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百年辜家的烙印與榮華

精華簡文

百年辜家的烙印與榮華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38525

百年辜家的烙印與榮華

天下雜誌462期

失去哥哥、父親與分家後的半壁江山,陷入醜聞與債務的泥淖,身為台灣最顯赫家族辜家的第三代傳人,如何守住僅存的家族榮耀,帶領暮氣沉沉的老企業台泥轉化重生?

中山北路,許多老企業家族的駐足地。其中,十五層樓高,巨型石柱撐起的台泥大樓,更是猶如貴族般,睥睨著從日據時代就被喻為台灣第一大道的中山北路,巍峨地屹立。

挑高的門廊,像是威嚴的警衛,阻隔了台北街頭繁忙的車流人潮,門廳內,寧靜的氣氛,透露著百年家族的風華。

從全台第一座七層樓鋼筋水泥建築,到原址重建,五十年來,這裡訴說著台灣五大家族之一,辜家的興衰與再起的故事。

十二月二日,前總統陳水扁因龍潭案向辜成允收賄四億元,觸犯「貪汙治罪條例」,被最高法院判刑十一年定讞,發監入獄。隔天,辜振甫次子、台泥董事長辜成允接受《天下雜誌》的獨家專訪,依舊維持著家族教養出的溫文儒雅,平靜地說,「沒什麼感想。」

龍潭案其實訴盡了辜成允接下家族重擔的壓力及困境,一個不小心,百年辜家就會在他手上沉沒。

醜聞與債務纏身

二○○一年底,隨著哥哥辜啟允過世,過去十年在哥哥主導下投資的地雷公司,開始引爆,從不知道有這麼多問題的辜成允,一夜之間,被遠超過二百五十億元的龐大債務緊緊糾纏。

其中,和信集團旗下的達裕公司,在二○○三年六月底開始連續跳票,若沒有處理好,以辜振甫為首的和信集團將徹底垮掉,讓辜成允急於處理達裕投資的龍潭科學園區土地。

兩年前,主動向特偵組說明案情的辜成允,在應訊結束後步出特偵組,被麥克風及攝影機團團圍住。「您父親知道嗎?」一句句追問,問得辜成允難過也難堪。極力掙脫債務泥淖,沒想到卻掉入另一場風暴,辜成允萬萬沒想到反而讓辜家蒙上醜聞陰影。

停頓幾秒,抿了下嘴唇,辜成允帶著微微抖動的聲音說,「那時候我父親已經得癌症,我哥哥走了,辜濂松家族跟我們分家……,然後達裕跳票,我實在不忍心讓他操心,」想到父親,也想到這陣子的煎熬,他強忍著淚水,「他完全不知道,是我在處理,這不是件名譽的事,我應該跟所有人道歉。」

失去父親、哥哥與半壁江山

失去哥哥、父親及分家後的半壁江山,為了殘存的辜家榮耀,辜成允盡力守著狀況也不佳的孤城台泥。

「對於債務,我沒有選擇,後來我父親過世了,我有選擇,我可以落跑,但我想一想,與其一輩子被人家說不負責,然後讓辜家在這情況下整個垮台,那我不是白活了嗎?」辜成允說。

這段最低潮、最辛苦的期間,辜成允跟太太、小孩深談,希望賣掉十分之九的資產,作為挽救台泥的銀彈,因為家族的使命感,他真的需要拚了。

他將個人超過九成的資產全部處理掉之後,全數拿來買台泥當時深陷谷底、不到十元的股票,將身家完全賭注在台泥,辜家對於台泥的承諾也更深了。

「他們(員工)知道我會一直挺在這裡,不會放棄,雖然很辛苦,這是家族長期承諾的力量吧,」辜成允說。

台泥大樓十四樓董事長室旁的會客室裡,古董燭台間、雕飾台、牆上,共有三個造型不同的鐘,都停在不同時間,指針數年沒有跳動過。

「這間房間保留我父親原來的樣子,所有東西都是我父親擺的,」辜成允淡淡地說,當父親親手裝上電池的鐘停了,也就讓時間停在父親還在的時候。

但時間並未在台泥及辜成允身上暫停,身上烙印一輩子的家族徽章,為了讓家族重返榮耀,辜成允只能帶著台泥跑得更快。

「我父親把他生命最精華的部份奉獻在台泥,這個公司如果在我手上愈做愈爛,那我還不如現在快離開這個公司,不要再做了,」從當了三十年台泥董事長及總經理的辜振甫手中接下棒子,辜成允有強烈身為家族傳人的使命感。

二○○四年前,在台泥工作二十多年的辜成允,正在編製《台泥五十》紀念刊,看著台泥曾有的輝煌,再對照二○○三年,每股盈餘只剩○.六元,再前二年,甚至連一角都不到。「我覺得台泥按照那時候的情況,不會再有下一個五十年,」辜成允感觸很深。

