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字體

台灣特色家具 征服星巴克



2010-07-14 天下雜誌 451期 作者:熊毅晰

創業超過半世紀的永進木器,放棄家具代工、外銷的生存路線,而融入台灣特色,打出自有品牌Strauss,堅持根留台灣。

七月豔陽,台中文心路的「有情門」家具門市,琳瑯滿目地陳列台灣家具自有品牌的翹楚Strauss。總經理江世禎領著客人指著一個木製掛衣架說,這是依循台灣原生植物薊草的概念所設計,「就是長在水塘邊,植物本身的節面形狀是三角形那種,」江世禎邊介紹、邊強調,Strauss就是希望結合本土的設計,走出具備台灣特色的風格。

Strauss品牌家具放棄家具代工的生存路線,走出自己一條路。從全省星巴克各家門市店內的桌椅,到台中七期許多豪宅內公設的配備,都可看到它的身影。

目前,永進已在全台開設五家有情門通路門市,加上門市內販賣的Strauss品牌家具,一年可以為永進帶來兩億台幣營收。

最早打入日本市場

江世禎,就是帶領永進轉型的主角。今年四十八歲的他,是永進家族的第二代。他說,早在父親江朝坤於一九五一年創辦永進之初,就奠定扎實的技術根底。從早期的縫紉機、收音機、電視機等木箱外殼,一路做到撞球檯,後來更投入曲木技術,江世禎語帶驕傲地說,永進是當時台灣最早打入日本家具市場的同業。

永進的曲木量產技術,一直傲視台灣家具同業。永進品牌行銷經理黃宏仁解釋,德國人發明的曲木製造技術,和傳統家具製程不同,必須經過蒸汽壓力後彎曲,接著定著,固定形狀後再經高溫烘烤,然後還有濕氣釋放的過程。而永進能夠引領技術之先,就因為本身還具備有設計與改裝木工機設備的能力。

「小時候對父親的印象之一,就是經常看到他半夜還在畫機械圖,」江世禎回憶,這也讓從小就喜歡畫畫的他,大學原本是要念建築系,但在填志願時,想到父親經常在為找不到好的機械人才苦惱,而毅然決定改填成大機械系。

重視技術的永進,很快就獲得全球最大家具連鎖業者Ikea的訂單。而大學畢業後就進入永進任職的江世禎,除了幫忙開發特殊機械外,也經常遊走各國,參展、接洽代工訂單事宜。隨著視野逐漸開闊,江世禎也是在當時說服父親,創立Strauss自有品牌,小量行銷歐洲和台灣在地市場。

到了一九九○年代,儘管當時台灣家具代工業仍處顛峰,但產業外移中國已悄然發生,與代工客戶在價格上的攻防也更趨白熱化,江世禎開始興起專攻自有品牌的念頭。

最後讓江世禎決定放手一搏的,是他的一次希臘經驗。江世禎回憶,當時為了要和希臘當地進口商開會,他在輾轉搭乘飛機、渡輪、開車後,抵達一座小島,結果在當地一間家具店的櫥窗內,竟然看到自家Strauss品牌的產品。「當時真的是有一股很大的感動湧上心頭,」他說,儘管永進代工的產品也是遍布全球,但總是和看到掛著自家品牌的感覺不一樣。

毅然結束代工

「要走這條路,第一步就是要把OEM斷掉,因為OEM會逼你喘不過氣來,根本沒有餘力去做研發和行銷,」當時被江世禎找來擔任高級顧問的陳啟雄,認同江世禎轉型念頭之餘,也給了他相當實際的意見。

現任雲科大創意生活設計系教授的陳啟雄,當時是國內第一位在美國拿到家具設計碩士學位的專家。他回想,當時江世禎在經過短暫思考和掙扎後,旋即毅然決定結束和Ikea的代工關係。「這是陣痛期,你不走這一段,你就不會看到未來的你,」陳啟雄說,江世禎很清楚自己即將要面對的是營收可能驟降,但仍表現得義無反顧。

所幸,用半年的時間結束代工業務的永進,倒也沒有出現巨幅的業績下滑。

尤其因為抓住商務家具的商機,是永進能夠順利轉型的強心針。陳啟雄以星巴克為例指出,原本統一集團獲得美國星巴克授權後,都是直接從美國總部進口一致的裝潢和桌椅,但隨著門市日益拓展,著眼成本的統一終於說服美國星巴克接受在台灣採買店內桌椅,Strauss的品質也是美國點頭的關鍵。

