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切換搜尋選單

趙藤雄 豪賭人生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2561

趙藤雄 豪賭人生

作者:黃亦筠 天下雜誌362期

提起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總是會聽到兩種聲音,卻無人能否認, 他是台灣最具開創性的營建大王。從每天啃饅頭度日、債台高築的人生, 到今日催生台北大巨蛋,成為「廠辦教父」,趙藤雄要圓的夢,愈來愈大……。

談起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總有兩種聲音。欣賞的,力讚他「尚勇」,能撐過房地產三波低潮;存疑的,批評他「豪賭」,每次推案都是高調推大案。

卻沒有人否認,二○○六年是「趙藤雄年」。

整年下來,遠雄造鎮推案,以四百七十一億案量穩坐年度「推案王」;上半年砸八億,擠下寶僑(P&G)成為全台灣最大廣告主;六月戲劇性奪回延宕兩年的「台北大巨蛋」五十年營運合約;十二月獲得致遠會計事務所舉辦的「台灣二○○六年創業家大獎」,將代表台灣參加「世界年度創業家大賽」。他徹底揮別兩千年套牢四百億的危機,攀上事業新高峰。

六十二歲,宣稱自己三年後要退休的趙藤雄,不見退縮,反而拚命創紀錄。「每家公司都要做到業界最好,就這麼簡單,」趙藤雄說的乾脆,這就是他的人生終極目標。

遠雄集團包括遠雄建設、遠雄人壽、遠雄海洋公園、遠雄自由貿易港區四家上市櫃、公開發行公司,員工超過五千,資產規模達一千九百億。

早年趙藤雄推出廠辦合一的建設為主,打響新店、內湖科學園區工業廠辦,成為「廠辦教父」,近年在台北縣三峽、林口推案當「造鎮大王」、「數位住宅大王」,預備蓋全台最大室內體育館「台北大巨蛋」。

「你得承認,趙藤雄的確是國內營建業的開創者,」淡江大學產經系副教授莊孟翰說。每次政府BOT開發案,苦尋不到投標對象,「去找趙董,可能會成,」最常被徵詢的還是趙藤雄。「台灣沒有真正的開發商,大家只蓋住宅,遠雄做了突破,」仲量聯行總經理趙正義說。

各項事蹟背後不禁令人好奇,趙藤雄究竟為什麼能? 

狂熱工作,極究細節 

十二月九日,台北瀰漫市長選舉的狂潮。遠雄集團董事長趙藤雄,一早參加完民主太平洋聯盟舉辦的國際研討會,旋即跳上BMW座車,原以為他要去投票,沒想到再下車,原本一身深藍色的筆挺西裝,卻已經換成米色工作服。

戴上安全帽,趙藤雄光潔的黑皮鞋毫不猶豫地踏進「遠雄天母」的泥濘工地,一旁幹部立刻遞上週報表。向趙藤雄報告,都要數據化,架構邏輯不清楚,他會要求重寫。

他記憶力極好,逐一檢查上週交代改進的問題,是不是改好了,兩千坪的工地走走停停。趙藤雄看工地的功夫業界知名,大到建築結構、大地工程,小到瓷磚門縫,任何細節打混,難逃他基層出身練就的法眼,一旁員工戰戰兢兢。

和趙藤雄同輩的營建業老闆,很多早退出第一線,但他照常週末巡工地,現在案子愈來愈多,他一週巡台北市,另一週巡台北縣,數十年如一日,巡工地根本就是趙藤雄的假日休閒活動。「看工地是基本,就像買股票看基本面,」趙藤雄自得其樂。

「他,工作就是快樂,忙碌就是幸福,」遠雄自由貿易港區董事長葉鈞耀用八個字形容。過年,趙藤雄還把公文帶到美國繼續「上班」。

趙藤雄的生活簡單規律到近乎枯燥。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爬山運動,早餐吃苦茶麵線,週六巡廠,週日一定打電話和幹部討論,像葉鈞耀每週日一定準時和趙藤雄對業績。

