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把夢做大 不怕沒伯樂

精華簡文

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把夢做大 不怕沒伯樂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49417

之初創投創辦人林之晨:把夢做大 不怕沒伯樂

天下雜誌538期

網路創投高手林之晨,從小就愛玩電腦、搞實驗,大學即踏上創業路。 如今更積極扮演點火者,被新一代奉為網路創業教主。

十月三十一日,台北W飯店內,Uitox舉辦成立大會。在這場堪稱台灣網路界十年來最重大投資的創業現場,登台致詞除大股東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華威創投創辦人張景溢外,還有一位年僅三十五歲的年輕小伙子。他是之初創投(appWorks)創辦人林之晨。

Uitox特地請他擔任獨立董事。「要說台灣新一代網路領導人,非Jamie莫屬,」Uitox台灣區總經理黃文貴說,他們需要借重林之晨在網路界的影響力、號召力,和充沛人脈。

放眼國內新一代網路創業者,林之晨的確是重量級的「大咖」。早在一九九九年,當他還是大三學生時,就受邀參與學長創辦電腦零售網站hotcool.com,後來轉型做企業知識管理(KM)平台。林之晨團隊創辦的碩網資訊,正是當時廣受台積電、聯電採用的KM軟體本土第一品牌。

○七年,當林之晨從紐約大學史騰商學院讀完MBA時,聯華電子前董事長曹興誠之子曹之昊,也看中他獨特的網路創業經歷,邀他一同在紐約創業。

當時他們先是架設了「就醬玩」(Sosauce)網站,提供線上旅行分享日誌平台,後來還創辦遊戲公司MuseGames。

不過,真正讓林之晨被許多新一代奉為網路創業教主的,並不是創業經歷,而是Mr. Jamie網誌。

他一天要看約八十篇文章,每天五點爬起來,八點前完成一篇文章。Mr. Jamie網誌年度閱覽量高達六百萬頁,在臉書接觸的使用者約一.八億人次。

當林之晨在網路一頁一頁地累積影響力的同時,也因為對網路發展的深入觀察,讓他看到矽谷知名創業育成孵化公司Y Combinator的模式,進一步誘發他在一○年回台創辦之初創投。

無為式教育,從小獨立自主

林之晨以敢言著稱,在業界有正反兩極評價。

認同他的人,包括之初共同創辦人詹益鑑,或里斯特資訊媒體創辦人戴季全都認為,台灣網路創新的星火,都是因為林之晨從紐約回台創辦之初後,才又重新被聚集起來。

不喜歡他的人,則會著眼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他,創業起跑點本就與常人不同;或是根本不認同他自以為是的觀點。

是的,林之晨的父親是榮總院長林芳郁、母親是整形名醫林靜芸,一般人聽到這樣的來頭,想必就會聯想到非凡的家庭背景。

但實地採訪林之晨會發現,從他對自己童年的回想中,與其說他身在一個衣食無缺的家庭,倒不如說他是在放任中成長。名醫父母忙於工作,實在很難想像能有多少親子時光,反而造就林之晨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創業路。

走進座落於基隆路上老舊大樓的之初創投,數十個年輕人或單獨,或團隊地散布在一百多坪大的空間內,有人專注盯著電腦螢幕,有人小聲地相互討論激盪。他們都是被之初選中正在「孵化」的創業家。

在這裡,他們不只要汲取以林之晨為首的創業顧問們的經驗和輔導,更要為半年一度的創業成果會(demo day)準備。

對他們來說,在這一天能不能簡報得夠精采,就會影響能不能吸引到更多資金往下走。因為,這天將有上千人來參加,其中包括上百家創投。

之初當然也是當中的潛在投資者之一。除了跟這群創業者收取基本的管理費用外,詹益鑑說,之初更多的價值還是來自參與個案的投資。而資金,就是林之晨回台後用兩年時間募集到的三.二億創投基金。投資者主要包括華威創投、國泰金控、群聯電子、聯合報集團。

