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版圖上 台灣人才消失中

精華簡文

世界版圖上 台灣人才消失中

圖片來源:陳佳鍵

瀏覽數

33008

世界版圖上 台灣人才消失中

天下雜誌550期

人力不足、腦礦流失、學用落差……,台灣正面臨人才崩壞的危機,被預估為二○二一年,人才斷層最嚴重的國家。 當各國都卯足勁,跨國競逐人才,台灣該如何重建人才植被,重新站上世界舞台? 波士頓,劍橋區,麻省理工學院(MIT)。這裡是全球頂尖人才的誕生地,學生來自世界各地,百中取一;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華裔建築師貝聿銘都出自這裡。

春天,一場亞洲人才戰歌,跨洋提前響起。

變局1 世界版圖上 消失的台灣

三、四月,MIT的亞洲就業博覽會場,濃濃的中、日味。中國平安、百度、日本東芝,連溫州生物研究所這類的地方企業也來了。

眾多跨國企業裡,沒有台企。

MIT裡最有名的媒體實驗室(Media Lab),Google Glass就脫胎自這裡的研究。

這個經常為世界帶來改變的實驗室,有最前瞻頂尖的研究和應用,每年吸引近八十家企業、約十三億台幣的研究贊助。

攤開媒體實驗室的贊助名單,Gucci、彭博、微軟,贊助商來自各產業。而這幾年的特殊現象是,高額贊助金多半來自亞洲企業,包括中國的TCL、日本松下、新加坡Singtel、韓國三星。中、日、韓、星電子電信公司全到齊。

贊助企業裡頭,依舊沒有台企。

媒體實驗室對高額贊助者提供特別待遇——讓企業送一名科學家進駐其中。其中,以三星最為積極。

剛從媒體實驗室拿到博士學位的台灣人李務熙說,三星駐點科學家會想辦法跟所有人交朋友,他們請學生吃飯、聊天,跟著學生、老師們一起生活,「在大家的project還沒有發表之前,就已經知道細節和內容。」

這意味著,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時,三星都有人緊盯未來趨勢。

三星不僅花錢買下透視趨勢的先機,也買了獵才的VIP門票。

變局2 國家與企業 跨洋大獵才

畢業於台灣清華材料所的龔南葳,去年才從這裡畢業。兩年前,她拿下MIT最有歷史、也最難拿下的「$100K」創業大獎(提供十萬美元給學生的創新提案)。情蒐快速的三星,在她畢業前八個月,邀請她到美西面試,住在希爾頓飯店。當三星開出比她預期高○.五倍的薪資時,她驚訝道:「真是要五毛,給一塊!」

龔南葳只是一例。她手指頭一劃,指著實驗室一大片區域,情緒激昂說,「這個area,兩個實驗室,裡頭三、四十位研究生,三星就雇了五個。它等於把我的親朋好友都搬去了。」

但決定自行創業的龔南葳,最後拒絕三星。

三星用比業界高的Galaxy pay和偌大舞台,搶下不同膚色的國外腦袋。《天下》採訪團隊遇到的MIT學生幾乎都預估,獵才的狠勁,會讓三星在不久的將來,在穿戴式等科技應用,佔據領先地位。

不論是企業或國家,在世界前線,已看到他們深入別人陣營,「用他國之兵,打自家的仗。」

人才的移動和混血,前所未見;跨洋跨洲的人才爭奪,硝煙四起。世界怎麼變動如此之快?

因為已開發國家的處境像夾心餅乾般,同時面臨人口、工作的兩大巨變。

變局3 人口巨變+工作巨變

在東京,連鎖牛丼餐廳SuKiYa、居酒屋和民等,最近都在門口張貼「人手不足,暫時關店」的告示。優衣庫(Uniqlo)社長柳井正憂心指出,高齡化和少子化造成日本人才枯竭。

新加坡人力仲介則深入台灣職校,聘雇護士、機場銷售員、飯店服務員,尋找低階服務業勞工。

這些國家遭遇人口不足的壓力,更遭逢後進國的追趕。

以往,亞洲四小龍賣產品到中東和南亞。如今,香港九龍尖沙咀彌敦道上的重慶大廈、韓國東大門,南亞、非洲的各國商販,在這裡購買手機、成衣。

不久前,聯合大學系統校長曾志朗帶著台灣學生,參加微軟潛能創意盃(Imagine Cup)比賽。他說,「全場表現最讓人驚訝的是烏干達。」烏干達學生研發偵測瘧疾的新法,學生們結尾演說讓他震撼又佩服,「在站上台演講的這十五分鐘,我們國內已有三個孩子,感染瘧疾而死。」