長年下來,其實需要的是異於常人的耐力。這股耐力,是趙藤雄從模板工的苦日子中熬出來的。

初中畢業後,趙藤雄沒有繼續升學,到工地當學徒學貼補家用。出師蓋的第一個作品,是家鄉苗栗後龍的小土地公廟。一九六八年,趙藤雄帶著一支電扇、棉被、三百元的家當到台北工作,但他當包商蓋住宅的第一年,就被倒帳三百九十萬。

「三百九十萬當時在松山可以買二十間房子,」趙藤雄債台高築,只能每天啃饅頭,一度一百七十八公分高的他,瘦到只剩四十九公斤,甚至比老婆還瘦,全靠意志力每天做模板賺七十五塊還債。「我就是不向命運低頭,」記者問起最近社會新聞「水泥工一家六口,五口跳河自殺」,曾經是負債三百九十萬的模板工,如何脫身貧困。 

肚子餓,就全是步數
 

「每天賺七十五元,什麼時候才能還債?要用腦筋,」趙藤雄說起,民國五十八年,他決定放手一搏,成立遠東建設(遠雄建設的前身)和人合建房子,要付保證金,沒有錢只好開支票,當時如果退票,自己就得去坐牢,「這一步如果錯,就永無翻身之地,」他謹慎小心、怕有閃失,每天都盯著這塊合建地,白天走、晚上看、半夜再去看會不會毛骨悚然,對周邊地形環境了解,才精準定位產品。這樁合建案終於讓他嘗到成功的滋味。

民國六十年代,台灣中小企業林立,發揮「客廳即工廠」拚戰精神,光台北縣地下工廠高達兩萬多家。買不起住宅用地的趙藤雄,發現工業區土地價格只要三分之一,決定切入工業廠房,卻意外走出差異化產品。

嚴肅冷靜的趙藤雄,忍不住用台語開起玩笑。「肚子飽,沒半步;肚子餓,就全是步數。」

剛開始,國內沒人看過立體工業廠房,乏人問津,趙藤雄耐著性子勤跑中小企業,把客戶拉去看,工業廠房意外受歡迎,趙藤雄每天穿著一百元塑膠鞋,高興騎著摩托車收錢。「趙藤雄心臟特強,敢賭,」《住展雜誌》研發長倪子仁形容。趙藤雄總是確定方向策略後,一出手就是大手筆。

比起中小企業創業者習慣當跟隨者,趙藤雄擅長當開創者。

十多年前花蓮觀光衰退,但是趙藤雄卻願意配合「產業東移」政策,到當地去發展遊憩事業。「開幕那年,光遠雄海洋公園整年帶來一二○萬人次,花蓮當地的小吃店、民宿開始熱絡起來,」花蓮縣觀光旅遊局長林寶樹說。

讓他一戰成名的是內湖科學園區廠辦。

一九九五年,內科被台北市市政府規劃為輕工業區,趙藤雄卻發現想進駐的廠商根本就不是搭鐵皮屋工廠的製造業者,兩度送白皮書進市府建議轉型。

 內科賺進大桶金
 

遠雄海洋公園總經理劉長泰,當年被趙藤雄派到內科規劃第一棟廠辦,他記得現場黃土一片,「帶業務主管到現場看,大家都有一種被發配邊疆的感覺,心想房子怎麼賣啊?」劉長泰回憶。但趙藤雄卻看準競爭利基,大舉進入內科買地。

趙藤雄自己養業務員賣房子,從土地開發到行銷一手包,客戶名單不外流。「他當時直接到新竹科學園區打廣告賣房子,根本沒有人想得到,」莊孟翰說。

顯然,這一年多內科讓建商搶地搶破頭的熱潮,證明當年趙藤雄的遠見。「他看地眼光精準,買地像下圍棋一樣,」瑞光不動產總經理蔡毓燐說。趙藤雄自己看過的地比地理師還多,不但台北每塊地都看過,還看到美國、法國,「我的腳走過每塊地,沒有僥倖的,」趙藤雄說。

