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十五歲之怒 燃燒香港

精華簡文

十五歲之怒  燃燒香港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31076

十五歲之怒 燃燒香港

天下雜誌506期

他們是正在讀中學、大學的九○後世代。為了抗議中國官方透過教科書洗腦,他們放下書包罷課、抗議、絕食,成功點起全港人的憤怒之火。香港九○後為何憤怒?黑色學潮下的香港,起了什麼變化?

十五歲的孩子,會做些什麼?讀書、補習、戀愛、玩耍、旅行,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

但這個暑假,對十五歲的香港中學生,卻是一場提早的成年禮。

九月十日晚上十點,人在香港的《天下》記者,正等著預先安排好的「學民思潮」創辦人,十六歲的黃之鋒的訪問。

直到夜晚十二點,他捎來一則簡短訊息:「我人還在會議中」。下了課,他持續地開會、決策、經常睡不到四小時,因為全港的人都盯著黃之鋒和他創辦的學民思潮,下一步要組織什麼運動。

這場香港史上最年輕的學運,不但叫特首梁振英在八月底,過了個不怎麼愉快的農曆生日,也讓港府原本要實施的國民教育,臨時喊停。

直到現在,香港從大學校長、教授到家長,仍百思不得其解,這群孩子竟擁有如此的活動能量。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系副教授,曾是學運領袖的周保松驚嘆說,「這些孩子不只有激情,還有很好的論述和總結能力。」

反洗腦 學生公民站出來

這場學運的引爆點,是反對「洗腦教育」。

所謂洗腦教育,指的是今年九月一日,香港政府原本要在新學期,於香港的小學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並逐年推展到五百所中小學。由於課綱教材爭議不斷,讓身處其中的中學生們,質疑是場大規模的「洗腦教育」。

於是,匯基中學生黃之鋒等人,去年先在臉書上創辦了「學民思潮」討論群組。

「學民思潮」指的是他們不單是學生,也是香港公民,有履行公民義務、積極參與公眾事務的責任;而他們希望,學生力量能帶動眾志成城如五四般的思潮。

「學民思潮」在一年內,吸引了近三百位十四到十七歲的中學與大學生聚集。他們這個暑假是這麼過的:在全港熱鬧的地鐵站口、半山手扶電梯旁、中環戲院、天星碼頭、巴士總站,站在大太陽底下,揮汗如雨,發傳單,手拿擴音器,如傳教士一樣,向快步的人群說明反國教的理由,號召簽名連署。

中學生們承受極大的體能與精神壓力。學生們四點下課直奔現場,在廣場上寫作業、夜宿廣場。隔天七點又換上制服上學,無時無刻在現場透過社群媒體發文,告知世界新現況。

再冷漠的中年人心,都被融化了。

於是父母親、老師、歌手和許多人,都站出來一起監督。也因此出現十三萬人一同霸佔政府總部,全港學生穿黑衣、戴黑紗,以黑色開學日給教育局震撼。更進一步掀起二十年來首次全港大學串聯大罷課,罷課潮還將持續下去。

中學生的單純和努力,喚起一股正在被侵蝕的香港價值。

被「阿爺」激怒的中產

香港長久來被視為一個「搵食」(討生活)的社會,功利、務實、只看經濟。只要不踩到他們的生存底限,香港式的幽默是會語帶酸諷、但卻很少抱怨。

但過去幾年,中國的麵包政策(如CEPA經貿協定)、人海政策(如開放陸客自由行)等,已壓縮港人的生存空間。在港島,是有錢買奢侈品的「阿爺」;在九龍邊界,是擠滿了來搬奶粉、油、大米的深圳人;香港房價更因大陸人買房與洗錢持續飆高,年輕人買不起房。

以往,香港人用慣性的搵食性格,消解憤怒。早一輩經歷英國殖民的市民,也許去倫敦度個假,懷念殖民時代,便吞下心中的委屈感;有的出不去的市民,則是邊服務陸客,邊看不起他們。