陳啟雄說,現在不僅全台灣所有星巴克的桌椅都是Strauss,在永進還未將商務空間設計業務獨立的那個時期,包括台中美術館周邊所有咖啡館和簡餐店,有七成以上的店內家具都是向Strauss採買。

MIT家具 設計勝出

沒有後顧之憂的永進,因此可以盡情衝刺品牌。從小就對美學充滿興趣的江世禎,更親自登場以Strauss總設計師自居,積極打造自家產品的設計感。「要愈來愈融入自己的文化,出來的東西才會有血肉,打出來的東西才會有感染力,」江世禎透露自家的設計理念。

江世禎補充,他除了會要求設計師多吸收鄉土資訊外,為了做出設計兼實用的家具,Strauss的設計師甚至得經常到生產線上跟著老師傅做工,或是跟著車隊到消費者家送貨。

「Strauss能夠打開市場,關鍵就是有做出設計感的味道,在國外和本土廉價家具間找到定位,」同樣是自創品牌,但主攻豪華家具市場的亞力山卓副總裁林玉燕觀察。

專業分工佈局

在打響Strauss品牌名號後,江世禎在二○○六年更進一步成立有情門通路品牌。除了販售自家的Strauss家具品牌產品外,也開始引進國內設計師作品販售。

黃宏仁透露,依據江世禎的規劃,有情門在開發出第一百項商品時,開了第二家店,接著每增加五十件,就多開一家門市,依此類推,剛在七月中旬在台中勤美誠品開第五家店的有情門,目前品項已經高達二百五十項。

「我們的拓展或許略嫌保守,但相較有同業僅兩百項產品品項,就開了超過六十家店的做法,畢竟是不同經營模式,」黃宏仁說,既然品牌精神是營造設計氛圍,就不能過於單調。

永進已開始步入正向循環坦途。江世禎說,六年前,永進從設計到開發完成一件商品需耗時半年,現在,幾乎一星期就有一件產出,「我如果不是著眼國際市場,不會這麼辛苦,」從江世禎的語帶玄機,已經可以嗅出Strauss和有情門跨過海峽的企圖。

從代工外銷,到自有品牌,五十年的物換星移下,堅持根留台灣的江世禎,不僅帶領老行業走出新生命,更為台灣譜寫出一段令人期待的Strauss樂章。

小檔案

永進木器

創辦人:江朝坤

總經理:江世禎

成立時間:1951

資本額:2400萬台幣

年營收:約二億

員工人數:70人

專家診斷 雲科大創意生活設計系教授陳啟雄

老企業 要更敢冒險

品牌是需要非常強的毅力和堅持去打造才會成功的一條路,不是短暫的形象塑造就會成功,從我這幾年觀察永進木器這一路走來,發現它們對於品牌相當堅持,儘管有時走得艱辛,但也因此吸引很多人才聚集,為了一個共同理念打拚。

而永進目前在Strauss品牌的塑造上有不錯成果,除了老闆親自參與和重視設計,營造品牌特色外,能夠走出轉型期陣痛期是很重要關鍵。

回顧永進當時的轉型,主要是切進了介於進口家具和本地產家具中間趨上的那個市場區塊。當時永進的策略是在商務家具市場中,推出客戶選擇既有樣式和顏色時,提供七十二小時供貨,而若是改變顏色或皮革,則是一個星期出貨的服務。這對於經營店面的客戶而言很重要。例如開一家餐館,一定是等到裝潢差不多的時候,才會去挑選店內桌椅。結果,如果買義大利家具的話,至少都要等四十五天的海運時間,光是空轉的店租就讓店家受不了了,加上單價又比進口便宜,所以永進等於是在斷掉與Ikea合作的同時,搶到這個優勢,讓它得到轉型喘息的機會。

也因為在商務市場打出名號,接著永進才有機會自己做通路,一步一步往前踏。

我會建議永進未來可以多點積極冒險。因為江家從第一代創業者開始就是勤儉持家起家,加上個性低調保守,所以和一般財團相較,整個願景拓展的腳步上會比較慢。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