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字體

《FBI教你讀心術》眼睛不會說謊?腳才是!



2009-05-27 Web only 作者:喬,納瓦羅

相關關鍵字:

朋友態度的冷熱、戀愛男女的心思捉摸、職場的往來進退、談判協商的攻防戰守……

老闆在打什麼主意?這兩個人是什麼關係?對方是善意還是心懷不軌?

她究竟在想什麼?他有沒有欺騙我?

《FBI教你讀心術》作者喬.納瓦羅是個資歷三十年的前聯邦調查局(FBI)反情報官員。他從心理學、犯罪學、腦神經學等加以分析,發現肢體動作透露出的真相,跟言詞內容一樣豐富,只要你會判讀!

人的身體每個部位都能說謊!

研究已經充分證明,能有效解讀、詮釋「非言語溝通」,並以這種技巧來影響別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人,會比缺乏這些技巧的人,獲得更多成就。

非言語無所不在而且可信度高,一旦你知道某一個非言語行為所代表的意義,立刻可以將這個資訊運用在許多不同的情況與環境。你有沒有想過,在這個充斥電腦、簡訊、電子郵件、電話與視訊會議的時代,為什麼大家還要飛來飛去開會﹖正是因為有必要親身表達並觀察非言語行為。什麼都比不上親自近距離仔細觀察非言語行為。(今年夏天非做不可的15件事)

人際溝通五成以上靠非言語行為

「非言語溝通」通常被稱為非言語行為或肢體語言,其實是一種傳遞資訊的方法──就像口說語言一樣──只不過它是經由臉部表情、手勢、碰觸(觸覺)、肢體動作、姿勢、身體裝飾品(衣著、珠寶、髮型、刺青等),甚至是一個人聲音的音調、音質與音量(而不是說話的內容)而達成的。非言語行為大約占了所有人際溝通的六○%至六五%,而且在做愛時,還可能是愛侶間溝通的百分之百內容。

猜猜身體的哪個部分最誠實、最可能透露一個人真實意圖,因此是最能準確反映對方想法的非言語訊號的身體部位。你或許會覺得很意外,不過答案就是腳!沒錯,你的腳,還有你的腿,輕而易舉地「拿」下──應該說「站」上最誠實獎。

從腳到頭,愈來愈不誠實

解讀肢體語言時,大部分的人會從頂端,也就是臉部,開始觀察,然後一路向下,不過臉部卻是身體部位中,最常用來愚弄別人或掩飾真正感受的地方。

我的做法正好完全相反。在為FBI進行過幾千次的偵訊後,我學到要先專注在嫌犯的腳和腿,然後向上推進觀察,一直到最後才看到臉。說到誠實,真實性會由腳到頭逐步遞減。遺憾的是,執法部門過去六十年到現在為止的著作文獻,都著重在偵訊時或判讀他人時的臉部重點。導致判別誠實與否更加困難的是,大部分的偵訊人員允許接受偵訊者將腳與腿隱藏在桌子底下,使得問題更加雪上加霜。

只要想一想,就會發現臉部表情的欺騙本質其來有自。我們用臉說謊,因為那是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這麼被教。「不要扮那種鬼臉,」當我們對著擺放在面前的食物做出誠實反應時,父母會這麼大吼。「表兄弟姐妹順道來玩時,至少要看起來高興一點,」他們這麼指示,然後你學會要擠出笑容。我們的父母──還有社會──基本上都在告訴我們,為了社會的和諧,要用我們的臉隱藏、欺騙、還有說謊。所以我們通常都擅長此道也就不令人意外了,而且擅長到我們會在家庭聚會中戴上一張開心的臉,看起來一副深愛那些親戚的樣子,但其實腦子一直在想著如何催他們快點離開。

腳洩漏的天機

假設你正要接近兩個正在談話的人。這兩個人你都認識,而且你希望加入討論,所以走上前去打聲招呼。問題是你並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真的希望你加入。有沒有方法可以知道?有的。注意他們的腳和身軀的行為。如果他們的腳,還有他們的身軀,轉過來接納你,那麼這個歡迎是充分且真誠的。然而,如果他們沒有將腳轉向過來歡迎你,而只是轉動臀部以上來打招呼,那麼他們希望不要被打擾。

我們通常會轉身離開不喜歡或是令我們不開心的事物。法庭行為的研究顯示,當陪審員不喜歡某個證人時,他們的腳會轉向最近的出口。自腰部以上,陪審員會有禮貌地面對著正在陳述的證人,但是會把腳朝向自然的「逃生路線」,諸如通向走廊或陪審團室的門。

適用於法庭中陪審員的,也同樣適用於一般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從臀部以上,我們會面對正在談話的人,但如果對於談話內容不滿,我們的腳就會轉開,轉向最近的出口。當一個人將腳轉開時,通常就是一種要脫離的暗號,一種想要疏離目前所處位置的欲望。當你正在與人談話,而你注意到他漸漸地或突然將腳移開你的方向,這就是你必須思考的資訊了。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行為?有時候這是一種暗號,表示這個人想走了;也有可能是這人再也不想與你共處,或許你說了什麼冒犯的話或是做了令人討厭的事。

