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平庸的人搶不到舞台!世界變這麼快,都怪3個M

精華簡文

平庸的人搶不到舞台!世界變這麼快,都怪3個M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62887

平庸的人搶不到舞台!世界變這麼快,都怪3個M

天下雜誌563期

二○○五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寫了一本聚焦全球化的暢銷書《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在全球大賣四百多萬本。

時隔近十年,這陣子佛里曼又有了新的金句:The world is fast,我們的世界突然變動得非常快。因為他發現有三大趨勢(三個M:市場、大自然、摩爾定律)都在同一時間進入了指數成長,為世界帶來了極大的動盪。

拿過三次普立茲新聞獎的佛里曼,名列當代最有影響力的記者之一,包括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內,全球幾千萬讀者每週閱讀他的《紐時》專欄。

他是個「偉大的闡釋者」(the Great Explainer),擅長發現與整合全球最重要的趨勢,並且用引人入勝的方式,說故事一般地娓娓道來。十月中旬在史丹佛大學的一場演講,他就以三個M開頭,指出了全世界眼前面臨的最大挑戰。

當後人回顧歷史,想找出「二十一世紀初最重要的大事是什麼」時,我認為他們會說,不是九一一,不是金融危機,也不是英國王子威廉和凱特結婚,而是這個世界變快了(The world is fast),變得非常快。

原因來自於三股巨大的力量──市場(market)、大自然(Mother Nature)和摩爾定律(Moore's Law)──都在同一時間出現了爆炸性的指數成長。

先從摩爾定律講起。《第二次機器時代》一書的兩位作者指出,人類因為蒸汽機而進入了第一次機器時代。蒸汽機的動力每七十年增加一倍,當時的人力和機器動力之間是一種互補的關係。

等到摩爾定律出現,當晶片的速度和能力每隔十八到二十四個月增加一倍,我們就進入了第二次機器時代,人類和機器之間,逐漸形成「替代」關係,而非互補關係。

「棋盤下半盤」的指數效應

書中引用了一個經典故事:有個數學家發明了西洋棋,國王為了獎勵他,問他要什麼,他說想要點大米來養家,只要在棋盤(共六十四格)的第一格放一粒米,第二格放兩粒米,第三格放四粒米,每格增加一倍,以此類推即可。國王同意了,殊不知,當你從一粒開始,加倍六十三次時,米粒數目將高達十八個百萬兆。

這個故事的用意是要強調,今天,我們正在進入「棋盤的下半盤」:指數的效應愈來愈巨大,大到開始出現各種匪夷所思的發展。於是我們看到,電腦可以打敗棋王、在益智搶答節目勝出、在生物科技和基因研究領域大幅躍進,甚至即將有無人駕駛車問世。

他們的理論讓我想到,其實不只摩爾定律,市場和大自然這兩大趨勢也同時踏進了棋盤的下半盤。

市場,指的就是全球化。過去十年間,世界從「連結」變成「超連結」,從「相互連結」變成「相互依賴」。

你會看到地緣政治出現大逆轉:第一,盟友比敵人更有可能害死你。如果希臘人都不繳稅、德國人不提高通膨,美國會受影響,而這些都是盟邦;第二,敵人的崩盤,比崛起更加危險。中國要不要多弄一艘航空母艦,無所謂,但它的經濟成長率如果從八%跌到一%,你我每個人都會受害。

還有大自然,也就是氣候和生態變遷。八十萬年來,地球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一直保持在一八○~二八○ppm之間,但工業革命以來,碳濃度急遽上升,正往四五○ppm邁進,增速是上個冰河期結束時的一百倍。同時,我今年六十一歲,在這六十一年裡,地球人口就增加了一倍。

所以,我們的世界變動得非常快速,因為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這三大趨勢,都在同一時間進入了指數成長階段。這樣的世界,將對政治和經濟帶來哪些影響?

平庸的人搶不到舞台

首先,這樣的世界,對於消費者來說有如極樂世界。你可以在亞馬遜網站上用幾乎最低的價格,買到全世界的東西,在指定的時間送達,好極了。

第二,這樣的世界,也將是創業者或自造者(maker)的美好世界。你可以從雲端下載各種工具,在一夕之間創立全球性的公司,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顧客、供應商和協力廠商。這是創業者的大好時機。

第三,遺憾的是,這樣的世界,同時也是孕育破壞者(breaker)的最佳溫床。伊斯蘭國(IS)就是現成的例子,那些年輕人都是善用網路科技的高手;還有以巴衝突裡的哈瑪斯組織,他們已經有能力製造無人機,攻擊以色列。這是個破壞者可以大顯身手的世界,滿讓人擔心的。

第四,這樣的世界,對於領導人(leader)來說,是個很可怕的世界。因為每個領導人現在都要雙向溝通,單向溝通的時代已經結束。以習近平為例,他將成為中國第一個被四億網民在新浪微博上,檢討改革績效的最高領導人。不僅是他,對每個企業、學校、社會團體的領導人也都如此;這世界充滿各種雜音,臉書和推特上,每個人對每件事都有話說,不論你要領導誰,都是苦差事。

最後一點,在這個三股力量變速加倍的時代,最重要的社會經濟現實是:只靠「普通水平」,再也行不通了(Average is over)。因為今天的雇主可以用更低成本,輕易地找到更高水平的勞工、軟體和自動化設備,甚至更高水平的海外人才。普通水平已經過時,我認為,這正是美國社會許多勞工爭議的問題核心。

不只對個人,對國家也一樣。冷戰時期,你可以安穩地當個普普通通的小國家,因為美蘇兩大國會搶著對你示好,提供武器、建設、獎學金,爭取你加入陣營,你被圍牆保護著,不必面對國際競爭。但現在進入棋盤的下半盤,再也沒有圍牆保護你了。

我認為,今天的世界,最大的區隔不再是東方與西方、北方與南方,或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而是分成了有序世界與失序世界(the world of disorder)。一方面,在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三股趨勢加速變化之下,許多國家開始混亂失序。

另方面,有序的世界主要有兩種秩序:由上到下強力貫徹的秩序(俄羅斯、中國),以及由下而上建立共識的秩序(美國等民主國家)。

但在棋盤下半盤的世界,國家想要由上而下強加秩序,需要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大,看看香港的例子,中國政府想在香港維持由上而下的秩序,就遇到了問題。

所以,如何才能在一個沒有圍牆保護、能力平庸的勞工和國家再也吃不開,而且有三大力量加快變動的世界裡存活?今天每個國家最重要的地緣政治目標,必須是堅韌抗逆(resilience)和永續(sustainability)。不只要培養更有抗逆能力的勞工,更重要的,是建立更有抗逆力和永續力的國家。

建立堅韌抗逆和永續的國家

美國舉行期中大選,但我完全不曉得它的意義何在,美國政治正在從代議民主變成民粹民主,國會議員整天忙著看臉書和推特怎麼說,哪還有人會想到我們所面對的未來挑戰,想到要如何在一個分裂成有序和失序的世界裡,讓我們的國家更有抗逆和永續的能力?

特別是永續。我們的父母給了我們一個自由的世界,對他們那一代的人來說,自由是最大的目標。

到了我們這個世代,最重要的關鍵字不再是自由,而是「永續」。因為,在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變速加倍的世界,如果我們不能建立永續的價值來應對變動,那麼,這三股力量將對我們造成巨大的牽制,而這種後果,會比當年讓蘇聯贏得冷戰,還要嚴重多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