詹益鑑透露,創業近四年來,之初已經輔導一百五十家新創公司,並投資其中二十家,而台灣地圖日記創辦人郭家兄弟、eztable、功典資訊、Pubgame等四家算是成功。

詹益鑑口中的成功,就是年營收已經超過一億新台幣,同時每年還有一百至二百萬會員數的成長。

無論你喜歡他與否,究竟,林之晨是如何成就今日年輕人的創業教主地位?在他眼裡,新世代的新創業精神又是什麼?且聽他與台大教授李吉仁跨越世代的誠懇對話:(以下※為李吉仁簡評)

李吉仁(以下簡稱「問」):首先能不能講一下你的創業歷程?大概從什麼時候開始?

林之晨(以下簡稱「答」):其實一開始我的創業不是主動的,是被動的。

網路潮起 青春正盛

我一九九六年進大學的時候,正是第一波web1.0的時代。我還記得當時走進超商、書店,都是網路公司成功募集創業資金的報導,感覺當時網路發展就是不可一世。

我大三暑假時,也被一位籃球社學長找去幫忙創業。他要搞一個類似戴爾電腦模式,直接在網路上組電腦、賣電腦給消費者的事業,因為我幫他修過電腦,所以我那個創業倒不是動心起念,而是被時代牽引進到那個漩渦裡面的感覺。

問:感覺就是為了進到網路做一些事情。然而仔細想想,台灣這邊光華商場、DIY這麼發達,要直接複製美國的戴爾模式,應該很難成功吧?

答:的確,一個在國外成功的商業模式,移植到另一個地方真的不一定會成功。

如果大家還記得,那個時候消費者是被教育在網路上買東西是很危險的,信用卡會被盜刷、個人資料會被偷走。當時國內還沒有在網路上買東西的習慣。

但話又說回來,那個年代也是一個有好點子就能拿到錢的年代。所以那時候我們幾個台大的學生,搞來搞去搞出一個生意,對創投來講是很驚豔的,就覺得我們是人才。

但創投進來後,看我們自己評估這模式大概要五年才能做得起來,就給我們一些建議,B2C(business to customer)不行,轉做B2B(business to business)。因為二○○○年後企業界開始在討論知識管理,我們就轉而替企業做知識管理方案,結果就賣得動了,包括台積電、聯電、廣達,還有金融業都陸續變我們的客戶。

問:聽起來後來是找到商業模式了。但你後來為什麼離開?

答:找到對的產品後,我們公司業務就做得不錯,台灣很多大企業都是我們的客戶,覺得我們自己好像快頂到天了,我就自己請纓上陣,西進去做中國的市場。

所以○二年我就帶了兩、三個人搬到上海,去拓展中國的市場。結果有幫公司拓展了一些業績,但也讓我開始反省自己接下來的人生。

拚業績換爆肝?歸零再出發

那個年代在中國,每天五點下班就是進餐廳,陪客戶吃完飯、喝完酒之後,八點就是去KTV報到,每天都一樣,除了星期天休息。

我待了一年以後,整個人胖了十公斤,健康也變得很差。這讓我開始思考,我從九九年入行,到了○三年已經幫公司賣命四年,不但健康賠進去了,那時候創投的股權也一直進來,我們這些創辦人股權都稀釋到只剩百分之一或二。

我覺得自己對創投公司已經有交代了,加上○三年又碰到SARS,不能到處跑,反而讓我停下來思考,我發現在這幾年間學到很多生意的事情,但都是一些零碎的知識,沒有全面性來組織它們的能力。最後決定,放掉這些去美國讀書。

問:你父母都任由你走自己想走的路?

