮需要的是激起信心。」

台灣今年已經連續兩個月消費者物價指數負成長了,是否面臨通縮的壓力呢?

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表示,這波物價下跌,主要是因為年初電價回饋扣抵電費,再加上全球油價下跌所導致,如果剔除能源與蔬果因素,核心物價指數仍然維持正數。預估今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將繼續上升,毋須擔心有通縮的問題。

謎團四:台灣低價,便宜了誰?

台灣有全世界最低的水價,第三低的電費,比鄰近國家都要低的油價。(見表3-1、3-2)

「為了搏取民眾好感,利用政府的虧損,凍漲油電水。另一方面,大家習慣把教育、醫療等資源當作『國家欠我的』社會福利,」孫明德指出現在台灣社會的普遍氛圍,讓「使用者不付費」成了慣性。

吳中書同樣認為,「公共費率這麼低,只會讓很多該負擔的人沒有去負擔。表面上看起來很便宜,結果造成出手補貼的政府財政拮据。」

持續補貼的公用費率,有什麼樣的副作用?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歸納了以下五點:

首先,無法合理反映成本的結果是,公用事業必須吸收成本的變動,造成虧損,影響長期合理的經營、跟穩定的供給。

其次,影響政府赤字。

台電、中油的虧損是潛在的政府赤字。原本可以繳庫的盈餘,現在沒辦法繳庫,甚至有巨額的累計虧損。

政府一出面,發公債來融通,那誰來負擔呢?那就是全體的納稅人。

所以第三點,就進一步牽涉到公平正義的問題。

齊一式、全面性地壓低價格,是不需要的。否則,應該使用者付費的,卻變成用納稅人的錢補貼大用戶,搭大眾運輸工具的人,補貼開超跑的人,這是嚴重的不公平。

政府發公債的結果,當然是納稅人來負擔,年輕人負擔的時間更久。這一代人的消費,由下一代來負擔,這是世代的不公平。

第四個層面是,預期漲價的心理,無助於穩定物價。

採取公用費率補貼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擔心影響物價。但事實是,不論是凍漲或緩漲,一定有一天會停止補貼,油電價格漲價前,業者已經先漲了一輪,等到真的調整費率了,再漲一遍,只是讓物價波動更加劇烈。

第五個影響是,我們擔心調整油電水價格,會影響產業競爭力。但是偏低的價格,缺乏改善能源使用效能的誘因,造成減碳節能的困難。表面上看來是直接補貼了產業界,但間接卻是補貼了國外消費者。削價競爭的模式,對企業的長期競爭力也無幫助。

梁啟源認為,總結來講,公用事業價格的大方向是,不應該補貼,價格應該反映成本,而且成本不只是生產成本,也要包括外部的成本。例如,能源使用有空氣污染的問題、道路壅塞、能源安全、溫室氣體的問題,這些成本都應該要反映。

但是,對於負擔不起的弱勢家庭,該怎麼辦?

「不要用社會救助的觀念看整個社會,」吳中書認為,「真的需要協助的低所得家庭,就用移轉支付救助。如果只站在一方去看,變成該付錢的不付錢,是很危險的。」

全體追求超低價格 輕蔑專業、賠上創新

低薪讓大家對於價格上漲的仇視劇烈放大。消費者的輿論力量甚至大過行動抵制。滷肉飯漲價,你可以選擇不吃,讓市場機制運作,使廠商自行承擔調價的風險。但我們似乎逐漸習慣在媒體的報導下,以群體的憤怒壓抑價格。

「如果各項物品價格不易調升,服務業價格變動遲緩,我們如何期待穩定的薪資調漲?如果我們持續以壓低成本的製造業代工思惟經營各級產業,如何增進產業加值?」吳中書直指台灣追求低物價的荒謬。

製造業的砍價思惟,讓低價同時出現在消費市場、勞動市場。我們有低廉的物價,也有同樣低廉的勞工。全體壓低價格、追求便宜的結果,不但難以追求好品質,更扼殺了追求創新、增加附加價值的空間。用犧牲經濟活力換取的表面便宜,這真的是台灣要的嗎?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