曾志朗有感而發,「他們面對的是生存問題,我們是生活的問題。他們不會一直在我們後頭。」

和其他經濟先進國相比,台灣情況可能更糟。

警訊1 台灣人才斷層最嚴重

二○二一年,台灣被預估為世界版圖上,人才斷層最嚴重的國家。

曾任經建會主委的台大經濟系教授陳添枝,形容台灣是「寅吃卯糧」,人口已經不夠了,而打國際化的人才更不夠。

走到世界的前線,台灣人在全球版圖已被邊緣化。

從台北轉機美東,再飛往世足賽主辦國巴西,這趟旅程中,班機裡沒幾個台灣人。巴西第一大城聖保羅國際機場,一下機,三星、現代汽車廣告看板目不暇給。

在這裡遇見中國人、韓國人的機會,遠比遇見台灣人的機會多。

在美洲最大的自動辨識系統展Autocom的展場上,一位中國珠海的年輕人,不會說葡文,攤子一擺、海報一貼就上場。問這位二十六歲的年輕人,為什麼中國市場這麼大還出來?他說,「中國市場很大,但外頭世界更大。又不是去阿富汗,為什麼不來試試看,難道等老了再來?」

海外市場是蕞爾小島台灣賺外貿的寶地(出口佔台灣GDP六成)。如今,企業正積極國際化,但管理世界工廠、開拓世界市場的台灣人,少了,匱乏了。

速度是相對的。別人邁大步,台灣步伐顯得小了。

警訊2 頂尖國際人才逐年減少

《天下》追蹤經濟部「協助國內企業延攬海外人才計劃」發現,○三年到一二年,經濟部媒合海外人才回台的人數腰斬,十年間從近六百位減少了四成。

陳添枝回想起○五年跑海外看台灣工廠時,「每個企業都說想用台灣人啊,但不是不用,而是根本沒人啊!」

國際貿易市場如此,學術場域的頂尖人才也在減少。

○七年,台灣在美的留學生有兩萬九千人,去年減至兩萬兩千名,衰退二四%,而中國、韓國、印度卻以兩位數比例快速增加。台灣的全球留學生人數更從○八年以來,連續五年下滑,已低於赴澳洲打工度假人數。

台灣的教育水平提升,固然是人才不出去的原因之一,但台灣人國際化內涵的確在轉變。

台灣頂尖國際人才嚴重不足,讓陳添枝十分憂慮:「真的,總有一天,你的雷達上沒人了!」

人夠多、人夠好,自古以來,一直是各國治理的關鍵。

兩千三百年前,亞歷山大征服波斯帝國時,娶了大流士三世的女兒,並號召一萬名馬其頓人與東方人通婚。亞歷山大建立橫跨歐亞非阿的大帝國,人才混血是關鍵。

此刻世界的巨變,不亞於兩千年前。

從柏林圍牆倒塌那一刻起,全球化的腳步已走了四分之一世紀,人才全球流動、運用混血人才為自己打仗的趨勢,只會走得更快。

工作了三十多年的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說,他這幾年最大的感受是,世界的變化只會更快。「工作者要有全球化、國際化的意識,才不會變成井底之蛙,窩在自己的小洞裡,到最後水會淹過來,早晚會死。」

人口、人才、工作的巨變,讓各國如履薄冰,紛紛把人才提升至國家戰略。

造才 中星韓 打造國家級人才戰略

各國的人才戰略,長線是增加人口數量,短期(五到十年)則是培育或接收國際級的頂尖人才。

中國已做好了盤點。二○二○年,中國幾項重要指標包括: 培養一百名左右引領中國企業躋身世界五百強的戰略企業家;國企裡有四萬名國際商業人才(其中五○%向市場公開招募)。

而原本就走人才開放路線的新加坡,還要更開放。

只有五百多萬人口的新加坡,外籍工作者超過百萬,佔工作者四分之一。但,新加坡依舊大力向周邊國家搶才,而且提前訂走人才,例如在二○一五年的目標,是提升外籍大學生比例至十五萬人(佔總數的兩成)。

