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 首頁
  • 玫瑰紅荔枝 不輸玉荷包

字體

玫瑰紅荔枝 不輸玉荷包



2010-06-16 天下雜誌 449期 作者:謝明玲

玉荷包產季之後,還是可以吃到產自高雄的美味荔枝。陳善命以科學家般的實驗精神,培育出甜美細緻的玫瑰紅。

六月豔陽下,荔枝園熱氣蒸騰。高雄縣杉林鄉果樹產銷班第十九班班長陳善命揮汗穿梭林間,摘採蓊鬱樹欉中的點點鮮紅。

因為暖冬、開花少,加上才剛採收過一批,園內只剩下零星果實。但隨著柔軟枝條垂下的荔枝新品種「玫瑰紅」,個個豔紅渾圓。單顆的重量約在二十三至三十克間,和玉荷包相當。

玫瑰紅表皮沒有玉荷包突出的刺,底部卻有條明顯的縫合線,沿線用食指、拇指用力一按,往兩旁剝,就露出晶瑩白晰的果肉,吃時不沾手;而且玫瑰紅的果肉水分較少、口感Q,還帶有一股玫瑰香。

採訪的前一天,農委會才以一台斤三百元的高價,向陳善命買了六斤回去。

荔枝園裡的科學家

陳善命是很有實驗精神的荔枝農,腳步總走在別的農夫之先。

台灣傳統荔枝種植以「黑葉」為主,因產期集中,常有產銷失衡、果賤傷農的問題。

「我一直在找有沒有新的好品種栽種,」他說。因此,早在民國八十幾年,他就主動找上嘉義試驗所,試種「玫瑰紅」新品。

他原將玫瑰紅嫁接在「楠西」的品種上,但五年都沒結果。農委會農業試驗所嘉義分所副研究員張哲瑋發現,原來是楠西品種的根少,發育不大;三年前,他改將玫瑰紅嫁接在黑葉或玉荷包的枝幹上,今年,終於嘗到新品種的香甜滋味。

和嬌貴、需要大量人力照顧的玉荷包相較,陳善命稱玫瑰紅是「自然成長的東西」。它不需像玉荷包一樣在雙十節過後「環刻」,在樹上畫出環狀刻痕,控制生長;也不需在開花後「疏花」,以免樹欉花開太茂盛,影響著果率。兩者,都是耗費人力的大工程。

既不如玉荷包費工,且玫瑰紅收成期在黑葉收成後,和玉荷包收成在黑葉收成前搭配起來,錯開、拉長了荔枝收成期間,對產銷平衡、維持價格也有幫助。特別是陳善命觀察到,現在玉荷包種植已經太過普遍,又少有外銷空間,像今年,市面上一斤玉荷包的價格,平均只有三十元。

陳善命的實驗、求新精神,從他用肥料的方式也可見一斑。

他說,肥料、水分使用得宜,是荔枝能不能種得好吃的關鍵。

例如,用肥可以控制開花時不要長新芽,以免不開花;花已生成,要結果時,則要用肥與水密集地灌樹頭,預防提早落果,讓果實大顆。

「我看到樹,就知道它會不會開花,需要什麼肥料,」陳善命笑說,他甚至可以預測這塊地,這棵樹,能開出幾成花。

陳善命使用的,是自己調配的有機肥。他先從嘉義拿來乳牛廠的初乳,然後調上海草精、魚精後加水稀釋。有機栽培,讓他的荔枝果肉細緻,特別好吃。

目前,陳善命八甲土地中,近一半種的還是玉荷包,一年收成兩、三萬斤,包裝成禮盒的價格,可以比市面高近一倍,一台斤約在五十至六十元。

求新的陳善命,果園裡,已經又開始試驗農試所台農十號、十五號的新品種。

農試所研究人員幾十年不間斷的新品研發,加上一位求新求變不藏私的果樹班班長,開啟了台灣荔枝的另一片天空。

挑選荔枝小祕訣

陳善命表示,荔枝要看尾部。顆粒不見得要大,但尾部要飽滿,呈圓珠狀,不要尖尖的,成熟度才夠。

哪裡買陳善命的荔枝?

每年四月半後,可以打電話和陳善命訂購宅配。

聯絡電話:07-677-2837 六月豔陽下,荔枝園熱氣蒸騰。高雄縣杉林鄉果樹產銷班第十九班班長陳善命揮汗穿梭林間,摘採蓊鬱樹欉中的點點鮮紅。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