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蔡英文:兩岸談判,國會應立法監督

精華簡文

蔡英文:兩岸談判,國會應立法監督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8768

蔡英文:兩岸談判,國會應立法監督

天下雜誌527期

服貿談判,看在蔡英文的眼裡,認為是因馬總統執政成績不佳,想要拉抬聲望,想要中國讓利,最後反而落入中國的戰略局勢中,失去兩岸經貿的主控權,「全世界都知道,中國是善用經濟力量,達成政治目的。」

從台灣加入WTO至今,台灣最具國際談判經驗與視野者,在朝首推前副總統蕭萬長,在野則是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

剛從以色列訪問回台的蔡英文,對於兩岸服貿協議風暴,有她的戰略思惟與具體建言。

在小英教育基金會辦公室接受《天下》記者深度專訪的早晨,蔡英文忙著逗弄她自花蓮秀林鄉收養的貓「蔡想想」,因為中午她要拍攝宣導愛護動物的公益活動照片。

服貿協議簽署後,蔡英文原只發布新聞稿說明看法,不願接受媒體隻字片語的短暫訪問,幕僚透露,「因為怕一兩句話被放大,會傷害兩岸關係的大方向。」長期參與國際談判規劃,歷任陸委會主委、行政院副院長等職務,讓蔡英文避免淪為制式反應。

蕭萬長在《天下》CWEF夏季論壇致詞時強調,對於ECFA及服貿協議的簽訂,台灣應該以創業家角度看事情,「看到機會,而不是威脅。」

蔡英文並不反對與中國簽署經貿協議,但她認為,服貿協議沒有總體戰略、順序本末倒置,也是弱化國會力量的「不正常談判」。

缺乏總體戰略的不正常談判

「我們應該先談工業產品、商品貿易,最後才會談到服務業,」蔡英文認為,除了少數項目,台灣服務業並不強。應該花更多時間輔導服務業轉型升級,並在WTO架構或國際標準下談判,這樣才可以保障小國的台灣利益。

服貿談判,看在蔡英文的眼裡,認為是因馬總統執政成績不佳,想要拉抬聲望,想要中國讓利,最後反而落入中國的戰略局勢中,失去兩岸經貿的主控權,「全世界都知道,中國是善用經濟力量,達成政治目的。」

外界抨擊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蔡英文嘆口氣說,「換掉以後,還會有其他人嗎?」她認為,只要馬總統是政治目的推動兩岸經貿談判,就算換誰都無濟於事。

談判前應先獲得國會授權

蔡英文無法理解的是,馬政府竟把國會排除在兩岸談判之外。「人民與國會是對外談判時的最大槓桿力量,哪有人會把槓桿扔掉?」眼看立法院即將處理服貿協議,蔡英文主張,立法院應先通過「兩岸談判的監督法律」,比照美國,談判要有國會授權。

她也呼籲,馬政府應該舉辦經濟國是會議,討論兩岸經貿談判與年金改革等重大議題。

對於蔡英文上述建議,陸委會副主委林祖嘉回應表示,政府的策略是「從台灣走向世界」,大陸既然是台灣最大市場,就應先與大陸簽訂經貿協議,絕對不是為馬總統的政治目的而服務。

至於立法讓國會參與兩岸協議,林祖嘉也不以為然反駁:「這是立法權干涉行政權,」現有法律已足以讓國會監督。

然而,蔡英文最重視的是多元民主價值。她最近去洗髮,洗髮業者很關心未來會因陸資大舉來台,而被迫倒閉。「這些小店遍及街頭巷尾,體現台灣民主多元的價值,對台灣社會很重要。當街邊小店都被取代,民主還有生存的意義嗎?」

以下是蔡英文訪談紀要:

問:妳認為馬政府此次談判,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答:他(指馬總統)沒有總體戰略啊。每一個談判的過程中,一定有產業得利或受害。WTO談判談了十年,我們有明確的戰略目標,台灣受到的衝擊不會那麼大。

