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字體

寶成從「鞋子」進軍「電子」的大將軍



2006-01-04 天下雜誌 338期 作者:陳名君
寶成從「鞋子」進軍「電子」的大將軍 圖片來源:邱劍英

寶成集團能否以打造全球最大鞋子王國的雄心,攻下電子城池,盧金柱率領的「精成先鋒部隊」,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訪客幾乎要小跑步,才跟得上精成科技總經理盧金柱的腳步。灰黑色的小平頭,加上挺直的背,盧金柱快速巡視著偌大的廠房,一邊瞄著手錶,緊抓時間流程,「這個廠很大,速度要快才行,」盧金柱邊走邊說。

不只是走路速度快,對於進軍電子領域,製鞋大國的寶成集團,這幾年的動作,也的確快得驚人,「寶成不能只靠鞋業成長,所以在科技產業上要一個個佈局,」寶成集團總裁蔡其瑞曾表示。

一九九九年,寶成集團旗下的精成科技在大陸廣東省東莞市黃江鎮設廠,十一個月內建好兩排長達一公里的十棟廠房,並將整個裕元工業園區改名精成高科園區,顯示寶成集團打造電子王國的決心。

早上七點,精成高科園區裡,四面八方湧進穿著灰色制服的員工,年輕女工提著塑膠提袋邊走邊聊,像趕著上學的學生。

七點四十分一到,近萬名員工在約三十個足球場大的園區內排開,近百棟建築旁的道路上擠滿灰色小點似的人群,隨著廣播音樂劃開雙手做早操。

「蔡總裁看了很高興,老蔣沒做到的事(反攻大陸),我們做到了,」進寶成集團十六年的精成科技執行副總黃錦源笑著說。

擁有自己的水庫和電廠

園區旁的山丘上,有寶成集團自己蓋的水庫,引珠江支流東江的水,聚成一潭小碧湖,可以供應整個園區的用水。水庫的對面是寶成集團蓋的電廠,兩根煙囪呼呼冒煙,矗立在東莞正中央。

「搞水搞電很正常,每個園區都有,這是工廠命脈,缺了無法生產,」從寶成越南廠調過來,負責管理水庫的經理俞文山說。

寶成集團初步進軍電子的企圖心,從精成科技的英文名字可窺一二。精成科技又叫GBM(Global Brands Manufacture)。

「我們一開始是想要做一個one stop shopping(一次購足),就跟做鞋子一樣,客戶需要任何電子產品,只要進到我們的園區,就可以被滿足,」盧金柱說。

這樣的概念並不實際,二○○○年遇上電子業最不景氣的時候,精成的雄心壯志施展不開,後來寶成集團內部檢討發現,「電子產業很廣,不可能什麼都做,」盧金柱坦言。

二○○三年開始,寶成集團聚焦在電子專業代工(EMS)。旗下訂定出三大支柱:零組件與系統組裝、液晶顯示器、機構件。

「TFT—LCD使用面向很廣,未來二十到三十年永遠有市場。印刷電路板則是所有電子產業都會用到的關鍵零組件。這種大量生產、製程繁複的產業,最符合寶成在製造的能力,」盧金柱說。

寶成集團在電子專業代工的先鋒部隊,就是主攻印刷電路板的精成科技,「我們要做國際級EMS大廠,精成是灘頭堡,一定要攻下來,」盧金柱決心。

精成科技的前身是鋁門窗業者信元,寶成於一九九九年入主取得經營權後,轉型電子產業,將這家原本年營收僅二十億元且虧損的公司,大刀闊斧重整。

二○○五年前十一個月,精成科技合併營收三七七億,已經超越二○○四年整年的營收。二○○二~二○○四年,精成科技複合營收成長率高達二四四%,稅後純益成長率一五一%,在二○○五年《天下雜誌》一千大企業營運績效五十強中排名第二十一。

重整精成的先鋒將軍,是現年五十四歲的總經理盧金柱。盧金柱從亞東工專機械工程系畢業後,就加入寶成工業。

盧金柱在寶成集團擁有三十年的經歷,一九八八年隨著被稱為四老闆的蔡其虎到大陸設廠,一待就是十八年,「我不覺得到大陸很久,天天都有處理不完的事情,日子過得很充實,」盧金柱說。

與精成高科園區隔條馬路,淺粉色的五樓建築,就是精成的幹部宿舍。宿舍後方是植著韓國草的高爾夫練習場,宿舍一樓有個八球道的保齡球館及美食廣場。

現在仍住在宿舍的盧金柱,幾乎是二十四小時待命。他常是最早到公司,最後一個關燈鎖門的人。即使是在宿舍裡,只要有問題,員工隨時可以到宿舍敲門,請盧金柱處理。

沒有上下班的分別,盧金柱的眼睛總是佈滿血絲,他很少放假,唯一抒解壓力的嗜好,就是淺淺地品嚐紅酒,「沒時間啊,打球太浪費時間了,」盧金柱說。

大陸工廠都是初二開工,盧金柱每年休假的時間就是除夕和初一。初二一到,盧金柱馬上又飛回大陸工廠待命,「工廠沒人怎麼行?」他說。

取得汽車電子入場券

二○○二年,盧金柱正式接下精成總經理的兵符。盧金柱因為過去打造鞋材廠垂直整合的經驗,加上過人的執行力,被蔡其瑞欽點接掌電子事業群。

「他很會帶人,寶成對他的能力很信得過,管得不好的單位就交給他。希望他可以把電子帶起來,」深入研究寶成的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何彩滿指出。