當時的台泥就像公營單位,每位員工的心態都是安穩就好,按照年資固定年年升遷,也覺得反正水泥業就是傳統產業,成熟了,本來就無法像高科技業一樣發展,對於台泥接近不賺錢的處境,覺得理所當然。

當時台灣水泥業的發展已成熟,光台泥一家在台灣超過一千萬噸的產能,就是全台一年的需求量,更何況還有亞泥、國產等水泥業者,台灣市場明顯供過於求。再相較台灣其他水泥業者,早就在政府開放水泥業登陸前,即以海外投資方式進軍大陸,享受到二○○○年後大陸開始瘋狂建設的甜美成果。但當時辜振甫任海基會董事長、國民黨中常委的身分,讓台泥的大陸策略不得不跟著政府政策,而錯失良機。

因此,辜成允決定大舉進軍大陸市場,喊出五年內要做到兩千萬噸的目標,但卻受到員工的反抗,「台灣五十年才做了一千多萬噸,在大陸怎麼可能做得到?」紛紛建議他「慢慢來」、「不要太躁進」。

「大家都是為了公司好,但是大家對於速度、時間跟績效的要求不一樣,」過去辜振甫還在時,對所有員工都親和力十足、並不特別強勢的辜成允,硬了起來,「我們過去已經一起打拚了二十年,如果漸進式有效,不會讓我們今天要面對像這樣的窘境,那你還告訴我再慢慢來?我沒有辦法接受。」

但這時,辜成允的管理挑戰才開始。到大陸打拚,尤其是背負如此大的擴張壓力,沒有人願意離開安逸的台灣,辜成允只好用指派的,沒想到隔天,就收到來自這些人的辭職信、退休申請,重重打擊辜成允的領導權威。

辜成允不接受妥協,受指派卻未赴任的人,三天曠職就開除,更大舉提升過去在以年資做為升遷標準下,被壓抑的中堅人才為主管,也向外延攬包括金融業、高科技業的人才,無論如何都要帶著台泥往他設定的目標前進。

站穩中國第四大水泥廠

辜成允對於大陸市場的企圖及策略很清楚,就是將重心放在華南,以規模經濟搶佔市場。

目前,廣東英德廠加廣西貴港廠共八條產線,一千八百萬噸的產量,加上併購昌興水泥,透過產能增加及購併,已成為華南地區的龍頭,掌握著價格主導權。去年,台泥更已是全中國大陸第四大水泥廠。

「如果不一下子跳到那個層次,我們已經落後人家十年,思維又落後十年,那我們永遠就是落後人家十年,但是台泥不應該是如此,」辜成允對於台泥有深刻的感情及期待。

一位外資分析師分析,水泥不便運輸,所以一定是區域性的市場,在中國,不會有一個公司稱霸全中國,大家搶的是區域的領導位置,這一點,台泥已經做到,「將規模建立起來,之後的爆發力更強。」

今年五月,台泥整併完成昌興水泥,不只是強化在華南的龍頭地位,也藉由昌興在雲南、貴州、重慶、遼寧的佈局,進入成長潛力極大的中西部市場。

快速達到第一個五年的目標,今年,台泥大陸的產能達四千萬噸,而明年及後年還各有兩條線投產,產能將達到五千萬噸,辜成允對台泥規劃的第二個五年計劃,也將順利達陣。

「大家就是拚命跟著他跑,」已經在台泥三十八年的資深副總經理黃健強,是少數留下來緊跟著辜成允腳步的老臣,看著辜成允親自帶領拚出成績,黃健強說,「走了六、 七年了,看起來當初走的路是對的。」

十二月第二週,黃健強和辜成允一起到廣州開業務會議,聽第一線主管的報告後,黃健強回台灣,辜成允接著再飛到杭州,抵達併購昌興後的新台泥總部工作,隔天一早,又急著和黃健強以電話討論明年將推動的企劃案。還在帶頭衝的辜成允,腳步絲毫沒有停頓。

一切為了家族的榮耀與責任

「沒有人做事像他一樣的,他花下去的時間和對細節的執著,比我努力幾十萬倍,」辜成允的妹夫,也是他口中家族救火隊的張安平說完,接著長嘆了一口氣,「成允是過日子很簡單的人,他要的東西很少,做這些事,其實就是為了一個榮耀,為了家族的驕傲與責任,就這一句話,沒有別的。」

一貫的藍色襯衫,習慣將袖子輕鬆捲到手肘的辜成允,就像隨時都準備起身打這場捍衛家族榮耀的戰爭。從第一代辜顯榮揭開的百年辜家歷史,辜成允還在繼續寫下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本月還可閱讀6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