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哲學星期五:開拓 咖啡沙龍裡的公民課

精華簡文

哲學星期五:開拓 咖啡沙龍裡的公民課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32759

哲學星期五:開拓 咖啡沙龍裡的公民課

天下雜誌540期

沒有華麗的舞台和豐沛的資源,只有一群熱血的志工。 咖啡店裡的公民課,輕鬆談時事與思想,要在台灣一片反智思潮裡,闢出一條智慧之路。

過去兩、三年,台北這個城市開始有了不同的精神面貌。這裡出現一場又一場的咖啡沙龍。它們不只有咖啡香,更開始拓展思想的激盪。

這其中最具指標性的咖啡沙龍,莫過「哲學星期五」(簡稱哲五)。中研院副研究員吳介民說,「哲五是兩岸三地裡,品質最好的公共沙龍之一。」

北京清華大學、五道口旁,經常舉辦青年沙龍的「706青年空間」成員們,近來見到台灣訪客便直白地說,「706就在學習『哲五』」。香港近年舉辦講座最知名的「我在中國」(Co-China),總監杜婷也觀察到台灣的「哲五現象」。她說,「哲五有固定又多元的受眾,沒有藍或綠的色彩,光是週五晚上,有一大群人走到咖啡店聽講座,就是很有趣的事情。」

從二○一○年八月開始,哲五在思想沈寂許久的台灣,開拓了新市場。它不間斷地,每週一場演講,連續辦了兩百場以上,接觸數萬名聽眾;它更在一三年,開張了「哲五@雲林」,接著花蓮、高雄、台南、台中,遍地開花。

週五晚,華燈初上。紹興北街上的慕哲咖啡館三十坪的地下室,像個大磁鐵般,把人們從電影院、電腦前、各種娛樂場合吸引過來;咖啡香、木質地板、擺滿書的架子,溫暖又低調。

三年多來,哲五講台上的兩張紅色椅子,迎過海內外知名講者──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專家黎安友、導演楊雅?、獨立媒體人黃哲斌、中研院研究員錢永祥、前駐日代表羅福全等三百多位講者,主要來自學術、媒體與文化界。

今天的講者是中研院研究員蔡英文(非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談的是「漢娜.鄂蘭」。主題有些生硬,卻破百人到場,人潮席階而坐。一群大學教授不約而同表示,「這是很久沒在學術圈感受過的熱情了。」

和時下許多免費開放入場的講座,花錢邀請講者和主持人不同,參與哲五的主講人、主持人是「一毛錢也沒有」;唯一的經費來源是小額募款,角落一旁一只不到五十公分高的紙貓頭鷹,上頭低調寫著「歡迎捐款」。

一堂學校沒教的公民課

當台灣被淺薄的文化包圍時,哲五竟能在思想荒地裡,開墾一片盎然的園地。

帶頭拓荒的靈魂人物,是輔大哲學系助理教授沈清楷。四十四歲的沈清楷瀟灑不拘小節,學生們喊他「楷哥」,平輩、長輩叫他「阿楷」;他手上經常帶著食物和啤酒,笑容裡有小酒窩,似乎永遠準備好和人輕鬆談人生和哲學。

或許是留學歐洲的時間夠長,能抽離閱讀台灣,沈清楷發覺十年不見的台灣,變得單一和庸俗,特別是政治人物和媒體都想討好觀眾。他引哲學家沙特「他人即地獄」的說法,進一步衍伸:「當討好別人的時候,別人就成為你的地獄。」

深知一個討好和反智的氛圍,會讓人無法做自己,也無法讓社會長出健康的公民力量。他在同樣留歐的前青輔會主委鄭麗君邀請下,進入「慕哲社會企業」。想起一九三○年代的巴黎,法國哲學家馬賽爾每週五在自家辦讀書會帶動討論,他們決定打造「台版沙龍」。

