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切換搜尋選單

台灣晶技 通吃蘋果、三星

精華簡文

台灣晶技 通吃蘋果、三星

圖片來源:鍾士為

瀏覽數

31852

台灣晶技 通吃蘋果、三星

作者:黃亦筠 天下雜誌522期

台灣晶技以300人研發大軍,一舉擠進日系大廠高築的技術門檻,堵住蘋果嫌棄品質的嘴,連三星、華為的訂單都搶到手,連續八年創下兩位數的獲利率。

桃園平鎮工業區內,知名建築師潘冀設計,「TXC台灣晶技」白底藍字的廠辦,頗為醒目。

四月,台灣晶技才超越日本大真空(KDS),成為全球第三大石英元件廠,僅次於規模大兩倍的精工愛普生(Seiko Epson)和日本電波(NDK)。全球前五大廠中,台灣晶技是唯一的台廠,其餘全是日廠。

台灣晶技的客戶,堪稱黃金陣容,蘋果、三星、宏達電、華為等廝殺激烈的大品牌,全都在列。全球七億支智慧手機,每五支就有一支使用台灣晶技的石英元件。

對數位產品而言,晶片是心臟,石英元件是脈搏,把血液(數位訊號)送到產品全身的關鍵零件。

去年,台灣晶技的合併營收達一○九.三億台幣,創歷史新高,成長率高達一○.四%,一一年成長率不過二.五%。在《天下》兩千大製造業營收排行二八○名。

七十度溫差下的穩定性

不但營收持續正成長,台灣晶技兩位數的獲利率,已持續八年,是名符其實的台版「隱形冠軍」。

「提供好的服務很重要啦,」五十九歲的台灣晶技總經理林萬興說話草根。林萬興和哥哥董事長林進寶,至今都在第一線跑客戶。

上市公司中,極少見到大老闆的辦公室,位在人來人往的一樓。但林家兄弟倆的辦公室,就在大樓一樓右手邊,絲毫沒有位高權重的隱密感。「董事長送客戶,都一直送到大門。辦公室離大門近,比較方便,」林萬興的解釋,透露出與眾不同的待客思惟。

台灣晶技的石英元件,一根指尖能放四顆,每顆比半粒米還小。

這麼小的東西,卻要三十道製程,參數超過十五項。一般元件,如電容電子,參數不超過五項。

「製程很深,新進者三、 五年要超越晶技,我現在就回答你,『不可能』,」林萬興充滿自信。

每家通訊產品的晶片頻率要求各異,石英元件廠不但必須擁有高超的技術力,還必須能夠提供客製化服務。「你想想,數位產品訊號除了常溫下要準,從負二十度到五十度,差異七十度的環境,振動頻率都要一樣準,技術難度很高,」仁寶電腦副總經理張柏雄觀察。

以前,全球石英元件市場被日系大廠獨佔八成。台灣晶技如何竄起?又如何突破日廠的技術高牆,步步進逼到全球第三,讓台、韓、中的競爭對手,難以望其項背?

首先,林萬興本身就是零件通。

「年輕時,我就把一顆顆零件摸到透,」林萬興沒有台灣科技大老的台、清、交名校背景,最高學歷只有大同高工畢業,他的專業知識,來自基層累積。

高工畢業後,林萬興做過大同家電維修,後來在光華商場和哥哥創立「良興電子」,專門幫電子科系學生,跑單幫進口零件。兄弟倆進口過兩萬多個零件,讓兩人嗅到石英元件的商機。

