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吳志寧:我和爸爸的「爌肉飯」

精華簡文

吳志寧:我和爸爸的「爌肉飯」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33988

吳志寧:我和爸爸的「爌肉飯」

天下雜誌

九二九樂團主唱、三十六歲的吳志寧,上個月回到彰化溪州老家,向父親吳晟報告喜訊──他即將和小他九歲的女友完婚。

以《甜蜜的負荷》等作品聞名的吳晟,是外界眼中的浪漫詩人、散文家,但他對家人的態度卻很「務實」。

「我現在人情世事看得很淡了,你們公證就好,」吳志寧分享好消息,卻換來了爸爸的冷淡回應,只能向媽媽訴苦。幾天後才接到吳晟的關心電話。

在務實、沒有甜言蜜語的互動中,卻又深含著兩代對彼此的關心。

迎接新的一年,吳志寧最大的願望是,吳晟不要再參加活動、少接受媒體採訪,好好照顧身體,這是他最想對老爸說的話。以下是專訪摘要:

我爸爸吳晟,對理想很浪漫,但對家人卻很務實。他很少送禮物給家人。媽媽很愛旅行,但爸爸卻很少帶家人去旅行,他也不會說甜言蜜語。

我覺得對家人其實不用那麼務實,偶爾甜言蜜語也很不錯。我會跟媽媽說,你煮的菜超好吃,但老爸就只是吃。

他偶爾也會說不錯,但也少稱讚,只有在媽媽生氣的時候,老爸皮才會繃緊一點。

老爸的金錢觀也很「務實」。平常我會研究金融、也在花蓮買房,還會和媽媽分享這些資訊。

有一次跟媽媽在聊這些話題,我爸嚇一跳,很驚訝我會知道這些事。他覺得創作者要專心,不要想太多錢的事情,花太多心思在錢的事上,事情會做不好。

他連子女結婚的事都很務實。上個月我回彰化老家,跟他說要結婚了。對我來講,婚禮簡單就好,不要花太多錢,但女方的爸媽會希望有傳統儀式。

但當我跟老爸說要結婚,他卻回,「我現在人情世事看得很淡了,我已經很累,不想請客,你們公證就好。」我再問他,要不要一起到花蓮吃頓飯,他竟說,「不一定喔,要看時間,孫子們(吳志寧大哥的三個孩子)還要上課。」

聽到這個就很火,他不想來,但我和姪子們感情都很好,他們一定會想來。當時有點生氣就回了句「隨便」。

之後要回台北,媽媽就開始唸我,也唸我爸。

沒想到過幾天老爸竟然打電話來跟我說,「不好意思啦,你知道我最近很累,婚禮看怎麼處理,我們一起討論。」那時我也很故意,就回他說,「是媽媽跟你說的嗎?」

但其實到這個年紀與階段,也不會氣太久了,回到台北隔天又開始處理婚禮的事。

我的名字是「吳晟的兒子」

長久以來,我的名字就是「吳晟的兒子」。現在已經不會有壓力,但一開始確實會有。

高中我就想要考音樂班,但爸爸認為,音樂班都是很正式的教學,填鴨式的教育不會寫出好作品。

爸爸的觀念是,好的創作必須要好的生活方式,所以去國家公園當森林管理員最好,可以跟樹相處在一起,而且又有時間寫歌、寫詩。

基本上,那是他的夢,希望兒子過他夢想中的生活。他來不及念森林系,後來才會在我念中興大學森林系時,從彰化來台中陪讀一年,他自己上課、抄筆記比誰都認真。

在他來之前的兩年,我常和同學去夜遊,只是爸爸來了之後,就統統不能去。

等到老爸受不了,留下字條告別:「好自為之,各自保重,我要回去陪老婆了。」那一天,我的心情卻是「自由了」。

但從這件事結束之後,我們的關係其實滿好的。

我們家裡都是媽媽在處理錢的事。當兵之前,她把我叫過去,告訴我以後經濟要獨立了。我退伍後到台北,就不再跟家裡拿錢。

但爸爸還是不想我把音樂當作正職。親戚來我們家,他在跟人家介紹兒子時,都會說我哥哥在彰化基督教醫院當醫生,講到小兒子的時候,只會說我在台北「做工作」。

因為講工作是「唱歌」,別人很難懂,所以他也很難開口。這種情況我會有一點壓力。

但是之後陳昇到溪州辦演唱會,我們是特別來賓。鄉親就說吳晟的兒子和陳昇一起唱歌,瞬間就覺得我在做正經事。

以前陳昇就住在我們家附近,而且是我爸的學生,甚至連兩家的長輩都是很好的朋友。他知道我喜歡玩音樂,就希望陳昇能帶我。可是那時很抗拒這樣的關係,不希望是靠爸爸的人情。

所以到後來跟唱片公司簽約,都是自己來。一直到出完專輯《吳晟詩歌:甜蜜的負荷》,就不會太在意了,因為我們樂團也有自己的歌迷和演唱會。

詩歌已經變成是我們父子很大的交集,因為詩歌的緣故,我也開始到以前不會去的活動上表演。

望你「健康」

但若問起我們父子間最有連結的事物是什麼?答案不是詩歌,而是爌肉飯。

我們兩個都很愛吃爌肉飯,常常在工作完會一起去北斗廟口的小林魯肉飯。這一段時間是最舒服的,其他都是在工作。

老爸這幾年參加的活動、接受的採訪都太多了,其實很累。他又得過癌症,切除之後慶幸恢復得很好。但家人都期待他好好休息與寫作,可是以他的個性而言很難,連家人為他準備的六十大壽活動,都被他改成「反國光石化討論會」。

他最重視的是推廣(理念),到處去演講,接受採訪。只要大家願意聽,他就去講。跟他搭車時,老爸很累、常打瞌睡,但是都沒人看到,只有家人知道他已經很疲憊。

今年九月前,他有一本書要寫,我就跟他約法三章,不要再接活動了。其實我們家人都希望他能保持身體健康,所以才會要他少接受訪問,希望能調整順序。

第一是健康、第二是創作,第三才是推廣。不是怕他參與太多,只怕會太累,把生命、健康、金錢、時間都投注在上面,這是我最想跟他說的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