他們把哲五定位為「台灣缺少的一堂公民課」。

但,這清楚的定位,並沒有在一開始迎來群眾。有一年左右的時間,來的人只有六、七個到十幾個,偶爾還得用小點心吸引聽眾。

這樣的冷場,沒澆熄沈清楷的熱情。他總一派輕鬆,「數字不是我要的,我只想到台灣人需要更好的討論品質,人少就不用討論嗎?反而品質會更好。」

一條寂靜沒人走的路,走久了,也就走出大道。他先吸引一群年齡相仿的學界、文化界朋友加入。

這群人是廣義的學運世代,雖不是運動的核心要角,卻在少年求學過程,經歷台灣戒嚴到解嚴的民主洗禮,見證台灣的上升與沉淪;他們進入職場,有了穩定工作,卻看到下一代感覺不到希望。這時的哲五像一把照亮黑暗的火炬。

雲科大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簡端良,就是看到哲五在體制外公民教育殺出血路,決定在雲林斗六開設哲五。

四十四歲的簡端良深刻感受,台灣喪失活力太久,學生們連上課都昏昏欲睡,教授不該只埋頭寫論文,而是幫學生探索自我。

不少人好奇,演講到處都有,為什麼哲五能突出?

因為它顛覆人們認為思辨困難、公共議題遙遠艱澀的想像。

哲五討論的議題,八成都有其複雜和嚴肅性,但都會精心包裝,引人入勝。談食安,它用「魚肉鄉民」當標題;對於熱門時事的深入分析,如「多元成家」、「媒體壟斷」、「土地徵收」、「服貿協議」、「核四存廢」等,它也能找到不同立場的人分析。

而且不管討論什麼議題,都向參與者逼問:「這和我有什麼關係」、「面對問題,我該做什麼」。除了找出議題的相關性,哲五每一回的「開場」都偷偷召喚觀眾參與的強度。

每一回,主持人要求每位觀眾以十秒鐘自我介紹,麥克風從一隻手傳到另一隻手上,總會讓人出乎意料──「我是陸生,我聲援過反媒體壟斷活動」、「我已經七十二歲了,想知道年輕人在想什麼」、「我從香港來觀光,聽朋友介紹到台北要到哲五」。

有一次還吸引一位好學的水電工。超商店員黃柏綱甚至排休週五,就為了哲五。十六歲高中生李明恩,連續來了一年,他每週五下課就等著來這充電,不再沉迷電腦。

時間有種魔力。

有人從觀眾變成講者,也有講者如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前秘書長楊宗澧,決定在故鄉台中,成立「哲五@台中」;也有高中老師和大學教授在這裡認識後,決定成立「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

把「自己」捐出來

強調親近性和參與感,讓群眾多元性和可能性打開,公共討論在各地扎根。但真正讓人最感到驚訝的,是哲五低成本、優質講演的高續航力。

場地由慕哲社會企業提供,對哲五是有利條件;但錄音、錄影、美編、演講和主持,每週固定要出這麼多人,沒錢,辦得成嗎?

充滿想像力的沈清楷說,「思想的開展要的就是人,出人,不用錢吧。每個人都把自己捐一點出來,其實不需要太多錢的。」

負責哲五行政統籌的廖健苡,是盧森堡台北辦事處特助,她總是為哲五開第一盞燈。像她這樣有穩定工作,額外付出時間的志工是多數,「我們不必透過哲五來加冕自己,每個人多做一點,責任分擔出去,就能把事情完成。」

這樣的精神感染到下一代。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碩士班學生陳廷豪已擔任志工一年半,他主動參與題目發想、主持,反而有種「共同完成一件事」的歸屬感。

靠著挖掘每個人心中的利他精神,哲五沒開過天窗,只放過農曆春節和颱風假。現在哲五走出台北,靠著志工進入中南部和東部。

週五夜晚,如果你厭倦了反智的喧囂、不想無所事事,也許可以站起身來,走到哲五,展開一場思想的拓荒。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