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韓國 15年甩開台灣

精華簡文

韓國 15年甩開台灣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34539

韓國 15年甩開台灣

天下雜誌

台灣出口額,曾是韓國的四倍,但15年來,台韓競爭力逆轉。如今,韓國出口額是台灣兩倍,躍升世界第九大貿易國;台灣前五大貿易區,韓國市佔率都贏台灣。這15年來,台韓各自做了什麼關鍵抉擇?為了贏,韓國付出什麼代價?

韓國大叔Psy的歌曲MV「江南Style」紅遍全球,創下YouTube點擊超過四億次的超高紀錄,衝上英國流行歌曲排行榜第一名、美國排行榜第二名。

韓國的「騎馬舞」,在全球重燃新一波的韓流。不僅台灣企業大老學跳馬舞,美國總統大選的宣傳片中,假扮的歐巴馬也扭起了雙腿。

這不僅展現韓國娛樂業的實力,更替今年超越歐、美,引起世人嫉妒的韓國,爭取了許多「好感」。

韓國首爾的江南區,等同於台北市信義區,代表高級生活圈。

三十出頭的台灣媳婦Lisa,就住在江南區狎鷗亭的公寓大廈,先生在三星集團總部工作,人人稱羨。

她嫁來韓國五年,努力學會韓語,融入社會。「台灣每年約有一百人嫁到韓國,交流網站上的討論不脫三件事:菜價太貴、婆媳關係、先生長時間工作。」

可見,韓國人為了這令人豔羨的成功,付出了不少代價。

物價高昂是其一。今年一到八月,韓國物價年增率是二.四%,遠高於台灣的一.八%;工時是其二。去年韓國人工時二三一二小時,在IMD報告排名全球第二,比台灣人每年工作多出二三八小時。

韓國式成功,得來、維持都不易,韓國人為什麼願意付出?

如果比喻台灣是小康家庭,價值觀多元,追求幸福感。那麼韓國就是曾經家道中落、失去一切的落難家庭,好不容易才掙得重生,相信非贏不得成活——「愛贏才會拚」。

在崇尚個人價值、自由主義的今天,韓國強烈的愛國主義,深埋在不同年齡層的韓國人心中。

一九九七年,Lisa的先生從名校首爾大學畢業,準備出國留學,卻因亞洲金融風暴,積蓄一夕之間貶值一半。使得這位原本不愁吃穿的中產家庭之子,留美期間得拚命打工。

「現在,我先生也每天工作很晚才回家,偶有抱怨,但公公勉勵他,要為『韓國』的未來打拚,」Lisa說。

她觀察,韓國看起來很國際化,社會價值觀卻很傳統,願意犧牲一切。因為,只有向上,才能得到好生活。

關鍵抉擇一:FTA快攻vs.仰賴ECFA

為了贏,韓國政府選擇大開國門。

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韓國被IMF接管後,政府的國家經濟戰略,就是以FTA(自由貿易協定)為主。打開韓國大門,也打開韓國商品在全球市場的滲透率。

從二○○二年,韓國談下第一個FTA伙伴智利,至今,韓國是唯一已經完成與東協、歐盟、美國三大經濟體簽下FTA的亞洲國家。簽有FTA的國家貿易額佔韓國總體貿易額,已達三五%。

去年,韓國貿易總額突破一兆美元,躍升全世界第九大貿易國。而台灣,仍是世界第十八大貿易國。

經濟部長施顏祥不諱言,「從國際競爭角度來看,韓國FTA佈局比我們早,速度比我們快,規模比我們大,對我們形成壓力。」

施顏祥解釋,因外交因素,台灣花了十二年,才加入WTO;○二到一○年,完成中美洲邦交五國的四個FTA,但只佔台灣貿易總額的千分之二。一○年,與中國大陸簽訂ECFA,五百多項的早收清單,全部加起來,「佔台灣貿易總額不到五%。」