新加坡更用力栽培自己的人,成為國際級人才。

查理士河畔,有文法醫商著名的哈佛、聞名世界的MIT。

過去十年,這兩校的亞洲留學生人數,快速增加,但最積極的就是新加坡。

人口不到台灣四分之一,但新加坡在兩大名校的留學生數,都已追上台灣。

MIT國際學生處副處長布瑞萳(Maria Brennan)是位愛爾蘭人,她說,新加坡近年人數增加最快的項目是一年短期交換、沒有學位,拿J1簽證的學生。

這是因為新加坡邀請MIT和中國浙江大學協辦其國內的第四所公立大學,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STUD)。

政府從體制的創新,透過跨國結盟、修課機制、獎學金補助等,推動頂尖學生同時擁有美中或美日的學習經驗。

或許同樣來自島國,有著相近的命運,布瑞萳說,「我理解你們(台灣)的想法和擔憂。」

接著布瑞萳更直說,「台灣以及台灣的大學沒有意識到,這雖是非授予學位的學程,但這一年的經驗,對這些國家有莫大的改變和效果。」

人口是台灣兩倍多,又格外重視人才血統的韓國,也開始拋棄舊思惟。

缺什麼人才,就補什麼,目標明確。像韓國近來發給印度軟體人才、印籍醫生、護士簽證。

韓國在獵才上,更像是訓練有素的心理學家。深知人才不一定願意赴韓工作,所以人才在哪,創新基地就往哪匯集。

去年開始,三星悄悄在美國加州舊金山灣區,建立「三星戰略和創新中心」,結果就近成功挖角美國東岸創造人機互動新裝置、震驚業界的印度博士生密斯崔(Pranav Mistry),以及任職媒體實驗室的數位生活團隊的知識長賀茲曼(Henry Holtzman)。

不論韓、星,對許多國家來說,政府的角色是尋找各領域能帶動產業升級的頂尖人才,為自己所用。

搶才 爭取國際之腦、思考之手

在各國爭取的名單上,鎖定了兩類人——國際之腦與思考之手。

長期研究美國產業與工作機會變化的哈佛經濟學家,同時在MIT與哈佛任教的列維(Frank Levy)在專訪時說,未來,人們的工作將逐漸被機器人取代。「中間或基礎白領工作」將快速減少,「能創造更多好工作的國家,將愈有競爭力。」

產業界對有國際連結能力的工作者、具應用技能的思考者的需求,將會提升。

北京,一汽奧迪的板金合作廠商,博爾客汽車科技諮詢創辦人,三十三歲的馬祥原正為頂級原車廠的師傅上課。一天講師費,台幣三萬三千元。

馬祥原來自苗栗,曾代表台灣拿下世界汽車板金冠軍。但台灣未能留住他。

相較日、韓給冠軍的福利,從企業終身職、房子、跨國舞台。但台灣社會不重技職、讓他感覺「在台灣,金牌不是真正的金子!」

兩年前,中國和德國頂級車廠看上他的板金技術,邀請他到中國合作。他為積架、保時捷、奧迪等頂級車板金維修師做訓練。

去年,中國賣出的車超過兩千萬台,其中頂級車百萬輛。在他手上,維修的碳纖維車款,像○○七的阿斯頓馬汀車。

現在連中國沿岸二、三十所職校,都邀請他當老師。馬祥原強烈感受中國技職學校的背後,是政府和企業強大的資源,「產官學三位一體綑綁,人才把技術教給學生,目標很清楚就是培訓出世界級板金冠軍、要提升汽車產業維修技術。」

中、韓禮遇全球最優秀的國際之腦、思考之手。韓國從以色列請來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主持卓越中心研究,中國從台灣請來技職達人板金冠軍。

他們的人才戰略是力用外來人才,幫自己國際化;他們也讓自家人才國際化,做為國力的延伸。

台灣呢?

