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駭客鄉民 用程式碼「拆」政府

精華簡文

駭客鄉民 用程式碼「拆」政府

圖片來源:零時政府提供

瀏覽數

29004

駭客鄉民 用程式碼「拆」政府

天下雜誌538期

不算正式組織,沒有固定成員、薪資或職稱。 一群只靠熱情的工程師,用一行一行程式碼,拆解龐雜的政府資料,讓民眾看懂政府在做什麼,希望藉此一點一滴改變政治現狀。

一間隱藏在小巷弄的咖啡館地下室,正上演一場「拆政府」的大戲。他們不是所謂的社運份子,而是社會印象中最冷漠的工程師。

沒有齊飛的鞋子,只有數十位飛快敲擊鍵盤的「黑客」(或駭客)。

這群神祕黑客在網路上成立「零時政府」(g0v.tw)網站。「我們要以一行一行的程式碼拆政府,原地重建,」零時政府創始成員高嘉良說。

進入零時政府網站,會發現有各式各樣拆解政府的數據資料。拿一四年的中央政府總預算來說,他們把每年高達五百本、疊起來超過三公尺的中央政府預算書,簡化成大小不一的「圓圈泡泡圖」。以圓圈的大小比例告訴民眾,政府的錢到底花到哪裡去。

資訊透明 看懂政府

以一個每年繳交稅金八萬元的人來說,每天繳交的一八○元稅金中,最多的是花在國防支出三十五元,其次是社會保險支出約三十三元。其中,光付國家債務利息支出就要十五元。所有資料,一目瞭然。

零時政府在網站自我介紹中寫著:g0v.tw是一個推動資訊透明化的社群,致力於開發公民參與社會的資訊平台與工具。

「零時政府所編寫的程式,能降低民眾閱讀政府資訊的門檻,」曾參與零時政府活動、前青平台基金會資訊技術長張維志說。

因為政府單位經常把同一份資料,切成十個檔案,要看完一份預算書,「下載十次才看得到文件,」他不滿地說。

這個平台不斷挖掘、重新組合政府資料,讓資料發揮更大效用,也讓更多人看得懂政府在做什麼。

黑客松 公民熱血參與

事實上,零時政府也反映出網路世代的特性。

他們不算正式組織,沒有固定成員,有的是一群經常掛在線上聊天室(IRC)交換意見的網友或工程師。沒有薪資或職稱,靠自願與熱情來完成專案,卻能發揮影響力。

「實際參與程式開發、圖文設計的貢獻者,超過五、六百人,」負責零時政府文字與宣傳的瞿筱葳表示。

他們的成立,與去年一場比賽「Yahoo! Open Hack Day」有關。一群自稱關心社會議題的資訊人,因為不滿政府花了百萬元推出「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卻沒有真正效益,臨時把參賽的主題改為「政府總預算視覺化」專案,讓民眾知道政府把錢花到哪裡去了。

這項作品獲得佳作及五萬元獎金。這筆錢成為活動基金,零時政府網站也因此誕生。

事實上,平常透過網路「線上協作」的零時政府成員,也定期舉行實體工作坊「黑客松」(黑客加馬拉松,hackathon)。黑客松是在一段時間內,一群工程師以馬拉松形式,不間斷編寫程式的活動。

這一天咖啡館裡的「地下黑客松」活動,由戴著銀色細框眼鏡、口條清晰的主持人唐鳳,簡單開場。接著,參與者輪流上台報告三分鐘,介紹一整天(九小時)要編寫的程式。

這場「地下黑客松」的主要焦點是,改良先前設計的「教育部辭典整合計劃」。

三五成群的黑客們,人手一台電腦盤據在咖啡館地下室的各個角落,開始一整天的活動。

參加「黑客松」的成員來自各式各樣的背景。活動吸引了十多位黑客,更有大學教授、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大學生加入行列。

質詢影片永存 立委皮繃緊

這群黑客們所掀起的風潮,不僅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迴響,也受到政府部門的重視。

連負責政府開放資料計劃的研考會資訊處,都參加過零時政府所舉辦的活動。

今年三月,行政院研考會訂出《政府資料開放作業原則》,並架設「政府資料開放平台」。開放近一千筆原始資料,提供類似零時政府這樣的團體與個人自行編輯使用。

立法院資訊處也表示,明年將推出資訊公開平台,讓網友能更方便使用立法院公開資料。

社運團體看到零時政府的能耐,開始串連。一三年七月底,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發現,立法委員的質詢影帶,只在線上保留三個會期,過季的影帶很難找到。

公督盟找上零時政府,希望透過新科技,永久保留立委質詢影片。

高嘉良等人,更進一步把枯燥的立委質詢片段,加上了送花、丟鞋等橋段,增加趣味性。一推出,立刻引起網友們的討論。

「嚴肅的議題用緊繃的心情去面對,只會讓人感覺無聊、疲倦,所以我們要輕鬆,」成員之一的鄭遠祥說。

零時政府蒐集的資料,最近成為立法院助理的最佳幫手。立委助理陳思穎聊到,很多時候要找自己委員的問政資料,零時政府所做的網站最為便利,只要鍵入委員姓名,所有的提案、發言、新聞等,都一目瞭然。

零時政府也打算設計「立委質詢排行榜」,讓網友替立委打分數。

此外,他們正在進行中的計劃還包括,「動民主1.0 Liquid Feedback」、「立法院專案」、「福利請聽」、「鄉民關心你」、「服貿協議」等議題。這些資料的公開,「對立法委員也產生了一些壓力,」立委助理黃世安透露。

「我們希望透過資料的透明與開放,一點一點改變(政治),」零時政府成員朱立傑,談到他們的初衷。

事實上,零時政府所推動的「開放資料」運動,在國際上早已掀起浪潮。根據美國政府統計,世界上共有四十多國和聯合國、歐盟、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正推動開放資料。

零時政府以實際行動,顛覆過去工程師對社會冷漠的刻板印象。透過鍵盤,他們期待一點一滴改變令大眾失望的政治生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