短期嘗到經濟甜頭,但長期卻被中國政策綁架。包括北京政府原本一意孤行要實施「一簽多行」,開放四一○萬非深圳戶籍居民,也能經常進入香港,結果在港人壓力下,梁振英突然叫停。

香港土地的負荷量太大,一踏上這土地就能感受到擁擠。甚至香港的茶餐廳,也一一被LV等奢侈店取代;有的店月租從八十萬,拉高到四百萬港幣。

香港中文大學公民社會研究中心主任陳健民指出,「香港人發現,要保持原有的自由和法治的價值,不是一國兩制的框架就能確保,需要很多公民力量爭取。」

這也是為什麼,在香港大學民調中,港人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是二○○○年來新低,只有一六.六%(○八年京奧時最高達三四.四%)。

北京積極透過各種手段同化香港。但中共可能沒臆想到,香港不再是一群只有中環價值的市民,而是有清楚民主意識,可以為公平、真理,佔領中環的年輕世代。

在九月十一日,中文大學校園裡,六、七千名穿著黑衣的大專和高中生響應罷課。烈陽下,曾在政府總部前絕食六十七小時的中大研究生,也是香港學聯秘書長李成康說,「黑色代表著香港給政治力量籠罩,也代表港人傷感自己在許多新政策上無法改變的感覺,黑色也是一種反抗的聲勢。」

上一代重視生存賺錢,下一代則有獨立思考,捍衛價值的勇氣。

公民意識扎根的關鍵,始於○九年,香港開始把通識教育列為高中必修;而教導通識課程的老師,是一群接受六四政治啟蒙的中生代,會談六四和民主等人權民主議題。

十萬人一起在街頭上公民課

九○後這一代,出生或成長在香港回歸,不少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但長一輩不斷訴說的經驗以及公民教育,都讓微弱的民主香火持續傳承。讓年輕人可以清楚辨識「真實的中國」和「包裝後的中國」。

不被中環價值綁架、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懷念英國殖民、追根究柢何謂香港精神等,這是九○後的特殊性格。

他們把通識課帶到廣場上,開起公民夜課,大學教授、歌手輪番上陣,談「愛國=愛政府?」「黑暗時代下的公民教育」、「中港融合下的農民工處境」,每堂課都有真實經驗感受或數字佐證。

他們把能量用在揭露和挑戰當權者的謊言。包括送給教育局長吳克儉「說謊麵包」、「誠實豆沙包」,要求局長公開對話;他們甚至帶隊到中聯辦(中國政府派駐特區的辦事機構)踩街;而官員跟他們握手時,黃之鋒選擇四目交接,拒絕握手。

這股九○後的青春學運會怎麼走,沒人知道。但他們已成功號召十幾萬人和他們一起上公民課。

黃之鋒說,下一步他們要繼續監督,期許「學民思潮」成為香港最年輕的壓力團體。他強調,社會主流常說,「年輕人是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好像暗示關心社會是長大成年後才做的事。」其實,學生是現在的社會公民,絕對有權力透過社會行動,影響政府施政。

相信「改變始於足下」。十五歲的香港學運,讓我們看見:公民運動,不分年紀,可以是「現在式」,而不是「未來式」。

香港為何「反國教」?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前任特首曾蔭權時期,被列為小一至中六的必修課,原本預計在9月新學期上路。但今年4月底,香港教育局公布的課程指引,以及6月起向全港中小學派發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充滿盲目的民族情感灌輸,也過度溢美中國、批判西方民主。

其爭議點包括:形容中國共產黨的「民主集中制」,是進步、無私、團結的執政集團;避開六四事件;認為中國政府的貪腐,是經濟發展過快所致;認識國家領導人的貢獻,但不鼓勵批評;黨國不分的立場明顯。

港府雖已宣布,取消三年內全面推展國教科,交由各校自行決定。但扭曲事實的國教科依然存在,學生和家長的監督仍會遍地開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