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金曲獎最佳MV導演/鐵工之子 拍出華人音樂美學

精華簡文

金曲獎最佳MV導演/鐵工之子 拍出華人音樂美學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1358

金曲獎最佳MV導演/鐵工之子 拍出華人音樂美學

天下雜誌523期

橫掃今年金曲獎提名的MV導演陳奕仁,從蔡依林、周杰倫、張惠妹、王菲,到五月天、蘇打綠,幾乎為所有重要華人歌手掌鏡,創意與手法大膽又顛覆。

今年,對三十六歲的MV(音樂錄影帶)導演陳奕仁,是大爆發的一年。

最近剛出爐的金曲獎流行音樂類入圍名單中,六首入圍的「最佳音樂錄影帶獎」,他就包下半壁江山。五月天的《乾杯》、蕭亞軒的《Super Girl愛無畏》和蔡依林的《大藝術家》三首入圍MV,都是由陳奕仁執導。

第24屆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五月天《乾杯》

五月中旬,台北市發表申辦二○一六年「世界設計之都」的國際競賽影片。七分鐘短片,一開場就以活潑的動畫特效,帶出充滿歷史感的台北新舊地圖,在YouTube上引起一片好評。影片的製作者,即是陳奕仁領軍的「仙草影像工作室」十五人團隊。

陳奕仁是少數能夠無縫銜接商業創作和公共實踐、個人創意和客戶需求的新生代MV導演。

商業性與公共性 無縫銜接

從商業廣告、演唱會多媒體製作,到具有公共性的申辦影片、展覽短片,仙草工作室的作品多元而創意十足。

在這個影像為王的時代,從周杰倫、張惠妹、王菲,到孫燕姿、蘇打綠,陳奕仁幾乎拍過所有重要華人歌手MV,深深影響了年輕世代的影音品味。

「呃,運氣啦!」陳奕仁人高馬大,十隻手指共戴上七個骷顱頭銀戒指,講話坦率有趣。

年少時讀的是復興商工廣告設計科,在影像上較注重表現形式,十分講究畫面構成、影像編排和光影效果。

「我從小功課就不好,但喜歡畫畫,」父母開鐵工廠,對陳奕仁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變壞」。

他原本還不確定要走什麼路,畢業後先去當兵。當兵時看了嘲諷、反思資本主義的電影《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讓我太震驚了,怎麼會有人講故事的形式那麼酷!」這部從開頭到結尾都讓陳奕仁嘴巴張開的電影,促使他決心走向影像之路。

當完兵後他上補習班,考取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夜間部。「我是二○○一年入行,那是個世代交替、轉換到數位影像的關鍵年代,」陳奕仁形容。

因為DV(數位錄影機)的普及,過去高成本、師徒制的生態被扭轉,進入個人摸索學習的時代。剛學影像的人可以拿到器材,用攝影機說故事,擁有詮釋權。他迫不及待用還不成熟的概念與技術,開始接案打工。

大老粗的外表 文青的心

音樂製作人林暐哲,第一次看到陳奕仁所導、入圍公視觀點短片展的紀錄片《雙工人》後,第一個感想是「剪輯方式很不一樣,作品會讓人嚇到。」

也因此,二○○三年五月天舉辦「天空之城」復出演唱會,需要一位紀錄片導演,林暐哲便大膽把機會丟給沒有重大商業拍攝經驗的陳奕仁。

雖然第一部入圍金曲獎的MV,是陳奕仁為地下樂團「濁水溪公社」執導的《歡喜渡慈航》,但真正讓他為音樂界所熟知的,是二○○六年大量運用動畫元素、為蘇打綠拍攝的MV《小情歌》。

從《小情歌》一路看著陳奕仁成長,蘇打綠經紀人林暐哲觀察,「他為人和長相很本土、很義氣,但眼光和手法都很國際、很大膽。大老粗的外表下,包藏著一顆細膩、文青的心。」

在林暐哲看來,陳奕仁是他遇見過最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最會察覺客戶要什麼的導演。