盧金柱首要解決事情就是,為本來只有台灣客戶的精成,找到國際級的一流客戶,讓身為後進者的精成,能快速打進成熟的電子產業供應鏈。

「精成是後進者,要先找到對的人、負責任的人,把量做大、客戶關係建立好,」盧金柱說。

精成購併在深圳設廠十五年的川億印刷電路板廠,取得川億原本的一線主機板客戶。並進而在二○○五年取得惠普、英特爾的供應商認證。

二○○二年盧金柱親赴日本,經由過去累積的日本商社人脈,在談判了七個多月之後,拿回與全球第三大印刷電路板廠日本CMK的合資案。與日本CMK的合作,幫精成拿到一張價值菲淺的汽車電子入場券。

「日系老闆不喜歡浮躁的公司,要很有耐心一次、兩次跟他談,沒什麼,就是要很實在,有誠意,」盧金柱輕描淡寫地說。

事實上,為了取得CMK的信任,精成主管先帶著CMK的人參觀工廠,從小量的訂單做起,一點一滴建立起互信,在為CMK代工三年之後,盧金柱才跟CMK談到合資的部份。

盧金柱談成合作後,二○○三年精成在大陸黃江成立子公司瑞昇電子(CMKGBM),精成與CMK各佔五一%、四九%的股權。

CMK的主要客戶包括豐田汽車、通用汽車,產品除了有汽車周邊設備,像是空調、音響的控制電路板。更重要的是,因為CMK的引介,讓精成可以打入下一波明星產業的汽車電子。

掌握車用電子的核心

因為,精成可以做到引擎的控制電路板,可說是拿到車用電子最核心的關鍵產品。引擎是車子的心臟,車材品的要求是零瑕疵,「要拿到這個認證很難很難,這跟安全有關,不是隨便可以做的,」國瑞汽車調達部經理李兆華說。

為了拿到這個認證,精成在工廠內設立獨立於生產線的信賴度測試中心。位於精成高科園區一棟灰色的大樓內,穿過忙碌的生產機器與不停手的員工,三樓走廊盡頭的管制區,是精成的信賴度測試中心。

安靜的測試中心就像一個大型實驗室,三、四個房間內,穿著白色實驗服的研究人員在裡面填寫數字,六、七台機器同時運轉著,有模擬零下七十度到高溫一五○度的冰熱測試。

另外一個玻璃箱中彌漫鹽霧,測試電路板的老化情形,確定電路板在六、七年內,可以運作沒有問題。

「日本人對這個很龜毛的,他來是每個站都要看,連天花板稍微有灰塵都不行的,」瑞昇電子營業本部副協理陳天鐸說。

與日本CMK的合作,讓瑞昇電子二○○五年第三季產能較上半年提升三○%,其中車用電子的比重從不到一○%,倍數成長至二○%。

精成與CMK這樣的國際公司合作,可以讓精成的產品逐步多角化、國際化,打開業界知名度,與品牌客戶穩健共同成長。

「品牌端會開始水平整合,電子也會循著這個軌跡。精成現在最重要的是,在馬步蹲穩後,往系統和材料端發展,做到一條龍的垂直整合,」盧金柱說。

以寶成集團在鞋業的發展為例,寶成集團現在能做到世界最大的鞋廠,一年生產二億雙鞋子,全世界平均每五雙運動鞋就有一雙是出自寶成集團。

盧金柱分析寶成集團兩大成長關鍵,在於一九九○年寶成推動製造端的上下游垂直整合,跨足皮革、鞋材、包裝,並在之後推動品牌端的水平整合,二○○○年開始由鞋子進軍運動服、運動帽、背包的製造。

精成的電子佈局如出一輒。精成未來希望可以整合上下游,做到一條龍。二○○五年精成開始與原料廠合作,像是與聯茂合作,投資位於東莞的茂成電子,佈局覆銅板(印刷電路板的原料),往上游材料整合。

精成的黃江廠區主攻印刷電路板組裝。廠區U型的生產線上,作業員手上帶著藍色的手環,將靜電導到地上,防止電流打到IC的板子,「品質是印刷電路板的生命,員工熟悉度很重要,」精成科技印刷電路板組裝事業部總經理邱蕭鈺。

