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上野千鶴子的單身終死書

精華簡文

上野千鶴子的單身終死書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39029

上野千鶴子的單身終死書

天下雜誌552期

熱銷百萬冊的日本老年聖經《一個人的老後》作者上野千鶴子,人生最後一哩路,她可不想被送進醫院。 她提出更大膽的建議──「在家終死」。

在日本,前東京大學社會系教授上野千鶴子的反骨,無需證明。

今年六十六歲的她又瘦又小,但她是享譽國際的女性主義學者,更是四十年來日本女性運動最無懼、聲量最大的力量之一。

在期待女性「卡哇伊」的日本,她自嘲是惡名昭彰的女性主義者,因為她「批判、武斷,又霸道」。

二○○七年,在她即將步入六字頭時,她出版了《一個人的老後》,銷量超過百萬冊,成為日本老年聖經。

她像《國王的新衣》裡的小孩,點出大家不願意面對的事實──不論結婚與否,老後都是一個人。而老人家其實並不想跟成年子女同住。

退休後的上野千鶴子住在東京都三鷹市,離都心有一小時的車程。「我的興趣已經從如何變老,轉向如何面對死亡,」留著削薄的短髮,她不疾不徐地說,「因為我自己也老了,需要面對的死亡比以前更多。」

上野千鶴子家的客廳,有一個專門擺設過去親友照片的紀念角落。已逝的父母和去年才因癌症過世的摯友,放在顯著的位置。

上野千鶴子認為,日本剛剛通過的健保與長照改革,醫院病床數將不再增加,且須被診斷為第三級以上、嚴重需要照護者,才能住進養老院;再加上單身與未來可能鰥寡的夫婦獨居家庭,合計將過半數,一個人「在家」終死,可能是日本人需要學習的新課題。

上野指出,七○年代以前,多數日本人是在家逝世的。只是後來人們被教育「到醫院急救,表示子女才盡了力」,在醫院過世才變成公式。

她認為,不像出意外需要搶救,在超級老化的社會,預期外的死亡其實很少。「一個平靜的死亡,其實並不需要醫生,」她指出。

今年四月起,沒有小孩、迄今也未婚的上野,在《朝日新聞》出版的雜誌上,連載系列文章〈一個人的終死〉。上野建議,單身者的終死需事前組一個團隊。這個團隊必須有:社區醫療的醫護人員、社區照護經理與照護服務員、家族成員、朋友、律師與財務顧問。預立遺囑等,都由團隊依當事人意願,執行臨死的安排。

目前,日本已有「服務提供者聯席會議」的制度,社區的照護經理、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每個月聯合開會兩次。

不過,上野坦言,在家終死的想法很新,日本各地資源差異還很大。

在家終死,社區須有二十四小時值班待命的定期居家照護、居家看護與臨終醫療,三者缺一不可,有需求才能緊急聯絡到人。此外,「更大的問題是,家人觀念還是一定要送醫,」上野指出。

一輩子都在跟傳統的日本社會拮抗,面對死亡,她一樣領先時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