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蝗蟲」與「走狗」的攤牌時刻

精華簡文

「蝗蟲」與「走狗」的攤牌時刻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7242

「蝗蟲」與「走狗」的攤牌時刻

天下雜誌557期

回歸十七年,香港人的生活品質、生存空間和社會資源受到嚴重擠壓,香港人與內地人彼此愈看愈不順眼。 香港正走向認同決裂點。

「哎,小心別摸到,」擁擠的地鐵上,朱翠平提醒同伴,車廂把手被人黏上了口香糖,「一定是內地人幹的,沒水準。」

內地人,指的是大陸人。髒、吵、財大氣粗、沒教養,是香港九七回歸十七年後,對大陸人的普遍印象。

一年四千萬蜂湧而至的內地遊客、內地來的新移民,將彈丸之地的香港擠得水泄不通,生活空間受到壓縮、東西變貴、地鐵變擠,加上政治上的壓迫,讓香港人產生前所未有的身分區分、主體意識、優越感和仇中排內,隨時隨地箭拔弩張,情緒很容易被挑起。

「蝗蟲」vs.「走狗」

現在的香港,正在被「誰是香港人?香港是誰的?」的問題撕裂成兩半,對立、衝突、歧視、互罵,天天都在發生。

比方大陸小孩當街尿尿的小事,竟演變成中港社會互轟叫罵的局面。

「香港是咱們中國的呀。香港人的經濟都靠咱們,我們給香港人錢賺,卻被叫蝗蟲、二等公民,這沒道理嘛,」飯店大廳裡,帶全家自由行的湖北人劉鳴,不平又不解,「小孩子當街尿尿,如果是白人小孩,香港人說不定還會說『哎喲,好可愛喔。』」他大聲公的音量,又引起了側目和鄙夷。

香港人罵內地人「蝗蟲」,「因為奶粉被大陸人搶光、房子被大陸人買光、社會福利被新移民佔光啊,」家庭主婦朱雲斜睨著超市裡推著滿滿一車車商品的陸客說。

而大陸學者則是回罵香港人是英國人的「走狗」,排內媚外。

「這些新移民都是米蟲,一個人嫁來香港,一生生好多個,又不工作,領綜援(社會救濟),一家四口可以領一萬多(港幣)呢,」做志工的陳慧珠,口氣中有明顯的不齒。

然而,陸配生的子女,已經佔了新生兒的近四成,加上近五%的大陸移民,不被認同為香港人的香港市民,比率已經相當高,再加上無處不在的自由行陸客,「入侵、淹沒、相對被剝奪」的感覺更加強烈。

港人主體意識 愈來愈強烈

周于為的小孩八歲,通識課裡有一些小單元,教小朋友國家、國歌,「小孩子回來跟我說:『我是中國人。』把我給氣壞了,叫他馬上改正,他是香港人。」

「主體意識的確在發展。我是『住在香港的中國人』,我的語言、思考、文化,都是很中國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教授蔡子強說。

但是,認同「住在香港的中國人」這個身分的香港居民,正顯著減少,加上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比率,根據香港大學的最新調查,已經降至歷史低點。(見表一)。

而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比率,兩年來持續暴增,六月的最新數字,首次站上了四○%,加上廣義香港人(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的比率,更已超過六成。(見表二)

專門服務社會底層,其中許多是新移民的社區組織協會主任何喜華,對於香港正被認同問題撕裂憂心忡忡,「一個社會如果開始分你是誰我是誰,就會開始空轉,香港今天就是這個樣子。」

除了區分香港人和內地人之外,「更值得擔憂的是,香港社會更從多元聲音變成只有兩種聲音:你支持民主派(反中)還是建制派(親中)),」政治評論家陳競新指出。

完全沒有交集的兩種立場、相互對立仇視的兩種族群,香港,正在撕裂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