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奧斯卡金像獎的生死啟示

精華簡文

台灣奧斯卡金像獎的生死啟示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1048

台灣奧斯卡金像獎的生死啟示

Web Only

許多人不知道,台灣也有奧斯卡金像獎。只是這個金像獎是關於海洋,也關乎台灣的生命教育。

1月28日,新北市坪林區舉行一場奇特的檢討會,甫獲台灣海洋奧斯卡金像獎的福智基金會請來了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教授郭金泉,題目是「日本放流魚苗50年的經驗」。

海洋奧斯卡金像獎是農委會漁業署每年針對復育海洋生態有功組織與人士,頒發的獎項。福智基金會是今年得主,精益求精,想了解日本的放生方式。沒想到,郭金泉卻直言,台灣現行放流方式是送死方程式,海洋奧斯卡獎淪為府官員、社會團體與財團作秀,反而讓數以千萬計的魚苗去送死。

為什麼放流變放死,我們的放流方式究竟出了那些問題?

第一個問題,不是買菜市場最貴的魚來放就能得奧斯卡獎,而是要問什麼海域適合放流什麼魚,魚的活存率來比菜市場賣多少錢重要。

許多奧斯卡金像獎的得獎理由,是誰放的魚比較貴,甚至比是否魚肉細緻、美味可口,所以送死魚前三名是黑鯛、午魚或加鱲(正鯛)。

郭金泉說,放流者卻不知道,光是台灣沿岸就有六種黑鯛,屏東與桃園沿岸黑鯛可能是完全不同品種,但放流團體卻是採用招標採購,誰的價格低誰就能得標,變成了屏東的魚運到了桃園放流,魚種、氣溫與海洋環境完全不同。

第二問題是,魚苗不是大就能放流,一樣拿到海洋奧斯卡獎的台塑,得獎理由除了放流數量多,還強調放流的是5公分以上的大魚苗,絕不是放流小魚到海裡送死。

但郭金泉指出,日本的放流根本不重視大小。大小不是最重要,外型與個性不對照樣去送死,原來魚有分飼料雞跟放山雞,還有陽光男孩跟宅男,型態、生理與心態完全不同。

魚就是魚,長相、個性與生理真的會不同嗎?一樣是黑鯛,郭金泉解剖了養殖黑鯛與野生黑鯛,發現野生黑鯛的肝是正常的紅色,養殖黑鯛竟然是粉紅色,吃了太多飼料又因為密集養殖缺乏運動變成了脂肪肝。

再以1972年人工繁殖成功的加鱲為例,野生的加鱲魚是紅色的,人工養殖加鱲魚因為長期人工養殖,生長環境與食物完全不同,竟然變成黑色的,甚至連鼻孔,從兩個變成了一個。

郭金泉說,日本曾經研究魚苗沉底速度,發現野生的魚苗警戒性高,會快速沉底尋找掩蔽,反之人工養殖魚會停在水層表面,導致被捕食的機率大大增加。因此放生不對,只是讓這些魚去送死。

第三個問題,不要把放流當表演作秀,要替魚苗做回歸大海的教育訓練,

郭金泉說,日本半世紀的放流經驗,發展出「中間收容機制」,魚苗放流前要先放在海上箱網養殖,等魚苗適應海洋環境之後再放流。

但現在台灣方式有如辦嘉年華年,政府官員、放流機構、動員民眾或學生,幾十萬尾魚苗從繁殖場直送到海灘,由官員帶頭領著民眾拿水桶撈魚放流海灘,美其名是生命教育、復育海洋,但錯誤的魚種、外型特殊又沒受過教育訓練,突然就流向大海,也就難怪台灣年年放流魚苗,魚卻愈來愈少。

最重要的是,日本放流魚苗50年,卻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沿海漁獲量照樣減半。難道選對魚種、放流前先訓練還是送死嗎!

先說成功案例,日本在廣島灣放流黑鯛不僅數量復恢了,還造成其他的問題,第一是產量大增導致黑鯛價格大跌,第二是黑鯛會吃掉牡蠣養殖戶的牡蠣造成了另一個危害,廣島灣成績證明了放流魚苗可以讓黑鯛數量增加。

但為何全日本的總成績為何還是失敗的,答案是潮間帶與日本藻場減少,導致了海洋環境惡化與生物多樣化減少,潮間帶負有水質淨化與繁殖場的功用,藻場則是食物來源與生態多樣性,

但日本開發海埔新生地讓潮間帶大大減少,20年來沿近海藻場減少30%,藻場消失海洋物種也跟著減少,因此放流五十年沿海漁獲少一半,最後日本水產學會建議要恢復海洋資源除了放流,還要設立海洋保護區。

所以台灣應該思考,光是放流魚苗不能拿奧斯卡獎,台灣缺的保護潮間帶、藻場與魚類生存空間的人。

郭金泉建議,台灣要設立海洋保護區,而且保護區要遠大於捕漁區,這就像是在海洋裡存入一大筆本金,海洋族群繁衍到足夠密度時,就會自然溢到捕魚區,那時候我們就可以捕魚領取利息,只取息不拿走本金,那台灣的沿海資源自然就會生生不息。

【延伸閱讀】

台灣秋刀魚世界第一,中國正在整套移植

海平面底下的生存掙扎

石斑魚,大吃小的產業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