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租金狂漲 逼死香港老店

精華簡文

租金狂漲 逼死香港老店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34812

租金狂漲 逼死香港老店

天下雜誌557期

香港人味蕾熟悉的味道,將逐漸成為歷史。 為了搶賺陸客生意,飛漲的租金把這些原先座落在旺市的老店逼得走投無路。 同樣的事,會發生在台灣嗎?

最熱鬧的銅鑼灣,SOGO後面的駱克道。

「一排老店去年被迫遷走,我們吃了一輩子的雲吞麵也沒有了,」香港人梁潤儀說。

駱克道最後一家老牌粥麵店,四十二年的利苑粥麵拉下鐵門,正式走入歷史。一條街,短短五十公尺,容得下兩家供自由行陸客掃貨的化妝品連鎖店莎莎,容不下承載本地人集體記憶的老店。

四十二年前,只有八坪大小的利苑,租金從兩千港幣,一路漲到三十萬(約一百二十萬台幣)。當屋主知道隔壁莎莎租金九十五萬,「很有良心」地提出漲到六十萬,利苑無力負擔,只好吹熄燈號。

小店、老店 難逃搬遷命運

在銅鑼灣開了六十年,非常有名的有利腐乳,也是負擔不起高漲的房租、即將被迫搬遷的老店。

七層樓粉紅色舊式公寓一樓,兩坪大的空間堆滿老闆娘蔣柳珍自家工廠自製的各種口味豆腐乳,「很天然,無添加,我吃了四十年啦,吃完就來買,」痀僂著身體的老太太,買了瓶咖哩腐乳。

有利店舖原來沒這麼小,在房租飆漲的逼迫下,蔣柳珍將十坪大的轉角店隔成四間,轉租給別人,自己只留一角,還為了打平房租,除了腐乳,南北貨、台灣榨菜、玫瑰花茶,什麼都賣。

四個店舖租金從五萬漲到二十萬,租約明年五月到期,屋主已告知「做好加租的心理準備,可能漲到四十萬。」蔣柳珍說,別說沒利潤了,她領的薪水,和待了四十年的老店員一樣,「我都把自己看成打工仔啦。」

她已經找好一個在老舊市場二樓,光線昏暗、不通風的半坪店舖,讓有利這老味道品牌留得一口氣在。

有利是在現址對面起家,原址正在興建新的購物商場,工地圍牆寫著「品味生活新地標即將到臨」。

現址夾在摩天大樓中間的舊公寓,因為地段矜貴,要不了多久,也逃不過「推倒再建,讓路名店」的命運。

另外一家米其林一星麵店,以百分之百自製聞名的好旺角粥麵專家,在九龍旺角開了四十年的舊址,一樣被香港人稱之為「地產霸權」、「租魔」的屋主,租金從二十三萬漲到三十萬。「我一天賣五百碗麵都只夠交租,不剩錢付食材和工資,」十三歲就跟著父母賣麵的吳宇恆說。

為什麼不買店面?「二十萬租金的店面要一億啊,這不是我們玩得起的遊戲,」吳宇恆說。

不得已搬家,新址八、九坪租金也要二十萬,入夜便人車稀落,無法像舊址做到半夜三點。為了養活二十幾名夥計,吳宇恆只得再找一家新店面,兩家生意卻還少於原來的老店。

新店生意還沒站穩,又傳來噩耗:屋主決定漲租至二十三萬。「他加租我只好加價,最後就看消費者能不能接受,」吳宇恆無奈,但他說,他絕對不會讓好旺角這品牌死亡,真的無法在市區開下去,他也要將店搬到偏遠處,店再小他也要開,將父母的品牌傳下去。

能否留住懷念的老滋味?

香港中大政治系教授蔡子強住在機場附近、不算熱鬧的青衣,「連我家附近的茶餐廳都沒有了,改賣珠寶。」

「沒有了,慢慢都沒有了,全都改成賣黃金、賣藥、賣精品啦。老店、獨立小店都被殺死,香港對我們來說變得太無聊了,所以三不五時跑到台灣逛小店囉,」內湖一家旅館裡,香港人梁潤儀正在展示她的戰利品。

維多利亞公園附近的大坑,八十歲的老爺爺還在手工製作包油條用的炸兩腸粉,「中環人現在都跑到這裡來吃早餐,這裡還沒有陸客入侵,」市民洪印說。

現做炸兩、手打雲吞麵、綠豆粽子,這些原本是尋常百姓平凡日子的地道老滋味,香港人還能親嘗到幾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