答:應該是說,我父母一直都拿我沒轍。像我媽,到現在都還會問我,什麼時候要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每天都說要我去找一個有穩定薪水的工作。

因為我媽覺得人生的成功,是找到一個薪水很穩定的工作,她會跟我妹說,以後如果哥哥做生意失敗,妳要接濟他(笑)。

他們大概知道我在幹什麼,但他們沒有辦法充分理解這裡面的know how是在幹什麼。就像我大概知道我老爸在做心臟外科醫師,但你說我爸開心臟的方法和其它醫生有什麼不一樣,我講不出來。

不過我瞭解我媽為什麼會擔心,因為我到現在還沒有開始拿薪水。原因就是我們現在的規模還太小,管理費還沒有辦法付我的薪水。

給我釣竿,我就能釣魚

還好我以前蠻會投資的,做股票有賺到錢。其次是我有接一些演講之類的活動,一年到頭車馬費、出席費這些加起來,還算是有賺一些錢,大概比二十二K好一些。

我覺得我父母給我一個最好的禮物,就是從小到大零用錢是全班最少的。因為窮則變、變則通,使得我從高中開始就養成每個暑假去打工的習慣,花費也蠻省的。

※父母放手 孩子飛更高

之晨的父母一方面刻意創造資源的限制條件(或謂「千金難買少年貧」),另一方面又不強力導引小孩複製自己的(成功)經驗,加上之晨自己創業的渴望,因而得以及早經歷創業的洗禮;父母也可說是之晨最早期的貴人。

我父母對我的教育,應該就是不教育。因為他們從我小時候,就沒有空理我,回到家就是八、九點,早上六點就要出門,所以我都是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

大概在我國二、國三的時候,我爸有一天突然買了一台電腦給我,所以我國、高中的歲月,都是在弄那一台電腦。

我可能就是因為從小沒有人告訴我該做什麼,然後又給了我一些工具,所以我的童年歲月都在玩這些東西,養成喜歡做實驗的個性。

像我念完NYU後,剛好有兩位MBA同學要在當地創業,就找我一起幫忙。當時我們做過旅遊的社交網路,3D旅遊實境體驗等等,都沒有很成功。後來他們決定轉去做遊戲,我對那個產業沒有那麼喜歡,所以在○八、○九年時我就離開了。

問:你參與過兩次的創業,但感覺你都沒有想把一間公司做個三十、五十年,好像就是好玩就做,不好玩就換?

答:應該是說,前兩次都不是我自己的創業,都是去參與人家,我只能說是第二或第三位的角色,當我發現主事者跟我理想不完全相同時,我就不會繼續留在那個公司。

通常創業都有一個主要人物,其他共同創辦者對於公司的走向或影響力,絕對低於那個主要者,像賈伯斯,他一個人就代表整個蘋果的靈魂,他一走整個靈魂就換了。

問:那你離開幫友人創業的遊戲公司後,接下來呢?

答:接下來我在美國目睹了一場網路革命。我看到臉書這個新平台崛起,改變了人類的社群關係,還有iPhone的興起,讓網路被解放了,人們二十四小時都可以上網。

眾人皆睡,我要做鳴笛人

這兩股力量是很大的大浪,但那時候我回頭看台灣,發現沒有人關注到這兩個大浪的來臨。

你知道這個世界要變了,沒人在講硬體了,以後的重點是軟體,這對台灣來說很危險。所以那時候我就跟我老婆說,這是我的使命,我要想辦法推動軟體和網路這行業。

雖然我老婆跟我說你瘋了,你一個人又沒有資源,可以做什麼?但我不管,我知道我至少可以先建立一個溝通的平台。所以我的第一步就是在○九年六月開始寫網誌,把這些資訊翻譯成中文,或是用中文的方式說給大家聽。我一邊寫,一邊想我到底可以做什麼?

然後我發現三件事情,第一個叫做AWS(亞馬遜雲端服務),就是雲端主機的概念。它有點像台積電之於IC晶圓產業一樣,產品公司不用自己蓋晶圓廠,只要專注開發新產品就好,所以像twitter、dropbox,到現在都在AWS上運作,AWS就是它們的台積電。

我要做的,就是喚醒台灣人對AWS的知識。所以我後來創辦appworks時,也找了○六年在紐約創業時一起工作的工程師,請他寫了一本中文的AWS實戰手冊,這本書到現在還是台灣AWS運動的聖經。

