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霸不如精

精華簡文

霸不如精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瀏覽數

28811

霸不如精

天下雜誌547期

2014《天下》兩千大企業調查,歷數20年股王興替,看見未來趨勢。 當「拚規模」成過去,「專注獨到」成潮流,誰才是「又精又悍」、最會幫股東賺錢的新典範企業?

再見,霸時代!

一場典範轉移洪流,正迎面襲來。

溫和、停滯性成長,成經濟新常態;網路取代硬體,成為新焦點;談起中國,市場早比工廠更重要。

甚至不到十年前,企業界還在推崇「成吉思汗」式的規模和版圖,如今,精悍的「隱形冠軍」成為顯學。

究竟,身在典範轉移變局當下的企業該何去何從?

二○一四《天下》兩千大企業調查,為了拉高角度,回看過往風雲,預見未來典範,從《天下》三十年「千大企業調查」資料庫的海量數據中,標記出新典範誕生的軌跡,解碼成就典範之祕。

百強興替中 看見產業趨勢

攤開一九九四年《天下》一千大企業調查,國內排名前一百大企業名單,和二十年後的今天相較,依舊身在百強的製造業僅剩四十四家,淘汰率超過五成。而服務業洗牌更劇烈,只有三十四家屹立不墜。

二十年前,正是資訊電子產業風起雲湧的起飛期。儘管在當年的製造業一百強名單裡,已經可以看到電子及資通訊行業正在快速崛起,但所佔家數仍不到一半。而服務業百強中,資訊相關行業更是只有寥寥七家而已。

當年,國內前十大企業還盡是傳產的天下。尤其汽車業,包括和泰、福特六和、三陽、國瑞、中華、南陽實業,都是當年的製造與服務業前十大企業。

當時,台積電還以「電子業」身分位居製造業第三十五名。仁寶、廣達,則是在該年首度躋身百大企業之林。至於鴻海,仍僅以三十九億元的年營收,排在第一四三名。

誰能想到,就在短短十年之後,二○○四年的《天下》一千大企業排行,鴻海已經以三二七六億元的營收,站上最大民營製造業龍頭寶座。廣達、台積電、仁寶、明基、宏碁、聯強國際,也取代原有的汽車業典範,站進製造與服務業前十大公司之林。

但攤開今年的最新排行,在資訊電子行業走過十多年的「大多頭」之後,一股山雨欲來的產業典範轉移,已經隱約可見。

兩個十年過去,風雲已然變色。儘管所有科技業公司家數仍在今年的百大榜單中佔據半數,即便「電子五哥」仍在製造業前十名行列,但包括鴻海、廣達、群創、宏達電等科技龍頭,都已經出現營收持平或負成長的疲態。

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龔明鑫觀察,台灣資訊科技業向來習於在全球當紅產業的供應鏈「卡位」,掌握先機搶大訂單。雖然因此較不用承擔產業風險,但「這種生存哲學能快速崛起,但下去也很快,」他說。

下一個十年 規模沒戲唱

龔明鑫指的,正是中國本土供應鏈的威脅與取代危機。「只要是和中國完全競爭,比量大的,就代表沒有下一個十年的機會了,」睿騰管理顧問總經理王安亞說。

「現在是從拚量,轉移到比獨門武功的關鍵時刻,」一路看過許多企業起伏,王安亞指出。

從霸到精的典範轉移,已經在今年《天下》兩千大企業調查中,出現端倪。

如今營收仍享有雙位數成長的企業,從科技業的台積電、聯發科、可成,到傳產的長春石化集團,都是專注精耕的企業。

最典型的例子當屬股王大立光。台股最近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大立光股價突破兩千元大關,改寫台股紀錄。

歷年「股王」背後,也看見產業的典範轉移。

專精 挖不走的競爭力

若以佔據「龍椅」時間最長作為年度王者標準,則過去二十年來,共出現過九支年度股王。其中,只有聯發科、大立光、宏達電三家公司擔當股王的時間超過三年。

富邦投顧總經理蕭乾祥分析,這三家公司,除了產品開發腳步跟上產業變遷,關鍵還是「精」,在自己所處的領域專注創新研發。

以最具「隱形冠軍」特質的大立光為例。作風向來低調的大立光,是在它上市的隔年,也就是○三年才首次出現在《天下》一千大企業排行榜上,當年排名六二八名的它,營收僅約十八億元。

