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打通雪隧的黑手企業

精華簡文

打通雪隧的黑手企業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28614

打通雪隧的黑手企業

天下雜誌487期

從「黑手」加工廠,蛻變成台灣第一大齒輪箱製造商,三隆齒輪製作的齒輪箱, 是貫通雪山隧道的關鍵機具,它堅實的品質,連外國工程師也跌破眼鏡。

「喀、喀、喀……」某個星期五一早,台南安平工業區裡,便傳來齒輪的運轉聲。燈光昏暗的工廠裡,幾個穿著簡便的人忙碌地穿梭於機器間。

相較於偌大的機器,幾個流著汗、衣服貼著後背的人,顯得稀疏。但他們臉上的神情,卻讓他們看起來很強壯、巨大。

他們操作機器時專注、安靜,強壯的手臂上有污黑的痕跡,很多人習慣稱他們「黑手」。

黑手出身、戴著半框眼鏡,四十一年次的廖昆隆,也有一副南部人的溫暖笑容。

他是三隆齒輪的董事長,他的雙手看起來厚實、乾淨,卻打造出齒輪箱台灣市佔率第一、年營收約四億的齒輪公司。

機械被稱為「工業之母」,廖昆隆則強調「齒輪是工業之母」,因為每種工業機械,都需要齒輪才能運轉。齒輪箱是結構較複雜的齒輪組,內含齒輪、傳動軸、潤滑油等。

今年聖誕節,是三隆的五十一歲生日,但三隆只花了八年的時間,就讓齒輪箱自有品牌銷售量,達全台之冠。

三隆早期是標準傳統加工業,利潤低,加上創辦人廖沼祥作風保守,始終未能在營收上有顯著突破。

歷經客戶倒閉跳票、抵押房子等事,廖昆隆暗暗告訴自己,他要三隆「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十年前,三隆決定投入齒輪箱自有品牌市場。

花了幾年的時間調查客戶需求後,發現當時客戶使用的不是外觀、規格一致的台製齒輪箱,就是品質較好、但價錢貴上一倍的進口產品。

「要進入這塊市場,我一定要跟別人不一樣!」廖昆隆這麼想。

當時三隆早已有與日本Placo公司合作生產齒輪箱的經驗,廖昆隆知道,「品質」最重要。

三隆材質成本比競爭對手多兩成,價格自然也比其他台廠高。為了做出區隔,三隆齒輪箱尺寸,也比一般的還要大。

價格貴、尺寸又不同,怎麼讓客戶買單?一開始他們先接觸習慣使用德國、義大利齒輪箱的尖端客戶,證明三隆的產品品質與進口不相上下,價格還更便宜。

尤其由於是台廠,交貨期更快、修改尺寸到售後服務都很容易。

就這樣,客戶相互推薦,從鳳記、光興等廠商開始使用三隆的客製化產品;大廠敢買,小廠也跟進。

正因為做出差異化,廖昆隆得意地笑說,「這是有『預謀』的,用了我們的(產品)以後,就回不去了。」 

鳳記國際機械董事長魏燦文的印象中,廖昆隆臉上總掛著笑容,待人客氣隨和,一提到事業,就立刻全神貫注。

目前鳳記超過一半以上的齒輪箱,都來自三隆。魏燦文說,雖然三隆齒輪箱剛開始起步時較不穩定,至今品質愈來愈好。

康師傅集團上游廠商寶旺機械,也是三隆的主要客戶之一。

在三隆特助詹茂洲的眼中,廖昆隆「很民主」,願意聽取每個員工的意見,但往往在下決策時,不夠有決斷力。

不服輸的發明家精神

相對於廖昆隆研發時的「好強」,他管理公司「溫和」許多。

對廖昆隆來說,研發就像是變魔術,藉簡單的原理,讓產品變得與眾不同。台南市青年創業協會理事長張寶仁形容,廖昆隆是一個「會變魔術的開心企業家」。

但事實上,他更像個發明家。

二○○八年,廖昆隆興沖沖捧著這個「全台銷售量第一」的齒輪箱,報名台灣精品獎,卻因評審認為「沒有特色」而被退回。

左思右想,他決定從齒輪箱「最容易壞掉的部份」著手。

齒輪運轉過程中因為摩擦,會有很多鐵屑、鐵塊等沉積物,箱子的構造讓這些東西沉積在底部。

沉積物讓轉動過程中的油,容易變髒、變質、溫度甚至升高,侵蝕齒輪表面,造成機器故障,往往要重組箱子清理後才能解決。

重組箱子費時,再加上換油頻率一高,既不環保又耗成本,秉著發明家的精神,廖昆隆試想,「如果我做到了,那就是我的特色。」

他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研發出不需要電力運作、可清除九○%沉積物的產品。

二○一○年,這個「綠淨化齒輪箱」拿到台灣精品獎。今年,更拿下瑞士日內瓦、德國紐倫堡兩項發明獎。

台灣中小企業有超過一二○萬家,他們最關心的問題其實很簡單,中山大學EMBA執行長鄭義說,「就是怎麼『活下來』。」

「你今天不做,明天就會被當掉,」廖昆隆的法則很直接,發明家精神,讓他從傳統代工業轉型。

雪隧工程中的小齒輪

於是台廠,交貨期更快、修改尺寸到售後服務都很容易。台灣的中小企業舉世聞名。個頭雖小,卻個個闖出超過億元的營收。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