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紅旗高掛校園 台灣空污拉警報

精華簡文

紅旗高掛校園 台灣空污拉警報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0356

紅旗高掛校園 台灣空污拉警報

天下雜誌566期

長期以來,中南部都籠罩在惡劣的空氣品質之中。 過去,高雄曾經「想喝水,要買水」,未來難道「想呼吸,得買口罩」? 等了十五年的空污總量管制計劃,影響力夠大嗎?

紅色的三角旗正在司令台前的旗桿上飄揚,明明是大晴天,卻看不清遠方的大樓,偌大的操場上,沒有任何學生跑跳。

這是高雄市立明義國中升起空污旗時,必定會見到的場景。只要「空氣污染指標」(PSI)超過一百,達到危險層級,或是「細懸浮微粒」(PM2.5)超過每立方公尺三十五微克時,就要升起空污旗,警告學生當前的空氣品質不佳,要盡量避免到戶外運動。

台灣雖然PSI指標不常超標,但列為一級致癌物的細懸浮微粒,卻動輒是標準的兩、三倍,這種直徑只有頭髮二十八分之一的微小粒子,可以穿透呼吸系統,直達肺部,一旦堆積了,就再難排出。

空污旗活動是由地球公民基金會發起,從去年十一月只有兩校參加,現在已經快速成長到十二所,遍布高雄各地。地球公民基金會副執行長王敏玲說,這是為了視覺化空污,讓人們可以馬上警覺。

紅色警戒下 變調的校園

明義國中是新參與的學校之一,和以鋼鐵業、石化業為主的高雄臨海工業區,同處於小港區。

校長何茂通長相酷似民進黨政治人物蘇嘉全,在知道空污旗活動後,馬上聯絡基金會,一同參與。

「我們沒有辦法改善空氣品質,」何茂通看著飄揚的空污旗,滿臉無奈,「所以只好盡量提供資訊給學生。」

現在,只要是空氣品質不佳的日子,明義國中就會把體育課拉進室內體育館,但新的問題也隨之產生。三年級學生陳琬渝就說,室內體育場的場地不夠大,多班一起上課時都覺得很卡,狹小的空間擠滿了人,空氣也不流通。

雖然有諸多不便,但能勉強上體育課的明義國中還算幸運的,那些沒有室內場地的學校,就只能在犧牲體育課或孩童健康兩者擇一。

同樣位於小港區的港和國小就是沒有室內體育場地的學校。體育課不可能不上,所以即便憂心,還是只能讓孩子在惡劣的空氣中運動。

現在就讀港和國小三年級的陳怡甄,小小的臉戴上口罩後,就被遮住了一大半。每次看到空污旗,她都是滿腹哀怨,「因為會怕不能出去玩,」她說。

班導師劉育豪是最初開始參與空污旗活動的兩位老師之一。他會在課堂上放環境卡通,並和學生討論要如何愛護環境。他無奈地指出,既然無力改善空污,只能盡量在教育上多做一些,希望未來孩子長大後,能夠更具環境意識。

但,比較好的消息是,空污法總量管制終於上路。

去年底,環保署終於和經濟部會商取得共識,將在農曆年前,讓高屏區的空污總量管制上路,第一期(三年內)的工廠只能排放許可量內的廢氣,而在三年後的第二期,將會強制要求業者減量五%至一○%不等。

十五年磨一劍:管制上路

環保署空保處處長陳咸亨指出,業者如果可以提早削減污染源,不但少繳空污費,削減的量也可以計入第二期,讓業者有足夠的誘因提早減量,多減的量也可以進入配額交易市場買賣。

陳咸亨也特別提到,空污往往隨著風向移動,有跨縣市的影響力。「雲嘉南是高屏區之外,最嚴重的污染區,」他說,「所以我們也針對雲嘉南地區,同步實施減量管制。」

雖然雲嘉南尚未劃定總量管制,但未來將成立空污減量小組,試算主要污染源的排放量,並要求改善。目標在二○二○年,達成全年平均每立方公尺十五微克以下,但陳咸亨也直言,這是非常「艱鉅」的目標。

高雄市立委趙天麟則希望政府管制可一步到位,「高屏區未來會成為空污總量管制的模範,因為這是第一個,」他說,「如果做不夠多,以後其他區的規定也會鬆。」

王敏玲則指出,現行的空污總量管制仍有不足。例如污染認可量以廠商過去七年的最大排放量計算,「如果有某一年他的產能特別高,很有可能業者根本不用減量就可以達到標準,」王敏玲說,「僅僅五%到一○%的削減量也太低了。」

但王敏玲仍然承認,空污總量管制至少終於上路,雖然是「一把不夠利的劍」,但磨了十五年,人民實在已經等不及了。

小辭典

高屏地區空污總量管制計劃

空污總量管制,將根據當前各固定污染源7年來的最大排放量,要求業者在3年內,污染不得增量,第4年開始減量,目標為減少5%至10%的排放量。污染減量或超量,都可至配額市場買賣,估計每公噸交易價2至3萬元。超標又未購買差額者,最高可按日處罰100萬元。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