聽懂身體說的話

我們的腹面(軀幹正面),是我們的眼睛、嘴巴、胸膛、胸脯、生殖器官等所在之處,對於我們的好惡非常敏感。當情況良好時,我們會朝喜愛的一方──包括那些讓我們感覺美好的人──暴露出腹面。當情況不對時、關係有變化、或甚至討論的話題是我們不喜歡的,我們就會採取腹面抗拒──移動或偏身轉開。腹面是身體最脆弱的部份,因此腦緣系統天生就要保護腹面。就是這個原因,如果在宴會上有個不喜歡的人靠近時,我們會馬上無意識地將身體略微偏轉到一側。至於戀愛期間,腹面抗拒的行為增加,就是這段關係陷入膠著的最佳指標。

同樣地,我們會將軀幹和肩膀朝向所喜愛的事物傾斜,以表達安適的感覺。在課堂或演講會上,不難看到學生身體朝向喜愛的老師,卻沒有察覺自己向前傾到幾乎快離開椅子了,只為了不漏聽一字一句。電影《法櫃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其中一幕就讓我印象深刻,細心的導演安排學生們身體前傾地聆聽教授說話,以非言語行為凸顯學生多仰慕英雄教授。

他的眉毛代表什麼意義?

皺眉可能有好幾種不同的意義。為了區分其中的差異,必須判斷眉毛變動的程度,以及動作發生的環境背景。例如,我們在挑釁或與人對峙時,眉毛可能會下沉、蹙著。同樣地,我們在面對真實、或是想像中的危險與威脅時,眉毛也會蹙著沉下來。在惱怒、覺得不滿、或生氣時也會這麼做。如果眉毛垂得過低,表情垮下來,像個挫折的小孩,這是代表脆弱和缺乏安全感的普遍象徵,是一種奉承、討好、順從的行為,和叩頭或畏縮一樣,掠奪者看了可能會趁機遂行施暴。

研究調查顯示,囚犯曾經提到過,新的囚犯到監獄時,他們會觀察菜鳥有無這類憂心忡忡、眉毛下垂的行為,看看哪些人是軟弱不安的。在社交與商場互動中,你也可以留意這些眉毛的動作,好探測對方的強弱。

打呵欠不一定表示想睡

有時候我們發現承受壓力的人會過於頻繁地打呵欠。呵欠不僅是深呼吸的一種,面對壓力時,因為嘴巴會變乾,打呵欠還可以對唾腺產生壓力。焦慮時,延展嘴巴內部與周遭的不同結構,能讓唾腺釋放水分到乾燥的嘴裡。在這種情況下,呵欠並不是因為缺乏睡眠,而是因為壓力造成。

吹口哨的人其實在壯膽

吹口哨也是一種安撫行為。有些人在走到城市中的陌生區域、或是走進一條黑暗、荒無人煙的走廊或街道時,會吹口哨來使自己鎮靜下來。有些人在面對壓力時,甚至會自言自語以安撫自己。我有個朋友(我相信我們也都是這樣)在緊張或煩亂時,會連珠砲似的說個不停。有些自我安撫行為結合了觸覺與聽覺,例如輕敲鉛筆或是敲手指頭。

按摩大腿的人正在緊張

刷腿(leg cleansing)是經常被忽略的一種安撫動作,因為這通常發生在書桌或餐桌下。這種鎮定或安撫的動作是手掌向下地放到腿上,然後沿著大腿滑到膝蓋。有些人這種「刷腿」的動作只做一次,但大多會一再重複,要不然就只是按摩大腿。這麼做也可能是要將因焦慮而汗濕的手掌擦乾,但最主要還是想擺脫緊張壓力。這種非言語行為值得留意,因為這是顯示一個人承受壓力的可靠線索。觀察把手臂放在桌面下的人,如果他們在做刷腿的動作,手掌沿著腿摩擦時,你自然就會看到上臂與肩膀也跟著同時移動。

在我的經驗中,我發現刷腿動作因為會非常快速地出現以反應負面事件,所以是觀察的重點。多年來在許多嫌犯被提示明確證據的案件中,例如他們已經非常熟悉的犯罪現場照片(犯罪意識),我就會注意到有這種動作。這種刷洗的安撫行為同時達成兩件事:擦乾汗濕的手掌,並透過觸覺來安撫鎮靜。當一對坐在位子上的情侶被一個不受歡迎的入侵者打擾或打斷,或者有人努力要想起一個名字時,也會看到這種動作。

甩頭髮也有含意

這個動作是指一個人(大多是男性)將手指放在襯衫衣領與脖子之間,然後將布料扯離開皮膚。這種透氣的動作通常是對壓力的反應,而且是觀察一個人是否對正在思考的某件事、或身處的環境感到不滿的可靠指標。女性進行這種非言語動作會比較細膩,只是拉拉上衣正面,或者是把背面的頭髮甩開,好讓脖子透氣。

我希望透過對非言語行為的了解,你能對周遭的世界有更深入、更有意義的觀點,能夠聽、看這兩種語言──說出口與靜默無聲的,加起來就能呈現出一幅賞心悅目、繁複豐富的人類體驗織錦畫。這是一個非常值得追求的目標,而且只要努力,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


  •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