研究過去六十年,台韓貿易量的消長發現,台灣出口金額曾是韓國的四倍以上,而一九七五至九四年以前,雙方也都勢均力敵。

然而九七年後,台韓出口競爭力逆轉,雙方差距愈來愈大,○三年起韓國更加速猛簽FTA,如今已大幅甩開台灣,無論是出口金額或貿易總額,都幾乎是台灣的兩倍。

台灣的前五大貿易地區,是中國大陸、東協、美國、歐盟、日本。去年,在這五大地區的市佔率,台灣全盤皆輸韓國。

但若以為韓國模式,就靠FTA的國門大開,讓產業自己在「市場」競爭,就大錯特錯。

韓裔的英國劍橋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授張夏準,在《富國的糖衣》一書中指出,外界以為韓國是新自由經濟的代表,市場愈自由愈好,政府干預愈少愈好。

事實上,韓國的成功是選擇特定產業扶植保護,直到成長足與國際抗衡的程度。可見,韓國政府對產業環境的保護,有清楚的拿捏。

關鍵抉擇二:政策落實vs.口號計劃

韓國最大網路公司、最大遊戲入口網站、市值最高(超過三千五百億台幣)的網路企業NHN,執行長金相憲接受《天下》專訪時,承認政府對他的成功有貢獻。

在網路初興的九○年代末期,韓國政府就大力扶植網路產業。在全韓鋪設基礎設施,成為全球網路最快速、覆蓋率最高的國家。

「韓國政府永遠走在市場需求之前,」金相憲說,韓國政府發展網路產業,並不是直接金援重點企業,把它養大;而是創造好的環境,讓企業自己拚。

而且,從台韓「關鍵時刻的關鍵抉擇」年表看出,韓國政府的政策(FTA藍圖、推動韓流、重振汽車產業等)落實度都高,具國際競爭力;台灣政府的政策(自由貿易港區、六大新興產業等),執行成效不彰,也不具國際競爭力。

「要談FTA,一定要先鞏固國內產業的實力。否則,企業一定死一地,」一位前財經官員焦慮地說。

上週國慶演講中,馬英九總統指出要推出「自由經濟示範區」、加速與各國簽免稅協定、並大幅放寬外來資金投入台灣產業的限制,「未來開放是常態,管制是例外,」他說。

但比起韓國政府的「準備」功夫,台灣還差很大一截。

以FTA的談判人員為例,韓國外交部的通商交涉本部,就有二百二十個談判人才,而台灣經濟部的核心貿易談判人才,只有三十四人,無論是人數與經驗,都需要急起直追。

關鍵抉擇三:價值導向vs.成本導向

企業的抉擇,也區別了台韓的成功模式。

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後,韓國中小企業爆發倒閉潮,大財團大宇也不支倒地。面對全球化競爭,韓國與台灣採取兩種不同的路線。

韓國集合全國之力,扶植大企業,走價值提升和品牌路線;台灣則選擇不斷壓低成本,為人代工。

清華大學教授彭明輝分析,同時間台灣也面臨十字路口,前面擺著產業外移或是產業升級兩條路。大部份台商選擇了第一條路,大量西進,結合大陸便宜的土地、勞力、水電、甚至環保成本,繼續擴張。

彭明輝感慨,台商選擇賺「easy money」(輕鬆錢),以購買「turnkey solution」(統包解決方案)的外國機台、進口原料,追求製程良率與更低的生產成本。

相反地,韓國企業卻是選擇投資技術研發與建立全球品牌。

十年來,韓國研究開發佔GDP比例,一直高於台灣;○六年,韓國整體研發經費佔GDP比例超過三%,超越日本成為亞洲第一。

台韓不同發展路線的後果,也愈來愈分明。

去年,韓國在手機、面板(LCD電視)、DRAM居世界第一,半導體居世界第二,僅次美國。

以十吋以上的面板為例,○七年,台灣與韓國各佔全球四成市場,旗鼓相當,友達甚至位居全球龍頭地位。但到今年第二季,韓國市佔率已經躍升全球五成以上,LG、三星分居第一、第二名。

