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切換搜尋選單

柬埔寨 殺戮戰場也有春天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080

柬埔寨 殺戮戰場也有春天

作者:官振萱 天下雜誌314期

連年戰亂在柬埔寨烙下深深傷痕。 七成老百姓是文盲、打著赤腳來上班。 但是他們的認真、純樸, 在當地打造出台南企業全球的最大據點。

當飛機快要降落在柬埔寨首都金邊,從空中俯視,湄公河自金邊西方蜿蜒而過,像一道長長的傷疤,刻在這塊傷痕累累的土地上。

一九九八年,當時三十一歲的台南企業柬埔寨副總楊昌博提著行李下機時,眼前一片黃沙滾滾。「我還算是幸運的,」他微笑說,因為他的主管傅卜瑩前一年來時,一下機迎接他的,是三把長槍,向他要錢。

「我來之前覺得哪個地方都一樣,也不知道什麼是戰爭,」成大企管所碩士、文質彬彬的楊昌博說。但就從那個時刻起,他開始理解這塊土地,也學習面對柬埔寨令人心酸的「零度歲月」。

電影「殺戮戰場」,就是敘述這段黑色時代。一九七五年赤柬頭目波布,在四年內屠殺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共一百五十萬人,特別是知識份子及城市百姓。現在遊客如織的吳哥窟,當年也是殺戮戰場。

一九九七年,現任總理韓森與王子拉那烈又展開內戰,柬埔寨再次陷入黑暗。

楊昌博解釋,台南企業到柬埔寨設廠,是看中一九九五年以後柬埔寨在成衣方面享有美國的最惠國待遇,有諸多優惠。然而一開始建廠,就碰上內戰。

軍人出身的傅卜瑩進了十二把AK四七步槍,帶著十二個衛兵守住工廠。「內戰完後特別亂,人人有槍,路上隨便就可以買到槍,二五○元美金就可以叫人殺人,」江蘇人、已經七十多歲的傅卜瑩卻面無懼色,「我以前當炮兵的,受的訓練就是和危險在一起。」

就這樣,台南企業在光禿禿的黃沙中蓋起一座廠。第二年,傅卜瑩退休,楊昌博正式接棒,當他開始招募工人時,才體會到「黑色時代」帶來的嚴重後遺症。

招工時,來應徵的男工、女工都打著赤腳,腳上是泥土,全身灰撲撲的。「你只能用『赤貧』形容柬埔寨,」楊昌博感慨地說。柬埔寨平均國民所得只有台灣的二%,貧瘠的土地上,連牛都瘦得像馬。

「我們其實也想看看世界」

長年戰亂造成老百姓七成是文盲,所以員工有時連服裝品牌的logo都會車反。

「我必須把他們當成小學一年級來教,從生活禮儀教起,要排隊、要有禮貌……,」對從來沒有工廠經驗的楊昌博來說,其實也是從頭開始。

因為長期戰亂、與世隔絕,柬埔寨人對「文明」很陌生,「他們會拿掃把掃椅子,也不知道你要求的乾淨是什麼標準,因為工廠已經比他們家裡乾淨,」廠長許明宗說。

台南企業幹部只好請台灣、大陸廠拍大量的工廠照片給員工看。最難的是,成衣是時尚產業,楊昌博更需要花時間,帶幹部一遍又一遍逛商場,讓員工親身體會一件件衣服的質感、色彩、手工。

「柬埔寨員工雖然知識水準不高,但他們很單純,工作認真,流動率只有二%,」楊昌博觀察。他常以印尼廠幾乎主管都是印尼人為例,鼓勵柬埔寨員工一步步往上。

二十四歲的柬埔寨員工黃瑞端告訴記者,「我希望有一天能當廠長,」他用生澀的國語說,滿臉真摯。

現在他每天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在工廠,晚上五點半到八點半上補習學校。「我們其實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有比較好的生活,」黃瑞端小聲地說。然後他一筆一筆很慎重地寫下自己的名字給記者,每個握筆的機會都珍惜。