真正讓趙藤雄擺脫中小企業,走向集團規模化,則是建立公司的組織流程。

 向台塑取經建構SOP幫集團長大
 

廠辦替趙藤雄賺進足夠資金,他先入主中興人壽(現為遠雄人壽),又到桃園做空運倉儲,主導海洋公園開發案,漸漸走向多角化。

事業一下子複雜了起來,他模仿自己最欣賞的王永慶,參考台塑管理方式,為逐漸成型的王國建構管理系統。「很多離開遠雄的員工最記得,到離職前還不停地在寫SOP,」一位資深媒體人形容。

遠雄內部成立十人小組推動制度,模仿台塑成立總管理處當作專業幕僚單位,位在現在遠雄大樓二十四樓,因為和趙藤雄辦公室在同一層,還被暱稱為「博愛特區」。

遠雄員工的桌面,包括趙藤雄在內十分整齊,檔案歸類清楚,慢慢發展出的三十三類制度、施工範本等,隨著不同的專案隨時更新,然後IT化。

趙藤雄堅持內部IT系統自己建構,他親自主持會議把關。劉長泰記得,當時寫專案流程精準到算天數,「新人只要輸入公式,蓋一棟標準廠房所需時間就出來了。」

縝密的流程管理,讓重視細節的趙藤雄擴張事業無往不利,「這一通就全部都通,不通就什麼都不通,」擴充新事業就再複製一次。

 多角化嘗敗績
 

但兩千年政黨輪替,趙藤雄踢到鐵板。

政府宣布廢核四,一夕間客戶退訂廠辦,大量存貨讓趙藤雄積壓了近四百億資金的案量。加上當時遠雄人壽虧損,海洋公園工程延宕,趙藤雄遇到事業第二次黑暗期,有關趙藤雄快倒的傳聞甚囂塵上。「遠雄重重摔了一跤,」同業指出,遠雄因為多角化負擔沉重。

不過骨子裡的生意膽,讓趙藤雄快刀斬亂麻,先降低廠辦價格求售,同時快速調整產品線,減低廠辦比重改推高級住宅。一方面,原本作風低調的他,竟然肯出面選中華民國建築開發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大力向政府展開遊說,推動包括優惠房貸、增值稅減半和不動產證券化等,「光優惠房貸三年內就撥了一.三兆,」幫自己、也幫同業解套。

在谷底的房地產景氣,在二○○三年SARS過後攀升。趙藤雄勇渡事業生涯的大難關後,非但沒有放慢擴張腳步,反而更高調迅速,模板工練就的耐力和強悍展露無疑。

光搶大巨蛋,過程一波三折。花了兩年、八次更審,期間還發生與前合作團隊劉培森建築師的訴訟。趙藤雄也不是省油的燈,一人槓上劉培森與台北市政府,大登廣告砲轟審查過程不公,硬是奪回「孵蛋權」,預計在民國一百年營運。「我天天從二十四樓辦公室就看著巨蛋那塊地,連一棵樹都看的很清楚,」趙藤雄可說日思夜盼,更被他視為退休前最重要的一戰。

趙藤雄熱中在扮演開創者,同業想跟也難跟進。「趙藤雄是開大車的,一般建商玩不起,」一名同業私下說。

像這一年來遠雄強力主打的造鎮,更是趙藤雄費心思打造的夢。

遠雄需要大片地推案來支撐日漸龐大的公司,精明的趙藤雄算準縣政府急於開發長年乏人問津的三峽、林口,大手筆買地開發有容積獎勵,一推就是上千戶的大型推案,吸引買不起台北市中心房子的中產階級。

趙藤雄還出國考察和日本松下、日立及韓國LG、三星合作,預備當整合者,將這些3C產品整合到鋪設光纖的數位住宅,也為封閉的營建業接軌科技趨勢。「林口打數位家庭,三峽融入文化,議題行銷很成功,」宏普建設行銷經理游武龍觀察。

但遠雄推案也吸引建商搶進林口和三峽,一窩蜂造成供過於求及公設不足的風險,房子難保值。

「從消費者的角度,建商賣完就離開,但後續大量的住戶管理怎麼辦?如何形塑社區意識?不能單純用規模經濟來看,」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張金鶚提醒。