台灣近年社會的內向化與閉鎖、中小企業把中國化當全球化,佈局失衡;竹科與代工的成功讓台灣過度注重科技業以及良率的提升,整體創新、冒險性不足。

台灣的政府則沒有國際視野,欠缺宏觀思惟,未擬定積極的人才全球作戰計劃。

陳添枝指出,台灣對人才政策沒有明確目標。他說,過去十年,台灣人才政策幾乎就是勞委會的立場,從降低失業率和保護國人就業切入。

而學術界,每一年大學校長會議必談的「人才國際化」總是無解。清華講座教授彭宗平表示,「搶國際人才最重要的不是讓學生在這讀書,而是畢業後人能留下就業,但多少年都沒突破?」

而台灣每年近百萬大學生,整體國際化經驗在四小龍裡,也置後。

在搶才、育才上,政府、企業、學校似乎有迫切感,卻欠缺具體行動力。

台灣最國際級也最創新的企業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就多次疾呼:「大家都說要企業轉型升級,這都變成口頭禪。沒有人才,一個都做不成!」

這不僅是他心裡頭的焦慮,也是許多海外人才的焦慮。

在一群MIT與哈佛歷屆學生會長聚會的場合,問起他們畢業是否回國,答案幾乎一面倒。

他們的回答不是「不回來」,十個有九個的答案是:「回不來!」

回不來,這句話帶著多少鄉愁。

台大電機系畢業、留學美國的蔡博安深刻反省,「我自己也很難過為什麼不回去,我從小公立學校、台大,都是拿人民的納稅錢繳我的學費,我最後沒有辦法做我該做的事情,為什麼我們培養出來的人才,在國家沒有辦法發揮功能?」

蔡博安的回答很真實,有情感也有糾結。關鍵不單是金錢,人才在乎的更是舞台。

當然也有人不同意這樣的說法,認為這是台灣年輕人沒有建立足夠對台灣的認同感和責任感。

解方1 重建人才植被 走向世界

台灣曾經有著豐富的人才植被,如今已逐漸消蝕,甚至有人才沙漠化的危機。

此刻的台灣,需要更多人,努力為自己、為台灣,重新站上世界舞台的關鍵位置。

專訪第一名模林志玲,問起她和美國名演員凱特溫絲蕾同時擔任歐洲浪琴錶品牌形象大使,兩人價碼差距一大截,有沒有委曲感?她說,「我不會,因為那個平台是我沒有辦法用金錢去交換的。今天我相信很多人很有錢,他想要買,買不到。所以我反而會特別珍惜,會想說要好好做功課,因為對方給你同樣的舞台,同樣的機會。」

先站上那個舞台,被看到。是台灣此時此刻,必須有的壯志。

在研華巴西聖保羅辦公室裡,二十六歲,一頭短髮帶點鳳眼的趙婉彤顯得很亮眼突出。與外派者給人的資深印象截然不同。

中山大學畢業的趙婉彤,原本被瑞典企業伊萊克斯(Electrolux)派駐巴西,但她到了巴西才發現,台灣產品很好,但幫台商打仗的人很少。於是轉戰台廠研華。

趙婉彤說,「我想幫台灣廠商,去賣命也好,效勞也好,早期的人拿著皮箱就衝,這些都生存在台灣人的血液裡。」

趙婉彤的主管、研華南美洲總經理蘇文彬正在進行一項實驗。他說想學習中、韓啟用年輕人的策略,帶動台灣年輕人到新興市場打仗。

解方2 給舞台、給養分、拉高企圖

長年推動國際化教育的實踐大學應外系講座教授陳超明認為,台灣整體得有「往上走」,成為菁英的企圖心。他解釋,菁英不一定是要到國外工作或讀書,而是每個人和企業把目標訂高一點。

張忠謀懇切說道,「人才問題至少需要一代來解決,現在不做,下一代還是一樣。」張忠謀的建議是,有選擇性地開放台灣需要的人才,同時國家要從教育體系開始,培養自己的人才。

墊高腳尖、爭取舞台,台灣社會可能需要一到兩個十年,持續追趕。這追趕,無可避免會付出代價。

但台灣需要對人才更大膽的想像、更有格局的戰略。

政府與企業有責任,創造讓年輕人可以專注深耕、放眼世界的舞台,台灣必須提供更好的土壤,讓人才的志氣,茁壯。

澳洲打工人數超過留學人數

年輕人傾向打工遊學賺取國際經驗,這樣的人數已在去年,首度超越了出國留學的人數。

2013年,赴澳洲打工人數三萬五千人,首次超越台灣每年赴國外留學的三萬人。

澳洲打工度假核發給台灣的簽證人數,這三年,每年增加一萬。而台灣的成長速度比其他國家多出數倍。

打工豐富個人生活,但留學生對知識的掌握、關係的經營,更具黏著度。不同的國際經驗,台灣都要把握。

但,留學生質量的擴充,已是全球化下國家戰略的一環,台灣必須重新檢視。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