這個從表現自己到體察客戶的轉變,是來自不斷的反省。曾有兩年時間,陳奕仁密集接案,平均每個月做四、五個案子。「那時就是瘋狂地想讓大家看到我的東西,」陳奕仁坦言。

當時他過著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的生活,過年也只有除夕放假。「後來發現工作和生活需要協調,想讓創作生涯長一點,就不能那麼急促。」剛好他的長期合作伙伴、負責統籌視覺設計的全明遠去當兵,他就和妻子、監製李依蒨到紐約休假。

休假這兩年,他住在紐約布魯克林區,用破破的英文去紐約大學上課、到處看展覽。「那個城市對美感的寬容度很大。在台灣,我們很怕被罵,但即使被罵,也可以成為養分。」

在紐約把錢花完,也體驗夠了,陳奕仁回台灣重新出發。

三年前,他成立「仙草影像」,從前期企劃、中期製作到後期完工,一條龍式地掌握整個影像製作過程。「我沒有那麼厲害,我需要很多伙伴幫我一起做事,像《海賊王》一樣,找到對的伙伴才能一起出征。」

影像專業和心理素質逐漸成熟的陳奕仁,也開始思考「影像力量那麼大,我們更應該好好運用它,對社會造成好的影響。」

二○一一年,仙草為蘇打綠《你在煩惱什麼》拍攝MV,藉著蘇打綠動人的旋律和歌詞,「我們剛好能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用影像去影響別人,」陳奕仁說。

他在MV中特別設計校園霸凌和辦公室高壓等場景,藉由歌詞帶走煩惱、撫慰人心,最後呈現曙光初綻的美麗噴畫畫面,象徵生命總有面對苦難的勇氣。

蘇打綠《你在煩惱什麼》MV

用影像 帶來好的影響

許多朋友告訴他,看過《你在煩惱什麼》之後,好像得到了正面力量,不再覺得社會氣氛那麼低迷。

二○一二年,仙草也為五月天拍攝幫助貧童就學的公益廣告。「我們現在比較有能力釋放正面訊息,過去的作品,追求酷炫,沒什麼核心價值。但新奇之後,我們到底要用影像做什麼?」

為台北申辦世界設計之都拍攝競標短片,是陳奕仁的另一項公共實踐。

「在這部短片裡,你可以看到台北設計力的世界地位,也可以看到年輕世代對這個城市的信心,」台北市文化局長劉維公說。

陳奕仁團隊來來回回花了十個月時間,不斷修改,終於拍出能與國際競爭的影像故事。

拍出與國際競爭的影像故事

仙草影像工作室的一樓,整面白牆有一個與人同高的黑武士塗鴉,巨大的黑色身影,正在補捉蝴蝶,充滿童趣的對比反差。

電影《星際大戰》的主角黑武士,是陳奕仁最喜歡的電影角色之一,連手機鈴聲都是用《星際大戰》配樂。「因為黑武士年輕時正義浪漫,但後來卻成為最大的黑色勢力,極浪漫又極邪惡,充滿了人性的複雜,」他說。

陳奕仁的辦公室裡,有兩面牆從地上到天花板,擺滿超過五百個十二吋大小的電影、漫畫、卡通公仔。

這些從小到大陪伴他的角色,將繼續帶給他創作、經營的養分,也將陪伴他,競逐更大的亞洲影像市場。

陳奕仁小檔案

1977年生,台藝大電影系畢業。綽號「阿木」,因為長得像漫畫《灌籃高手》裡的籃球隊長赤木。

為什麼工作室取名叫「仙草」?因為他叫「奕仁」(薏仁),想跟具台灣特色的食材搭配,最後選擇「仙草」。(他說,黑色的很酷,雖軟但又有型,代表靈活但有堅持,還好最後沒有叫小羊羹或龜苓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