不過楊昌博領導柬埔寨員工真正進入狀況,是在經歷嚴重的工運之後。

鐵門就像紙糊的一樣

在赤柬血腥陰影下,柬埔寨勞工服從性高,很能忍耐,不滿都往肚裡吞,然而一旦爆發就更嚴重。

二○○○年七月,工廠因為業績好,人力成長跟不上而超額工作。再加上開除了兩名員工,他們聯合工會,一爆發就停工七天半。幾百個員工抓住工廠鐵門猛搖,「鐵門感覺就像紙糊的一樣,」楊昌博回憶起來還是微微變色。

經過溝通,楊昌博才了解到,員工清晨四、五點就起床,很多人是坐三輪機車一路顛簸到工廠,一直做到晚上九點,回到家都十一、二點。楊昌博以為他們願意加班賺錢,但是勞工壓抑著埋怨。

一切還是必須回歸生產合理化。除了訂單分配合理,楊昌博更努力把生產制度建立起來,讓流程提升效率。連續三個月,每天晚上,他帶著高階主管,從第一關驗布、分缸,到最後成衣包裝、出貨,把最重要的二十幾個工段的控制點找出來,寫成標準作業程序,白天再現場測試,使工廠運作加快上軌道。

「我本來以為昌博待不久的,」台南企業經營管理委員會陳良泰說,「但是他肯深入細節,下苦功,這是管工廠最重要的態度。」

協助楊昌博把制度一步步建起來的,是一百多位「外籍幹部」,其中九十二位來自大陸。

「外籍幹部」是台南企業全球佈局的重要設計。柬埔寨員工熟練度差,最需要現場幹部協助,但是台灣技術人才愈來愈少,大陸宜興建廠八年來,卻訓練出許多成熟人才。

陸續九十二位大陸幹部「大遷徙」到柬埔寨,成為年輕領導者最重要的伙伴。如何領導他們,是楊昌博的另一個課題。
 四年下來,柬埔寨的外籍幹部被所有廠公認凝聚力高。原因還是「用心」,楊昌博用心地設計各種分享與成長的聚會,包括經營月會、管理月會、生活月會……。幹部宿舍裡,他開辦圖書室,目前有超過五百本藏書,除了企管書,也有金庸、倪匡、《哈利波特》、影集「雍正王朝」、「大長今」……。

「外籍幹部生活很苦,也孤單,這些分享聚會讓我們產生團隊凝聚力,」大陸籍副廠長孫萍說。

孫萍從基層車縫工做起,她的小孩才八歲,到柬埔寨後兩年才能回去一次,剛開始是因為兩倍工資誘因,但到了柬埔寨後,她卻被一種難以言喻的工作成就感吸引。

「我從專注技術,到現在管理兩千人,是楊副總(楊昌博)給我鼓勵的,」害羞的孫萍語氣裡充滿了感謝。她舉出對她啟發最大的一個人,竟然是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這是楊昌博帶幹部開讀書會時讀到的,「他不也從小弟做起的?」孫萍特別有共鳴。

外籍幹部工作拚命,幾乎天天工作到十一、二點,假日也難得休息。少數的休閒活動就是按摩,不過按摩師父卻說,「他們公司的人好可憐,筋都糾在一起,我都要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弄鬆。」

但是如今,柬埔寨是台南企業全球最大據點。有員工五千人,三個廠,共八十四條生產線,去年營收貢獻約二十四億台幣,同時也是最賺錢的廠。楊昌博更銜命兼管印尼,總共領導超過八千名員工。

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

柬埔寨廠也不再是九八年時的荒涼景象。

六年前種下的麵包樹已經亭亭玉立,終年開著大朵銀白色的花海。工廠周圍不再是滾滾黃沙,有農民播下稻種,已長成柔柔的稻浪。

改變最大的還是柬埔寨員工。原本打赤腳上班的,現在已經開始化妝。

採訪當天,剛好是楊昌博三十七歲生日。他掏出皮夾,拿出一張皺皺的紙片,這是楊昌博來柬埔寨前,台南企業副董事長吳道昌親手抄給他的一段聖經裡的話:「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做眾人的榜樣。」

這是支持他面對困境時繼續走下去的動力,也是最大的提醒。

柬埔寨六年歲月,其實也深刻地改變了他。

關鍵字: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關閉對話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