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超低排碳火力電廠 綠能大突破

精華簡文

超低排碳火力電廠 綠能大突破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29909

超低排碳火力電廠 綠能大突破

天下雜誌530期

火力發電廠竟可以做到幾乎零排碳?身為能源進口國,又面對難解的核電爭議,日本用創新技術、多元發電,尋找綠生活的可能。

橫濱市磯子區。距離市區約十分鐘路途,車駛進港區人造半島,一支兩百公尺高的白煙囪映入眼簾。一艘運煤船,正緩緩停靠到煙囪下方的工廠。

這裡是磯子火力發電廠。

這座運轉中的火力電廠,緊鄰三七○萬人口的橫濱市,但這支大煙囪卻沒什麼排煙蹤跡。

「它碳排放量趨近零,是世界上排碳量最低的火力發電廠,」台灣輸送機械公司董事長彭榮次讚嘆。

日本有世界最頂尖的燃煤技術。 日本火力發電廠每千瓦排放的硫氧化物、氮氧化物等的量為○.二%,是最低排放國。美國高達近三%。而磯子的排放量竟低於○.○五%。

「因為蓋在橫濱市區,和橫濱市長簽下了日本首項防止公害協定,幾乎是日本最嚴苛的標準,」磯子火力發電所所長?津浩司驕傲地說。

光去年,磯子就吸引五千人次參訪,從日本內閣府大臣、國會議員到國外產官學界,是日本政府重要的能源技術展示場。

磯子廠引起關注,要從三一一大震後,日本能源政策轉彎說起。

三一一之前,日本為了達成京都議定書的減排目標,原本核能佔發電配比,計劃從二九%增加到二○三○年的五○%。

日本能源政策大轉彎

但三一一後,日本原本五十座核能發電廠,只剩兩座持續運作。核能發電比重,驟降到二%。政府要尋找替代核能的發電來源。火力發電雖然二氧化碳排放量偏高,卻是便宜、穩定的發電方式。磯子正好展示超低排碳的技術。

「人民對核電反彈很大,民主黨政府重新檢討二○三○年發電的目標配比,提出三套方案,模擬核能發電從○到二五%的配比,可減碳的狀態,找出最可行方案,」日本能源經濟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小山堅指出。

日本能源政策大轉彎,大降核能發電的比重。

但去年日本大選,擁核的自民黨重新執政,安倍上台後大打「經濟牌」,重啟核電的話題浮上檯面。

在七月八日,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公布了新規制基準。這份長達一百多頁厚厚的文件,是要對現有四十八座核電廠進行檢核,確認安全後就能重新啟動。

條文內含有抗震、防海嘯、龍捲風等天災的標準,還加強一旦事故發生時,能夠冷卻反應爐的措施規定。同時,新標準還把核電廠的運轉年限設定為四十年。

但日本社會對核電意見很分歧,加上最近東京電力公司承認福島核廢水仍不斷漏出,社會強烈批評。

「事實上,檢核過程至少要半年,到底能重啟多少座核電廠,還是未知,」日本電源開發株式會社(J-Power)經營企劃部副部長中山壽美枝坦言。電力公司與政府皆感受到社會壓力,最終採用哪一個方案,官方仍未定。

增加再生能源、改善效率

日本對重啟核電態度謹慎。反觀台灣核電廠,其中核一、核二及核四,和發生事故的福島核電廠及目前暫停運轉的日本濱岡核電廠,機組設計雷同。台灣應該要更謹慎。

拚經濟不能停,核能的缺口,日本用天然氣、燃油發電來補。但,幾乎都靠進口。

根據日本能源經濟研究所統計,二○一一年到一二年,核電佔比驟降後,天然氣發電的佔比一下子升高了一五%,石化燃油佔比則升高一○%。

「為什麼日本貿易赤字那麼大?就是因為能源進口。像天然氣,日本是最大進口國,」彭榮次說。因此,日本貿易額雖持續成長,但赤字也創下新高。

缺乏天然礦產資源來發電,啟動核電反彈又高,日本採取能源多元化和現有設備改善的策略。

「走多元化,譬如提高再生能源比例,像是太陽能、風力發電、地熱,都是發展重點,」小山堅說。

此外,提升現有電廠的發電效率,更是關鍵。

在日本,燃煤發電是佔比第二高的發電方式,如能改善發電效率,必能提升供電質量。磯子火力發電廠就是例子。

這座六○年代蓋的燃煤發電廠,不斷更新機組,研發未來技術,提高火力發電效率,來維持世界最佳燃煤發電的效率。

「日本有世界第一流的燃煤技術,日本政府也想將這塊技術輸出海外,」彭榮次不諱言。

和台灣一樣面臨難解的核電爭議,日本選擇了能源多元化,為自己的未來,尋找發電配比的可能出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