當時,台灣個人電腦業起飛,宏碁創辦人施振榮仍在第一線開發產品,施振榮的「小教授電腦」,就是透過良興,賣到學校。

「重要零件當時都進口,我就想做進口替代品,」林萬興說。日本廠寡佔近八成市場,但兄弟倆決心放手一搏。

台灣晶技一剛開始並不順遂。

首先,日系廠掌握設備、材料。林萬興就飛到日本,但只買到人家淘汰的舊設備。

設備老舊、材料不好、品牌廠一次下單量很大,台灣晶技根本做不出來。

「硬碟大廠Seagate(希捷)一張單就是二十萬顆,我們只能做出八萬顆,」林萬興坦言,那段摸索的日子很漫長。

但兄弟倆不放棄,知道要快速提升質與量,塑造成本優勢,才可能打破日廠高牆。

台灣晶技從培養研發人才著手。

石英元件製程複雜,需要電機、化工、材料、機械等跨領域人才,且需要長時間培訓。

林萬興找年輕工程人員,從頭訓練。他還畫圖設計專屬製程所需的模具,再找精密機械業者開模,一切土法煉鋼。

時機終於到來。

二○○○年前後,適逢全球筆電高成長。台灣代工廠如廣達、仁寶等,卻因日本石英廠給的交貨期長,加上歐美大廠如英特爾、希捷等想分散貨源,讓當時連全球前十都排不上的台灣晶技,獲得台灣代工廠推薦,趁隙擠入日系鐵牆。

二○○五年前後,強調小型、精密化的行動通訊產品開始成長。石英晶體從切割到封裝,體積瞬間縮小五倍,製程難度更高,而且每家客戶的要求都不一樣。

「走向客製化,不是一階供應商,都很難賺錢,」一名代工廠研發處長分析。

相對的,PC標準化,零件廠獲利空間縮水。過去依賴PC的台灣晶技,必須跨入難度更高的通訊產品,台灣晶技也因此逐漸打入摩托羅拉、諾基亞等品牌的供應鏈。

這時,蘋果正好要做iPod,台灣晶技獲得前往蘋果總部簡報的機會。林進寶親自操刀,卻被嫌產品質量很糟,達不到標準。一群人灰頭土臉地回到台灣。

林萬興不放棄,將研發工程師送去上「六個標準差」(見小辭典)的課,「一個人受訓要五萬,一批人要花兩百萬,」林萬興為了打好研發基礎,創造趨近零缺點的高品質,兄弟倆不惜成本拚了。

三個月後,台灣晶技重新叩關成功,一舉打入正要爆發成長的蘋果供應鏈。

客戶群變多,台灣晶技研發人員十年間,也增加五倍至三百人,佔平鎮廠超過二○%的人力。這群研發大軍,讓台灣晶技的新產品研發案,每年多達十五個,平均不到一個月就一個。

充沛的創新能量,反映在業績上,台灣晶技一路過關斬將,排名從十名外,爬上全球第三。「保持競爭力,就是一直優化,後人想跟上,不容易,」林萬興說。

如今,光是蘋果行動裝置產品採購的石英元件,台灣晶技就佔七五%。

台灣晶技搭著蘋果,攀上高峰,但賈伯斯身後的蘋果,成長已經趨緩。台灣晶技今年第一季比去年同期衰退一%,未來是否蒙上陰影?

面對質疑,林萬興老神在在。

他早就著手分散客群。除了蘋果,包括中國品牌華為、中興,台廠宏達電,都已經加入台灣晶技客戶群。三星訂單也己經到手,「非蘋陣營」的手機大廠,幾盡台灣晶技的囊中物。

「石英元件的穩定度,影響產品良率。一旦打入供應鏈,品牌廠很少會冒險更換,」一名筆電品牌廠副總認為,台灣晶技已建立優勢門檻。

此外,台灣晶技也已著手跨入精密度要求更高的汽車電子、4G/LTE(見小辭典)通訊設備的石英元件,為未來的成長佈局。

小辭典

六個標準差-指改善產品良率的一項目標,代表每生產100萬個產品,其不良品必須低於3.4個。

LTE-長期演進技術(long term evolution),是新一代行動無線寬頻技術,為第四代行動通訊(4G)的其中一種標準格式。

關鍵字: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關閉對話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