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也潛藏戴奧辛危機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0566

台灣也潛藏戴奧辛危機

天下雜誌218期

歐洲乳製品污染引起世界對戴奧辛的恐慌, 而國內各處超過安全值數十、數百倍的污染事實, 是否讓戴奧辛的「內憂」更甚於「外患」?

今年一月,比利時一輛原本載運工業用油、含高濃度戴奧辛的油灌車,竟滿載動物油脂,污染了動物飼料原料。人人聞之色變的世紀之毒戴奧辛,就在這場疏失中,污染牧場飼料,再悄悄進入食物鏈,循著國際乳製品的銷售網路,染指全球。

 戴奧辛引起世界性恐慌,不是沒有道理的,號稱世紀之毒的戴奧辛,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一級致癌物。

 近年,歐美日國家投入大筆經費,進行「環境荷爾蒙」研究,以瞭解人類製造的化學物質帶來的生存危機。清華大學教授凌永健指出:「戴奧辛不僅是環境荷爾蒙中頭號黑名單,也在國際間正草擬的『禁用長續性有機污染物』國際公約中排名第一。」

 戴奧辛能長期對抗自然分解、具強烈脂溶性,易吸附在脂肪與油類中,循食物鏈進入、堆積在人體內。北醫公衛系教授林佳谷形容:「戴奧辛在環境中很穩定,它永遠陰魂不散。」

 人體攝取戴奧辛,九五%來自食物。焚化爐燃燒排放、含氯製程的化學工廠不當處理廢棄物,污染土壤、牧草、飼料,是戴奧辛進入人類食物鏈的主要途徑。(見圖)

戴奧辛惡名昭彰

 翻開台灣的工業發展史,戴奧辛惡名昭彰,嚴重影響居民健康。

 一九七九年,台中縣神岡、福興及彰化鹿港等地區,許多民眾出現走路不穩、疲倦、臉部出現黑色青春痘的症狀。這起米糠油多氯聯苯中毒事件,禍延兩千人。

 一九九六年,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發現,當時的毒油,六成五毒性來自戴奧辛,三成五來自多氯聯苯。 

 一九九七年,成大醫學院醫師郭育良,針對這群毒油受害者的死亡追蹤研究指出,這群受害者肝硬化、慢性肝病的死亡率為一般人的三倍。經過近二十年,仍有四分之一的毒性化學物質滯留他們體內。

 戴奧辛、多氯聯苯等毒性堆積人體,更直接影響受害者的下一代。去年,成大醫學院研究小組在《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研究結果指出,一一七位受害婦女的下一代,體重較輕、較矮,齒槽、指甲、皮膚、牙齒及肺,比母親未受污染的孩子較易出現異常,並且生長遲緩。

 事實上,一九八三年,南部灣內地區燃燒廢五金,污染二仁溪,也證實禍延下一代。前環保署廢管處處長陳永仁曾研究發現:「高污染區的孕婦,畸形兒發生率顯著增加。」

 同時,在一些已知的公害事件中,戴奧辛污染未處理,持續發揮毒性。

 一九八六年,位於台南市安南區,原台 安順廠,被證實附近土壤與地下水,遭五氯酚與汞污染。

 一九九四年,凌永健檢測附近魚塭,發現已遭戴奧辛污染。他推估:「安順廠的戴奧辛含量絕對不是微量,而是遠超過全國現有大型垃圾焚化廠,一年所排放的戴奧辛的總和。」

戴奧辛的煉丹爐--焚化爐

 垃圾焚化爐是戴奧辛排放過量的另一項重要來源。

 根據環保署的資料,目前台灣七座大型焚化爐,有三座戴奧辛排放量超過安全值,包括台北的木柵與內湖焚化爐,最高者曾達八.三五奈克(一奈克為每立方公尺的空氣中,排放一微毫克的戴奧辛,新廠排放標準為○.一奈克)。「很恐怖,」經濟部工業局永續產業發展小組邢浩然說。

 根據環保署訂出的操作標準,以一千度的高溫燃燒、並在爐內停留兩秒,才能分解戴奧辛。然而,許多焚化爐並未達到這項標準。

 六月十六日,一場在立法院舉行的戴奧辛公聽會,環保署空保處處長陳雄文坦承,部份小型焚化爐的戴奧辛排放量,達二十奈克,甚至超過四百奈克,是新標準○.一奈克的數百倍到數千倍。「確實也曾測出高達五百多奈克的情形,」陳雄文說。

 不僅大型焚化爐的安全出問題,超過上百座的小型焚化爐,更因操作成本、技術問題,潛藏更大危機。

 儘管環保署表示,焚化爐燃燒產生戴奧辛,僅佔戴奧辛來源的三%,但「看守台灣研究中心」執行長鄭益明指出,各國排放情形,從三至四○%不等。「我們有可能是四○%,官方應揭露,讓民眾知道,」他說。

 在台灣,戴奧辛仍不明地在許多地方對環境與人體產生作用。

 有害事業廢棄物濫倒,所帶來的戴奧辛夢魘還在繼續。

 而在可見的垃圾危機中,將有更多焚化爐加入排放戴奧辛。但是,台灣依舊沒有垃圾分類,依舊大量使用各種塑膠製品。北醫公衛系教授林佳谷不以為然地說:「不能那裡有垃圾就建焚化爐,應從垃圾分類、減廢、再利用、廚餘堆肥等源頭做起。」

 同時,台灣仍缺乏對環境中戴奧辛的瞭解與掌握,也沒有訂出戴奧辛在食物、水體、土壤中的標準。當先進國家投入對環境荷爾蒙的研究,「我們連第一步都還沒做,」凌永健說。

 邁向下世紀,台灣,能不能從各種根源下手,挽救這場戴奧辛危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