韓國服務業也急起直追。韓國國家智庫開發研究院院長玄旿錫指出,由於韓國必須對外開放服務業,除了以更高透明度與世界接軌,「未來移民政策將以吸引白領專業人士為主,包括法律、金融與醫療專業人才。」

相反地,台灣吸引台商回流的政策,是以開放外勞比例為誘因,繼續走壓低成本的老路。

今年,韓國啟動韓資企業回流計劃,以賦稅與土地優惠為主,但外勞開放上限,僅有條件的引進一○%。而台灣外勞上限已高達四○%,且有台商與立委持續關說施壓,要再拉高比例。

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在《天下雜誌》專訪中,說明新競爭年代,台灣需要的企業抉擇,「當全球都要吸引企業回國投資,韓國跟美國用的是租稅優惠,台灣卻總是希望以開放外勞比例當誘因。我們要思考,要吸引怎樣的台商回來?是追逐廉價勞力?還是可以為台灣社會創造附加價值與好工作?」

代價一:連炒年糕,都得吃財閥品牌

當然,韓國的發展模式,也產生極大後作用力,造成嚴重的貧富不均、大財團壓迫中小企業,已經到了爆發的臨界點,蓄積了反撲的政經勢力。

《國際先鋒論壇報》的特派員崔相熙,在韓定食餐廳裡,批評韓國大財團壓迫中小企業毫不留情。「韓國現在最重要的思潮是『經濟民主』(economic democracy),讓全民共享財富,」他說。

三星集團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也靠削減上游供應商利潤。「我們稱這個體系是『三星動物園』,小公司的利潤結構由三星決定。就像居住在動物園裡的動物,我餵你什麼食物,你就吃什麼。」

崔相熙指出,在李明博擔任總統時期,大財團更加擴張勢力與領域,大小通吃,「甚至是庶民小吃的辣炒年糕、豆腐與泡菜。」

例如,韓國現代汽車投入養牛業;LG集團做竹鹽牙膏;GS集團大股東,要開炒年糕全國連鎖店。

被貼上靠攏大財團標籤的總統李明博,邀請前總理鄭雲燦,主持「大企業與中小企業共同成長委員會」,希望改善貧富差距。

出身貧寒的鄭雲燦,提出許多具體建議,包括大企業與中小企業的利潤分享制度;列出八十二個行業,希望大企業不要介入經營;今年並公布五十六大企業的雙贏指標,衡量大企業是否對中小企業友善。但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與韓國工業總會強力反彈。

代價二:貧富兩極、社會對立

去年底,鄭雲燦進總統府青瓦台,希望爭取更多的預算與影響力,當場李明博沉默。

「他對於公平正義的想法是表面的,我卻是盡了最大努力貢獻,所以我就提出辭呈,」鄭雲燦在新的智庫辦公室,接受《天下》採訪說。

鄭雲燦並不寂寞。社會反撲的民意,反映在今年年底的韓國總統大選。

獨立候選人安哲秀的政治旋風,就是例子。《朝鮮日報》評論指出,「這個時代渴望安哲秀的現象,背後所象徵的政治價值就是『福利和正義』。」

韓國模式,值得學嗎?

韓國從國家、社會、企業所信仰的「優勝劣敗」生存法則,像一刀兩刃,成就了一個經濟強人,卻同時是個「幸福弱者」。IMD專家也提醒,韓國模式容易大起大落。

台灣經濟發展,落後韓國。但韓國模式,台灣要學嗎?