但在今年的榜單上,大立光已經以約二七四億元的營收、三成六的成長率,衝上一二五名。如果沒有意外,預估明年就能名列百大企業之林。

不過對大立光而言,專精比規模重要。把時間拉回到十二年前,在大立光對岸的東莞廠內,當時擔任總經理的大立光創辦人之一陳世卿,帶著《天下》記者參觀工廠。當時是因為剛上市,低調到不行的陳世卿才難得曝光。

瘦長的身軀,很少主動開口,就算面對提問,也是簡單扼要地回答,陳世卿除了渾身散發濃厚嚴謹技術者氣息外,也是一位親力親為的領導人。

走進工廠,從切割到鍍膜,對生產環境特別講究的大立光,光是在不同產區就得換三次鞋子。而每一次,陳世卿都會親自彎下腰,幫記者把鞋提到櫃裡擺正,在吊掛無塵衣時,他也一定梳理得整整齊齊。

陳世卿當時透露,大立光決定跨入塑膠鏡片時,到日本採購了一台超高精密非球面塑膠玻璃射出成型機。日本工程師裝完機離開之後,他自己在這台機器旁足足待了一個月,把機器的每一種功能、設定摸熟。

陳世卿沒說的是,他不只熟設備,更會「改」設備。「大立光厲害在哪裡,你知道嗎?」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先賣個關子,「設備都是他們自己設計和開發的,所以就算把它的人才挖去,也學不會。」

身為許多科技業上游的設備業,扮演「軍火供應」角色的卓永財感觸地說,當年大舉登陸的台灣電子業真是成也中國,敗也中國,「現在不趕快做到『精』,大陸很快就比你更『霸』了。」

雙位數ROE 看見精悍力

就像二十年前才要出頭的鴻海還乏人聞問,為了要在今年的兩千大企業調查中,找到更多當年的鴻海和下一個大立光,《天下》特地以最能代表企業「精」髓的「股東權益報酬率」(ROE)為指標,並以連續十年維持雙位數為標準,篩選出具備新典範的「又精又悍」企業名單。

結果,今年在製造前一千大、服務五百大、金融一百大入榜企業中,只有製造三十一家、服務三十二家符合上述資格。

台大國企系教授李吉仁分析,ROE主要是由營業收益率、資產周轉率、財務槓桿三項數據相乘而得,也就是一家企業的獲利、營運效能,以及財務操作三種能力集合的結果。

「通常ROE若能有二○%的水準,就會被視為是一家不錯的公司,」李吉仁說,原本資訊電子業是較能展現高ROE的行業,但隨著近年產業利潤日益低薄,「毛三到四」的結果,就是拉低了原本最能衝高ROE的第一項能力。

若再加上重資產,以及大多數國內企業普遍在財務上採保守原則,李吉仁口中的「不錯」,現在反而是許多企業的「奢求」。以所有上市櫃企業在去年的表現為例,製造業的ROE平均只有一.六五%,而服務業則是九.四九%。

分析此次篩選得出的精悍企業「ROE能力地圖」可以發現,不是只有小企業才有亮眼ROE,包括資產總額分居國內所有企業排行一、二名的鴻海、台積電都在榜上。

鴻海要「雞虎成群」

進一步拆解可發現,十年平均獲利率高達近三四%的台積電,正是以優異產品和高附加價值服務出線。至於鴻海,雖然十年平均獲利率只有三.八%,但憑藉其將資產「轉出」成營收的卓越營運效能,讓人看到它在「霸」背後的「精」。

鴻海資產總額達二.三兆元,近乎台積電的一倍,但它所「轉」出的營收也達三.九兆元,是台積電約六千億元營收的六.六倍。

然而,去年營收成長率僅一.二%的鴻海,已經面臨二十年來,除○九年金融風暴以外,首見的停滯狀況。而它的ROE也從十年前的二四.七%,一路下滑到現在約一三.二%。儘管董事長郭台銘不願承認帝國的極限,但從近年鴻海積極從事集團內創業,塑造可以獨立上市的「小金雞」來看,從霸到精的方向已經很清楚。

同樣的營運能力也在服務業看到。從事零售通路的統一超商,雖然所處行業屬性讓它過去十年的平均獲利率只有三.二%,但十年平均高達二.五次的資產周轉率,讓它硬是繳出一張穩中求精的ROE成績單。

關鍵就是,統一便利商店把後端每一段流程精耕到極致,原本代收、網購取貨、洗衣等傳統「柑仔店」意想不到的新業務都能做。

回看過去,望見未來,誰是十年後的新典範尚不得而知,但從霸到精的時代已經清楚到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