談判順序 本末倒置

此次談判的順序本末倒置。當開發中國家經濟成長,面對國際談判時,一定先談工業產品、商品貿易,最後才會談到服務業。

因為服務業是最晚發展出來的,附屬於農、工業之後。但ECFA簽署後的談判,居然倒過來先談服務業。沒有從工業到服務業,沒有從強勢到弱勢,順序不對。

此外,在FTA談判裡面,應優先跟已開發國家談,或是和本國經濟產生互補性比較高的,不會去找一個準備要和你競爭的人談。像韓國就是先跟美國、歐盟、東協談。

兩岸服貿協議最大的問題,就是把台灣和中國的FTA談判,當作是和其他國家的FTA談判,完全沒考慮兩岸關係的特殊性,以及兩岸經濟規模、自由化程度及法規制度的巨大差異,以致談判結果對台灣弊多利少。

馬英九的國內事務處理不好,社會信賴都沒有了,他認為,唯一的政績,只有兩岸。當國內政治陷入頹勢的時候,他要拉抬聲望,只剩兩岸經貿協議這帖藥。這帖藥裡面,他要的是希望得到中國的讓利。

中國讓利程度 不如想像

但你簽署了開放的承諾表,這是授人以柄。當中國選擇不發動的時候,台灣看起來好像還很平安;但當他選擇發動的時候,台灣很快就淪陷了。

問:中共一再宣稱對台灣「讓利」,真的是這樣嗎?

答:中國加入WTO,是以開發中國家身分加入,市場開放程度遠低於台灣。因此,即使給予台灣部份較其他國家更優惠的待遇,也稱不上是讓利。

中國雖然說是開放,但他們還是有很多審批,有很多隱藏的、非貿易的障礙,可以控制要開放給誰。

馬政府最該爭取、對台灣服務業最有優勢的,是中國旅客及海空貨物運輸來台灣中轉的正常化待遇,但馬政府沒有爭取,而且對中國磁吸台灣專業服務人才、將優惠限縮在特區,完全束手無策。

問:服貿協議會對台灣造成什麼衝擊?

答:對中國開放服務業市場,至少必須防範三件事:一,中國藉企業規模優勢,掌控台灣關鍵性行業,例如銀行、電信等具有高度國家安全意義的產業;二,中國為發揮對台灣社會及政治影響力,藉企業數量優勢深入民生行業;三,中國人士藉投資服務業大量登台,影響台灣社會及就業市場。

問:但政府強調會嚴格把關?

答:我以前在陸委會常當「壞人」。但馬政府上台至今,每個機關都不敢做壞人、不肯做壞人,最後就是總統去擋(中國),但總統有政治目的,連他都不敢去擋啊。

要讓國會與人民來監督

問:國會如何監督兩岸談判?如何做到必要的透明化?

答:我主張,立法院在逐條審查服貿協議之前,應該要先通過「兩岸談判的監督法律」。這次爭議這麼大,就是沒有監督。主政者只管他的政治立場,國會一定硬不起來,只好靠法律來監督。除了國會監督,還需要建立產業、公民社會表示意見的機會。

以美國為例,一九三四年起,逐漸形成美國國會授權行政部門,從事貿易談判機制。由國會通過法案,授權行政部門去談判,但規定授權期限及談判重點目標。從談判提案、談判原則的擬定,到談判過程,都有國會議員的全程參與。

例如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署(USTR),就由五名國會議員擔任諮詢員,並視談判特殊性,可另由國會增派其他國會成員加入。

問:自由化過程總會有得有失,台灣該如何繼續走自由化的路?

答:經濟規模較小的國家,政府要有清楚的經貿發展思惟和國際競爭策略,台灣要盡最大努力,透過國際多邊貿易體系尋求公平競爭。

台灣也可透過多元的溝通,包括兩岸的溝通,逐步化解參加TPP(跨太平洋經濟伙伴協定)、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等阻力。台灣就算短期內無法簽訂很多FTA,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輔導產業轉型,這是政府更應該做好的工作。

問:妳認為馬總統第二屆任期內,兩岸關係會如何發展?

答:馬總統將簽署兩岸協議視為最大政績,所以,往往為求快而不計任何代價。這種為談而談、為簽而簽的兩岸協議,對台灣整體利益的傷害愈來愈大,也養大中國的胃口,讓政治協商的壓力提前到來。我們和中國簽經濟協議,背後都是要付出政治代價的。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