十二月十七日林口「遠雄松下概念屋」工地發生五死一傷的重大工安意外,遠雄更被台北縣政府勒令全面停工,又投下一個變數。

趙藤雄每個月巡一次的自由貿易港區和海洋公園,今年財報也都顯示虧損。

以開幕四年的遠雄海洋公園來說,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的統計,三年來,遠雄悅來飯店的住房率從六六%下降到五三%,遊園人次也從第一年的一二○萬降到七十五萬。「那很難賺,本來就準備要賠錢,我明年會增資改變財務結構,」趙藤雄不否認,只是感嘆台灣國際觀光客太少了。

另外,總面積四十五公頃的自貿港區,光第一期工程遠雄已投入八十六億蓋出物流專區及加值廠辦等,但根據桃園縣工商發展局統計,原定兩萬坪預計容納一九六家廠商的加值廠辦,目只有四十四家進駐,加上目前卡在自由貿易港區條例中對原住民任用比例五%,本勞外勞比及相關稅率偏高等規定,為第二期上百億工程,投下變數。

「再不做,我們這些know-how就被大陸上海、東南亞copy去,」每次談到政府的腳步,趙藤雄平穩的語氣就激動起來。倒是提到過去連年虧損讓一直他憂心忡忡的遠雄人壽,他話鋒一轉,眼神銳利,「我今年賺三十億,明年賺更多給你看。」

實際上,趙藤雄在圓一個未來夢,充滿願景,但對三年後要退休的他來說難度很高。他多角化的事業,對三年後的接棒者,更是一個挑戰。

 船長以外,還需有大副
 

「他有一種迫切感,想在退休前實現夢想,但一個人能力有限,他得有一個team,」長年觀察趙藤雄的台北縣政府環境景觀總顧問陳朝興指出。一位資深媒體人為趙藤雄的強人領導委婉下了註解,「趙藤雄像一個開大戰艦的船長,他需要有大副、二副。」

趙藤雄似乎已意識到,「我勢必要退休了,我一直在對整個企業並不是好的,可能缺點會多於優點,」他沉思了一下。

想歸想,外在環境,同業質疑,不曾打亂這位強人退休前的步伐。不久前,苗栗縣長劉政鴻才大張旗鼓找趙藤雄回鄉蓋醫院,被趙藤雄開玩笑說自己是「被綁架的,」「要蓋醫院我說你去找長庚、慈濟,我要蓋就做醫學健康生活園區,這得分五年、十年來做,得花百億的公益,」即使做公益,他依然精準分析遠雄切入醫療業的定位與未來費用。這些夢想每天都在趙藤雄腦中出沒,就像他削瘦的身軀,如陀螺般在不同事業體中打轉。看來,在趙藤雄退休前,都不可能閒下來。

致遠會計事務所會計師戴興鉦分析:

大環境不景氣時,遠雄得小心
 

遠雄給人的印象是廠辦起家,可能大家會覺得當年有點灰色地帶,但是他看出社會的需求和脈動,這點是他的特點。對國內中小企業廠辦合一,多少有貢獻。遠雄以建設為本體,最近這幾年營建這塊獲利所以開始多角化,從管理學上也會認為是風險分散。

遠雄在建設的本業,營業額大概都是成長,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推案消化的程度,如果他房子都賣得掉,代表有資金可以繼續蓋,如果有累積就會積壓資金。

遠雄在建設的收入來源還算分散,比較大的問題是同時推很大的案子。像造鎮計劃,我們就要去看那些地段,到底有沒有那麼大的胃納。另外,遠雄是多角化經營,除了遠雄人壽,像海洋公園、遠雄自由貿易港,這些都是長期投資,回收比較慢。

如果沒有資金擺在那裡,都是借貸,遇到大環境不景氣,他又都是內需型產業,壓力就會很大,這是要留意的。

關鍵字:

文章下載

PDF下載
關閉對話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