此外,寶成工業並促成精英電腦與大同的合作,精英取得大同的桌上型電腦部門,往下游的系統端又推進一步。

成本管控是成敗問題

更重要的是,盧金柱為電子事業群帶進了寶成成本控制的強項,及工廠管理的深厚經驗。「精成的優勢就是管理比別人強,經營管理很扎實,」盧金柱說。

車子從精成高科園區往南開,上了深莞高速公路後,大約兩小時的車程,可以到達深圳郊外一處被丘陵圍繞的川億廠區。

川億廠內有四棟灰色的兩層樓廠房,下午四、五點時,走廊上的燈是隔盞亮著,「你們來我們才開的,不然平常是不開的,」精成科技副總經理江清秋解釋。

在二樓門口的招待處,甚至連電燈都沒裝上,「一切跟生產無關的設施,都盡量不要,」江清秋說。

寶成的成本管控,是細到每雙鞋子要用多少水、電都算得出來。「這種產業的競爭,不管是鞋子、電子都一樣,都面臨很強的成本、時間、品質壓力。這不是比例問題,是成敗問題,」盧金柱說。

因此,在寶成集團的園區裡,不論是做鞋子的工廠,或是做電子的印刷電路板廠,隨時都可以看到牆上貼滿正在進行的改善專案。

「態度決定命運,細節決定成敗,這就是一個公司文化。你問我寶成為什麼成功?就是這些點點滴滴,」盧金柱說。

加上凡事戳力親為,盧金柱帶人很懂得帶心。在寶成集團擔任主管二十幾年時間,每年除夕前一天,盧金柱一定會待在彰化辦公室,等所有海外員工回來,親自把年終獎金交到幹部手上。

「半夜三、四點,他還在那裡等你回來,跟你講辛苦了,」在寶成集團工作十八年的瑞昇電子營運本部副協理陳天鐸說。

考驗轉換能力

二○○二年接手電子事業群,是盧金柱人生中場的另一個挑戰。

「有幸在這一大把年紀,投入台灣最興盛的產業,很開心,」接著他話鋒一轉,「但是總裁喊出來的目標,常是我晚上睡不著的原因,」盧金柱說。

精成科技可望達成二○○五年合併營收四百億的目標,盧金柱的目標任務是在二○○六年將精成產能帶向倍數成長,「講出來就要做到,」盧金柱信心滿滿地說。

這個跨越的門檻,不僅在於表面的數字,也考驗盧金柱從傳統的鞋業進到電子產業的轉換能力。

「對產業習性的認識和成熟敏銳度,不是一時二刻可以培養起來的,」東海大學社會科學系兼任助理教授何彩滿指出。

拿起每雙鞋子都可以講上好久的盧金柱,對科技卻是新手入門。盧金柱的手機只會用到兩個按鍵,撥出和關掉,當他看到攝影記者的蘋果電腦時,好奇地在旁邊端詳許久,「我還在學習,電子的變化實在太快,」盧金柱說。

電子產業的瞬息萬變,讓盧金柱震撼不已。

一九九七年,蔡其瑞曾經想要籌設中國工業銀行,找來許多產業大老投資,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就是其中之一,後來中國工業銀行沒辦成,卻讓蔡其瑞與林百里搭上了線。之後,廣達成立面板廠廣輝電子時,蔡其瑞就投資廣輝,拿下一席董事。

當時,投資事宜就是盧金柱居中處理。那陣子,盧金柱常往林口廣達廠區跑。有次,盧金柱好奇地問廣達主管,「廣達的生控(生產排程)都是怎麼排的?」廣達的人將盧金柱帶到一台電腦前面,指著電腦說,「每天早上八點,電腦會將訂單印出來,印完訂單後十五分鐘內,生控就排完了。」

盧金柱大吃一驚。

以寶成集團在中山的鞋廠為例。生控中心從客戶下訂單,到排好生產流程,一共要三天時間,是廣達的三百倍之久。「我覺得很震撼,林百里告訴我,他每個禮拜都在做cost down(降低成本),」盧金柱說。

現在盧金柱一有空閒的時間,就猛看專業的電子雜誌,補強空缺的領域知識。另外盧金柱也鑽研報導郭台銘的書,了解敵手鴻海的佈局策略,「郭台銘的確有他厲害的地方,」盧金柱說。

現在的精成只有近四百億的營收,距離「世界級EMS大廠」鴻海的七千億營收,相差懸殊。

電子領域是個全然不同於鞋業的戰場,寶成的多角化能成功嗎?

何彩滿分析,電子事業是很不一樣的聚落,供應鏈上的每個環節都有人很強,每間公司都有固定的供應廠商,後進者要做到垂直整合很不容易。像鴻海的每個環節都能迅速整合,是因為它握有上千個專利權,「精成這方面是不是準備好了?你憑什麼說你可以像鴻海?」今年將到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攻讀博士後的何彩滿提出疑問。

只是,對於先鋒將軍盧金柱而言,沒有退縮的理由,「搞生產製造跟帶部隊一樣,一旦退卻就會被殲滅,」盧金柱堅定地說。

傍晚的精成高科園區籠罩在細細的光線粒子中,灰色的廠房綿延至天際,園區外是黃土飛揚的低矮平房。精成高科園區有如寶成集團在沙漠中造起的獨立王國。

「看了很舒服,」盧金柱看著從無到有的園區,微微一笑說。

王國中央是新蓋好的八棟電子廠房,廠房旁邊還有塊足球場大的空地,是預留給未來電子發展增廠所用。

鞋子王國的雄心能否為寶成集團再攻下這座電子城池,精成這支先鋒部隊的勝敗將是關鍵一役。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