長年觀察台灣企業發展,東海大學社會系榮譽教授高承恕認為,台灣一直對刻意扶植大財團,持比較保留的態度。

「台灣是二元結構,除了公營事業外,一大塊是不計其數的中小企業。非政府刻意培植,而是從農業社會轉型代工製造的外銷型中小企業,像一群螞蟻雄兵,」高承恕說。

相較於韓國垂直整合的大財團,台灣中小企業走水平分工。曾到台灣工業園區參觀過,首爾大學經濟系教授李根,非常羨慕台灣特殊的產業聚落。

「上下游都在附近,高度分工的生態體系,中小企業活動力很強,不像韓國,都在集團內分工,」李根認為,這是台灣的特色和優勢。

相較於台灣中小企業的多元活力,韓國中小企業研發動能極低,因為只能仰賴大財閥餵養。

根據台經院數據,比較美、日、德、韓、台,三百到九九九人的中型企業的研發密度,韓國只有一.二%,低於台灣的一.八%,只有日本的約一半。

「所以不是問『能不能』學韓國,而是『要不要』學?台灣有自己的定位。應順勢而為,做小而強,不要一直想做大,」高承恕說。

事實上,今天全球經濟正進入產能過剩、成長「大停滯」狀態。高承恕認為,台灣中小企業的靈活度,反而能針對市場需求更有效、快速的應變,「快速回應市場需求,比追求規模更重要,」高承恕說。

譬如在中部的工具機產業、自行車產業聚落。這群中堅企業,正不斷建立如德國、瑞士企業,走向更精密、更高價值創新的傳統。

「這才符合台灣現在需要的發展模式。台灣中小企業要升級,而不是持續用低工資、做低價品,政府不要老是覺得他們是傳統產業,」政大國家發展研究所講座教授王振寰說。

今年九月,台灣外銷金額最大的產業,是由上百家中小企業組成的機械業。「對台灣GDP、薪資貢獻度都很高,」王振寰觀察。

台灣如何走自己的路?最核心的關鍵議題是如何能破釜沉舟,轉型再升級。

馬英九總統希望,加快與各國談判各類自由貿易協商架構時,也應全盤考慮,台灣是否有足夠的談判專才?各產業是否做好了大開國門的準備?

韓國媳婦的告白

在韓國生活五年,韓國這幾年經濟表現的確亮眼,但人們是否幸福快樂?韓國經濟依賴出口,向來慣用貨幣貶值刺激出口,通膨嚴重。首爾超市物價,一粒雞蛋11元台幣,一塊豆腐63元。(以韓圜38對台幣1計)

首爾房屋租金這兩年更是暴漲。要在首爾租一間26坪的公寓,平均年租金2億韓圜(約526萬台幣),好學區如江南區則要3億韓圜以上(789萬台幣)。如果要買江南區房子,平均一坪120萬台幣。(編按:年租金指的是韓國特有的「全租制」。房客須先繳納高額押金/保證金給房東,房東可投資運用或存款孳息,等於以利息代替租金,房客無須繳納月租,租屋期滿後可全數拿回押金。)

經濟壓力大,精神壓力也不小。韓國社會倫理、階級嚴格,重視職場的團體關係,公司有經常性的聚餐飲酒。不參加的話是不合群,老闆一句「不醉不歸」,員工就要喝到「掛掉」。這類飲酒活動不是週末小酌,而是平日下班的「另類加班」。有員工喝太晚,就直接到24小時三溫暖報到;洗完澡小睡一下,次日直接上班。

對自己的國家充滿信心

由於競爭性強,樣樣想求好求快,「樂活」、「慢活」這些字眼,在韓國「快快快,經濟發展至上」的主流思考裡,是不著邊際的口號。

韓國對於產品服務的品質要求甚高。身為消費者實在很享受,但身為員工就要隨時為客戶待命。

在月子中心,晚上十一點半,我的電動床出問題,一名工程師來解決不了問題,陸續派了五名工程師來,檢修到好為止。星期天下午,我家客廳燈管出問題,公寓管理中心立刻派兩位水電技師來。別忘了,這些人不是高工時、高收入的投資銀行家、急診醫師。在韓國,週末或者晚上出勤上班,絕對不是什麼不合理的事。

如果要說韓國明顯的優點,那就是只要你跟韓國人談起他們的國家,很少韓國人會不抬頭挺胸,充滿信心。

今天韓國的發展,有其歷史文化與民族性格的緣故,不是台灣可以走的路。不如把眼光放回自己身上,想想哪些才是台灣優勢,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文/侯如珊)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