第二是從○六年開始美國出現很多像TechCrunch的科技網誌,不斷報導創業圈的事情。它讓資訊更加流通,讓大家知道整個圈子在做什麼,也讓圈子更活絡。所以我回台灣後,就找人成立了TechOrange(科技橘報)。

第三件事我覺得很重要,就是○五年,矽谷出現一家叫Y Combinator的初期創業育成公司。它的模式就是每三個月,就招收一批約五十個新創團隊進來一起孵化,三個月後,再把他們推向整個市場。

這個好處包括知識的傳遞,還有把一群菁英創業者聚在一起時,他們之間會彼此學習、互相幫助,會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能量。

我一看就覺得這個模式太棒了,決定把這個模式帶回台灣,在台灣做創業種子的育成。

※由點至面 整合性思考

從做產品、服務到發展創業育成平台,看得出之晨的創業思惟已從事業創造,轉而聚焦為創業生態的推動與構建,這應該也反映創業家的關注面的擴大與使命感的提升。

問:一路走來接觸到這麼多新世代創業者,這一群年輕的創業家有什麼特質嗎?

答:我覺得上一代的創業比較接近是沒有後路可以退,被逼出來的,因為家庭環境本來就不好,就想要衝衝看、賭賭看。

相對地,現在來找我們的年輕人,大多不是因為沒有後路可退,動機比較是出於自我實現。很多人會覺得,以我的能力,不應該只是在公司領這樣的薪水、做不想做的事情。

還有就是擁有一個理想,想要去實現,願意拿出人生的三年、五年,放手試試看。

但我也覺得,台灣年輕人「動機不強烈」到讓人擔心。當然,你去問矽谷創業的人,大部份也沒有很強的財富動機,但他們都有強烈野心。反觀台灣的創業者野心普遍較低,常常都只把台灣當市場,或是因為自己想要做這個產品,沒有想到要影響亞洲、影響全世界人類的生活。

年輕人太安逸 反而失動力

原因我覺得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台灣過去這十年來瀰漫一股本土化運動。像我記得我們成長的年代,都喜歡看美國的電影、連續劇,聽很多西方音樂。覺得台灣不能自外於世界,我們要積極地做世界的公民。

但現在電視上的東西全部都圍繞著本土,本土劇、本土很無聊的社會新聞、談話性節目,外國的節目反而愈來愈少了,有也是韓國、日本的節目。

第二個,是我們處於戰爭威脅的環境下長大。我還記得小時候還有所謂的一九九五閏八月,大家是比較生於憂患的。其實你去看全世界優秀的小國,都是有戰爭威脅,南韓有北韓,以色列有中東,新加坡有馬來西亞威脅。

過去這十年,我們和中國的關係沒有那麼差,兩岸的來往變得頻繁,我們愈來愈不覺得中國是一個威脅。我覺得這兩股力量會讓台灣的年輕人比較安逸,只想找一個穩定的工作,停留在舒適圈。

在我這裡聚集的已是全台灣最有野心的年輕人,但和矽谷年輕人的旺盛企圖心相比,還差一截。當然,這一切都急不來,我的角色就像廚師,會視當地有什麼材料,盡量炒出更好吃的菜,讓改變逐漸顯現。希望未來十到二十年,台灣終也能孵化出具國際水準的軟體產業。

※時勢造英雄 也要自我準備

不論是上一代或新生代的創業活動,儘管創業都需要立基於創業者的內在動機,但外在環境的刺激與壓力,對於激發創業雄心與創意性行動,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2015《天下雜誌》34周年鉅獻,推出【世代共享,我們的時代】專刊、紀實影片,凝聚跨世代、跨產業、跨文化的力量,敬邀您與我們一起,世代攜手 做一件有志氣的事。

【世代共享,我們的時代】特刊  立即預購
    記錄改變台灣的力量與希望,倡議世代共享精神 

【世代共享,我們的無畏時代】紀錄片 
   
見證世代攜手,開創無畏的時代

【世代共享,我們的時代】活動網站 立即觀看
    年輕人改變台灣100個方法
    名師高徒互動日記:莊淑芬、江振誠、童子賢、施振榮、韓家寰、陳嫦芬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